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1章 質問

-

“這這這,這是什麼啊,上麵那女人是不是剛纔那個安欣啊,我說她今天怎麼穿婚紗呢,原來姐妹倆想共侍一夫。”

“關掉,快點關掉!”

“陸家這次可真的丟死人了,這辦得什麼事啊,好好的婚禮又是前女友穿婚紗當伴娘,又是現場播放小視頻的,這陸景衡平時看不出來,冇想到還有拍視頻這種怪癖。”

“夫人,等,等會兒,管投影的人不知道去哪兒了,我不會弄這個。”

“不僅是拍視頻,還喜歡找姐妹倆,你說他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有冇有拍小視頻,要是有的話我可要高價求了,高清無碼的,安家這對姐妹花夠老子飽暖一年了哈哈哈。”

“不會弄就砸了,直接把機器給我砸了!”

······

視頻一爆出來,這場婚禮終於徹底亂了。

聽著那些猥瑣老男人的議論,麵對他們不懷好意的打量,斐明月忍了一個多月的眼淚,終於在陸景衡麵前落了下來。

“算了,”她看著同樣驚慌的陸景衡,露出一個淒涼的笑容,“我自小就這樣,永遠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陸景衡,我不勉強你了,你和安欣,你們以後······”

她還冇說完,陸景衡就已經自己戴好戒指,然後在婚書上簽了字。

寫完以後,主動把戒指戴往她無名指上戴:“這件事我不好解釋,但是我現在是真心想娶你。”

真心想娶她。

斐明月怔怔地看著陸景衡。

但是在餘光掃到陸夫人突然鬆了一口氣的神情的時候,剛升起的那點希望又破滅了。

場麵話而已。

這場婚禮已然是個笑話,如果她再悔婚,陸家隻會比一年前的那場訂婚更丟人。

斐明月突然覺得好累。

對安家再多的意難平,此刻在陸景衡的麵前都顯得如此無力。

剩下的一年時間裡,她真的要一直過這樣不安生的生活嗎?

她知道,剛纔的錄像隻是安欣給她新婚的一個下馬威,隻要陸景衡還愛著安欣,她以後在陸家的日子就不會好過。

斐明月已經在宴會廳找到了安欣。

她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但是在眾人的議論中依舊楚楚動人,我見尤憐。

她冇有看她,而是在眾人不懷好意的目光和議論中,慢慢捂著胸口的位置蹲在地上,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往一邊倒下,撞倒了那座香檳塔,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還冇看到她的陸景衡的注意······

“欣欣——!”

聽到香檳塔倒地碎裂以後看到安欣捂著胸口倒地,陸景衡瞳孔緊縮,立刻朝安欣跑去。

而他要給斐明月戴上的婚戒,就這樣掉在了地上。

“陸景衡!”斐明月終於忍無可忍地叫住他,“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撕了婚書!”

陸景衡身形一窒,停下腳步。

斐明月被抓緊的心臟鬆了一點。

陸景衡,隻要你留下。

我現在隻求你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裡。

隻要你留下,你與安欣在新婚前一天上床的事情我就不與你計較。

“欣欣!”

在斐明月與陸景衡僵持的時候,斐明月和安欣共同的母親周雅潔趕到了。

大女兒結婚這麼大的事她冇想著趕來,小女兒受傷了她來得倒是及時。

“陸景衡,你還杵著做什麼?欣欣都已經這樣了,你還不快點把她送去醫院!”

周雅潔看到安欣昏迷倒在碎玻璃間,心都要疼碎了。

在場的這麼多人,居然冇一個過來扶她女兒。

陸景衡看著臉色蒼白的安欣,心口也是一陣疼,於是立刻上前把安欣從地上抱起來。

“陸景衡!”

斐明月紅著眼睛奪過司儀護在懷裡的婚書,然後快步走到陸景衡麵前,抬頭看著他,手上做出要撕紙的動作。

“你要是敢離開這裡,我真的會撕了它。”

她不爭了。

她什麼都不要了。

撕了這婚書,她今晚就割腕上吊,投湖飲毒,隻要能死,做什麼都行,反正她累了,她不想活了。

她鬥不過胃癌,鬥不過安欣,鬥不過安家陸家這些令人作嘔的糟心事,倒不如今晚死了乾淨,最後噁心一把他們。

斐明月眼中那股近乎瘋狂的決絕震驚了陸景衡,他莫名有些害怕。

“明月,”他難受地看著她,“你把婚書放下,我們已經是夫妻了,以後我會對你好,把你當妻子,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安欣現在昏迷著,必須儘快送去醫院。”

“你可以叫救護車,可以找人送她去,為什麼一定要你親自過去,”斐明月萬念俱灰地看著他,雙手用力,婚書上慢慢出現裂痕,“你現在走了,你想過我的處境嗎?你抱著她離開了成全了你的深情,那麼,在這個令人難堪的宴廳裡,誰來成全我作為一個新孃的尊嚴?”

“尊嚴?你這種不要臉的畜生你懂什麼是尊嚴!”周雅潔憤怒地甩了斐明月一耳光,“你勾引你妹妹未婚夫的時候怎麼不想著要尊嚴了,斐明月,要是欣欣出了事,我和你冇完。”

她這一巴掌扇得極重,直接害得斐明月摔倒,一頭磕在一邊的長桌上,未被撕完的婚書掉落在她身邊。

宴會廳看熱鬨的那些人都被這一幕驚到了,霎時一片鴉雀無聲。

隻有陸夫人麵色不虞的對一個傭人使了眼色,要她立刻把婚書拿走收起來。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自己的親生母親掌摑,斐明月已經被打懵了,根本無暇再顧及婚書。

等她反應過來,看到的是掌心裡一手的血。

是她剛纔摔倒的時候,手掌著地,壓在了碎裂的香檳酒杯上。

看著這一手的血,她腦袋暈暈沉沉的,未開口前眼淚就已經斷了線似的落下。

“為什麼這麼對我?”

她愣愣地看著周雅潔質問,發出了困獸般嘶啞的聲音。

“我早懷疑過我會不會是你們親生的,偷偷去做過親子鑒定,可是上麵寫得清清楚楚,你和爸爸,你們,你們居然都是我的親生父母。”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永遠對我冷漠,永遠偏心安欣,為什麼啊,明明我也是你的親生女兒,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