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0章 婚禮上的選擇

-

被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掀翻在地上已經夠丟人的了,現在居然還被錘了頭,陸景衡從冇有像這樣丟臉過。

安欣也驚呆了,同時心裡更害怕起來。

這個衛綺畫風變得太快,她根本不清楚她的路數。

保不準她現在就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她的衣服扒了。

安欣的這個擔憂剛在心裡浮現,就聽到空氣裡響起裂帛的聲音,隻聽嘩的一聲,衛綺就已經直接動手把她的婚紗撕掉一層紗。

她嚇得尖叫一聲,立刻後退一步:“你做什麼!”

衛綺的目光依舊很木訥:“幫你換衣服。”

瘋子。

眼前這個女人一定是個腦子不好的瘋子。

安欣嚇得後退幾步,可憐地含著淚向陸景衡求救:“景衡哥哥。”

陸景衡剛受過辱,他小叔叔就在眼前也冇有一點維護他的意思。

他現在知道小叔叔之前為什麼總警告他,遇到傅西樓,能避則避了。

這男人不僅是個閻王,還是個瘋子,就連他貼身帶著的這個助理是個腦子不好的瘋子。

“欣欣,跟她去把衣服換了吧,”他難受的閉上眼睛,再睜開的時候已經正常了許多,“傅總,多謝你賞臉。”

這是同意把安欣換成傅西樓了。

人果然是欺軟怕硬的懦弱生物。

斐明月看著陸景衡在傅西樓麵前就這樣輕易的妥協了,完全不像剛纔在自己麵前那樣斬釘截鐵,突然就對這個男人有點下頭。

平時看他多愛安欣,但是如果今天衛綺真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安欣丟出去,想必他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想什麼呢,改主意,不想結婚了?”

傅西樓伸手敲了敲她的額頭。

她這纔回過神來,緩和好自己的心情挽住傅西樓的臂彎,和他一起走上紅毯。

“傅總,謝謝你。”

在浪漫的婚禮進行曲中,她輕聲對他道謝。

如果不是他突然天降神兵般的給她出頭,她現在指不定會有多丟人。

“我不需要這種毫無誠意的感謝,”傅西樓看著對麵站著的陸景衡,低聲戲謔道:“你若想謝我,不如等會兒嫁給我,反正我們紅毯都走了,也不怕再多一紙婚書。”

什麼。

斐明月挽著他胳膊的手瞬間變得僵硬起來,錯愕地抬頭看著傅西樓:“傅總,你說什麼?你彆在這種場合開玩笑。”

她一定是聽錯了,一定是的,一定是她幻聽。

傅西樓怎麼可能半真半假的開這種玩笑。

但是傅西樓冇有可憐她此時的六神無主,繼續說道:“我不喜歡開玩笑。”

“從這裡到開始宣誓簽婚書,你隻有五分鐘的的時間考慮,想清楚了,今天嫁給我,是你最好的選擇。”

“傅總不要再開玩笑了,”斐明月表麵冷淡,但是心裡怕的要死。

不過須臾,自己現在就好像走在針尖一樣,這紅毯未免太長了。

剛纔傅西樓替自己出頭,她雖然感激,但是更多的是害怕。

如果安欣真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丟出去,她雖覺得痛快,但是如果未來自己得罪了傅西樓,會不會受到更大的屈辱。

還有,傅西樓為什麼幾次三番的幫她。

傅西樓這句要不要嫁給他的玩笑過後,斐明月已經不敢真拿他當長輩了。

“想好了嗎?”

低沉的聲音鬼魅般的再次響起。

斐明月差點被嚇得摔倒。

短短一分鐘,她的腿卻已經被嚇軟了。

這可是她和陸景衡的婚禮,傅西樓作為半個長輩,怎麼能在婚禮上問這種問題。

“明月,你怎麼了。”

陸景衡發覺了斐明月的異樣,有些擔心。

他剛纔就看到傅西樓好像微微低頭和她說了什麼,然後她的臉色幾乎在一瞬間就白了,好像被什麼事情嚇到一樣。

她不會要悔婚吧。

陸景衡心裡突然緊張起來。

也是奇怪,他明明不想娶她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她可能會悔婚,他心裡又開始焦躁起來。

“景衡,冇想到你小子比我先結婚,恭喜了啊。”

斐明月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傅西樓也不催促,而是把她的手交到陸景衡手中。

卻在要鬆手的時候使了力暗示斐明月想清楚,然後坦坦蕩蕩地鬆開手,冇人發現他與斐明月之間的暗潮湧動。

斐明月僵硬地握住陸景衡的手。

她很怕得罪傅西樓的下場,陸景衡剛纔連安欣都護不住,以後怎麼可能護著她。

但是她就隻能活一年了,嫁給陸景衡是她最大的執念。

除了喜歡他,更重要的是,隻有這樣才能報複安欣,就算她死了,她也要成為橫亙在安欣與陸景衡之間的那根刺,讓安欣,讓安家永無寧日。

如果不是安欣,她的左耳不會失聰。

如果不是安家,她不會在那座陰暗的後院裡受儘屈辱的長大。

“斐小姐,斐小姐。”

“什麼?”

“無論貧窮還是富貴,您是否願意嫁與陸先生為妻?”

司儀的聲音把她從恐懼和不安中喚回,重新問了一句結婚誓詞。

斐明月握緊手中的捧花,而傅西樓則是同時看著她,整個世界都寂靜了,彷彿隻剩下他們三人。

“我願意。”

斐明月輕聲開口,目光堅定地看著陸景衡的。

“我願意成為陸景衡的妻子,無論貧窮或是富貴,我願意永遠與他相互扶持,不離不棄。”

一句我願意以後,她接下來的這些話就順暢了很多,一下也生出了更多的勇氣,冇有多看傅西樓一眼,她的眼裡就隻容得下一個麵露喜色的陸景衡。

他這麼高興,其實或許,他心裡也是有她的。

斐明月感到欣慰。

這點欣慰讓她不再害怕傅西樓剛纔的威壓。

傅西樓看著她說願意,看著陸景衡麵露喜色的跟著說願意,眼中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這麼喜歡嗎?

那就更有意思了。

把美好的假象撕碎,一步步把她逼到發瘋崩潰,把安軼珍而重之的東西徹底摔碎。

想想就覺得有趣。

他眸色深沉,冷笑一聲以後走下紅毯。

身後響起司儀喜氣洋洋的聲音:“下麵請這對新人交換戒指。”

“阿衡哥哥,你和姐姐在一起的時候也這麼粗魯嗎?明晚就是你的新婚夜了,到時候我要去你們的新房找你嗎······”

一道曖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宴廳裡,更讓人震驚的是身後投影的大螢幕上,出現一對不可描述的狗男女。

斐明月轉身,瞳孔緊縮,手中的捧花摔落在地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