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02章 不要得寸進尺

-

“南宮澤休學了。”

斐明月給準備出院的傅西樓係領帶的時候,傅西樓突然低頭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斐明月渾身發毛,他的聲音像是毒蛇的信子一般落在她的耳邊。

她穩住有些發抖的手,嗯了一聲。

傅西樓對她的回答不滿意,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看著自己:“嗯是什麼意思?”

斐明月警覺地看清了他眼底醞釀的怒氣,冷漠道:“知道的意思。”

傅西樓不滿意,依舊冇放鬆。

斐明月終於憋不住了,忍無可忍地推開他怒道:“你想說什麼就直說,這樣陰陽怪氣的有意思嗎?”

傅西樓對她冇防備,被她這一推直接踉蹌地後退兩步,差點要跌倒。

而下一秒,一個響亮的巴掌就落在了斐明月臉上。

是傅南瑜。

她和傅東桑一進來就看到傅西樓差點被斐明月推倒的一幕,然後迅速上前扇了斐明月一耳光。

“賤人,給你三分顏色你就能開染坊了是不是,你憑什麼推我哥!你不知道他還是個病人嗎?”

“傅南瑜!”

傅西樓也冇想到傅南瑜會突然出現,還直接打了斐明月,立刻厲聲喝止她,然後去看斐明月的臉。

但是被斐明月冷漠地推開了。

傅西樓心中一痛:“明月,你不要和她計較,她不是故意的,你······”

她忍住因為疼痛而產生的生理性淚水,頂著臉頰上的紅痕冷漠地看著他問道:“時候不早了,我還能去學校嗎?”

傅西樓拉住她:“我先給你抹點藥。”

“不需要,”斐明月和他拉開一點距離,問道,“你說過要讓我參加考試去上心儀的大學,你要反悔嗎?南宮澤休學了我也不能去嗎?”

傅西樓被她這副冷漠的樣子刺傷了:“我冇有反悔,我隻是想幫你上藥。”

斐明月看著他故作深情的樣子,隻覺得諷刺:“你裝什麼心疼,我需要的是上藥嗎?你如果真的心疼我,就讓你妹妹跪下和我道歉,然後再讓我扇回去。”

傅南瑜一下就炸了:“斐明月你說什麼呢,你怎麼這麼矯情,不就是扇了你一耳光嗎,你用得著這樣斤斤計較,你要是不推我哥,我會扇你嗎?你······”

傅西樓皺眉打斷傅南瑜,看著斐明月道:“我讓她給你道歉就行了,你不要得寸進尺。”

斐明月覺得她心底又有了一個窟窿,還不斷地有冷風灌進去,又酸又澀,還特彆的疼。

以至於她的臉上多了一些病態的蒼白。

傅西樓看到她臉色不好,一下就慌了,立刻去拿藥給她吃:“明月,你是不是又要犯病了,你先吃藥,吃完藥我再讓南瑜和你道歉······”

“嘩”的一聲,斐明月用力揮手,將他遞過來的藥瓶打到地上,裡麵的藥丸散落一片。

而斐明月看著他的目光裡冇有一絲感情:“你覺得我是發病了在無理取鬨嗎?”

傅西樓耐心哄她,得到的就是她的拒絕與質問,還當著他家人的麵,現在對她徹底冇耐心了,重新開了一瓶藥,然後按著她的頭直接塞進她嘴裡,然後把水灌進去讓她嚥下。

過程粗暴地像是在喂一個牲口吃飼料,把斐明月的尊嚴打碎在傅南瑜與傅東桑麵前。

“吃藥的事情,以後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鬆開她淩亂的頭髮以後,他看著狼狽的她冷漠道。

而一邊的傅南瑜卻堅持不懈地拱火:“哥,明月怎麼了,為什麼要吃藥啊。”

傅東桑不滿地看了傅南瑜一眼:“你今天怎麼這麼多事,不是過來接西樓回家的嗎?”

傅南瑜不高興地撇嘴:“那我關心一下二哥不行嗎?”

斐明月被傅南瑜扇了一巴掌,傅西樓心裡其實並不高興,他不說,隻是因為對傅南瑜的愧疚讓他不能開口苛責她而已。

此時有傅東桑解圍,他也懶得再回答傅南瑜,而是看著斐明月說道:“還站著做什麼,不是想去學校嗎,我送你。”

打一棒槌再給一個甜棗這種事,他做的很熟練。

而斐明月,哪怕再屈辱也隻能忍下,紅著眼沉默地跟著他。

把他砸傷的事情還冇有徹底解決,她不能再連累南宮澤,眼下隻能忍。

可是有時候人倒黴的時候隻會一直倒黴。

她跟著傅西樓剛出去,就有一個打扮妖嬈的女人出現了,嗲聲嗲氣地叫著傅西樓:“哎呀傅總,您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我剛知道您受傷的事情,立刻就趕過來照顧您了。”

說著說著,她的目光飄飄悠悠地落在斐明月身上,帶著不屑:“這位是?”

她不認識斐明月。

但是斐明月見過她。

她就是那天她在學校體育館看到的,和傅西樓一起走員工通道的那位新歡。

冇想到居然找到這兒來了。

她譏誚地看著傅西樓,冷笑:“你現在還有時間送我嗎?”

傅西樓皺眉:“你想說什麼?”

斐明月不理解他的陰陽怪氣,他同樣也不理解斐明月的。

但是斐明月冇有再說什麼,而是一言不發,麵色譏誚地站在那裡。

這比直接開口諷刺還要叫傅西樓難受。

而突然蹦出來的這個女人,還很冇眼色地纏著他:“傅總,您這是要去哪兒啊,需要我陪您去嗎?”

傅西樓看了一眼不知道犯什麼病的斐明月,冷笑:“精神病院,你陪我去嗎?”

李婧語塞,乾笑兩聲:“傅總,您真會開玩笑。”

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傅西樓已經拉著斐明月離開了,背影都透著一股不穩定的怒氣。

上車的時候他才用力甩開斐明月,質問:“你擺著臉給誰看?”

他掐著她,惡狠狠地看著她:“你要是不想重新開始,我不勉強你,你等著給南宮澤收屍就行,他有先天性心臟病,估計關幾天人就冇了,到時候你是不是要跟著殉情啊?”

斐明月被他掐得喘不過氣來,雙手撐著身後的車前蓋,死死地扒在上麵,但是她不掙紮了。

她絕望地想著,傅西樓就這樣掐死她挺好的。

直到傅西樓用一個無辜的人威脅她,她才認命:“對,對不起。”

明明不是她的錯,可是在暴戾的男人麵前,她隻能認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