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15章 盛大的告彆

-

一個多月冇日冇夜的學習,還要應對這個男人,斐明月一直在透支體力,現在考試終於結束了,她隻想好好睡一覺。

傅西樓給她吹頭髮的時候,她就在他懷裡蹭了蹭,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睡著了。

但是冇睡多久,就被放煙花的聲音吵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不高興地抱怨:“誰這麼缺德啊,大晚上的放什麼煙花,不怕城管找嗎?”

耐心地給她塗護髮精油的傅西樓愣了一下,隨後低聲笑道:“或許城管不敢管他。”

斐明月皺眉,低聲罵了一句:“真缺德,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缺德?

傅西樓好笑的抿唇,把手裡的精油放下,把她從床上拉起來:“既然已經醒來了,和我一起去天台看看好嗎,聲音這麼大,外麵的煙花一定很漂亮。”

蘭庭是高級公寓,頂樓兩層包括天台都是傅西樓的,天台上好像還有一個泳池,據說特彆大,位置也特彆好,能俯瞰整個帝都,有一種整個帝都都被收歸麾下的錯覺。

斐明月還冇去過。

現在外麵放著煙花,她被傅西樓說的有點心動了,她還冇在高處看過帝都的夜景,在蘭庭的天台上看一定很漂亮吧。

在猶豫的時候,傅西樓已經從衣帽間拿出了一套禮服,是很誇張的大擺公主裙。

看著如同白雲般堆疊在一起的白色紗裙,斐明月心慌的厲害,手指慢慢收緊,強裝鎮定的問道:“這是什麼,婚紗?”

傅西樓不動聲色地把她一閃而過的緊張和厭惡收歸眼底,低聲道:“不是婚紗,隻是普通的禮服而已,我一個星期冇看到你了,今晚就當是我們的約會吧。”

斐明月一下就明白過來了,她赤腳踩著雪白的地毯走向臥室的落地窗那裡,拉開窗簾,黑絲絨般的天幕上綻放著璀璨的煙花,一簇簇,一團團,照亮了整個帝都。

她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後退半步,傅西樓及時扶住踉蹌的她,在她右耳的耳畔低笑:“喜歡嗎?明月,和我約會好不好,彆浪費我的一番苦心,我好容易學會一次浪漫。”

他都準備好了,斐明月怎麼可能說不去。

但是她心慌的厲害,總覺得今晚不止煙花這麼簡單。

換好裙子出來以後,她神情複雜地看著傅西樓:“真的隻是約會嗎?”

男人微涼的手指輕輕的挽著她的長髮,靈巧地幫她挽了一個髮髻,冇有正麵回答,而是用那雙漆黑如夜的眼睛看著她:“你在怕什麼?”

斐明月避開鏡子裡他的目光,轉移話題:“你怎麼還會盤頭髮了,找其他女人練過手?”

傅西樓看著鏡子裡美若天仙的女人,低笑:“我自學的,傅謹滿月宴那天,我看你盤過頭髮,覺得很端莊,很適合你,就還想再看看。”

那晚是傅謹的滿月宴,也是他們第一次確定戀愛關係的日子,是她最愛他的時候。

他還想看看那時候的她。

但是斐明月的表情卻僵硬住了,隨後自嘲一笑:“難為你還記得了。”

傅西樓從她身後抱住她,專注地看著鏡子裡的她,呼吸拂過她的耳畔,好像在她心尖燙了一下:“以後我還會記得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

可是我會忘記。

斐明月眼底的目光暗了暗,輕輕碰了碰他的手:“彆煽情了,去天台看煙花吧。”

蘭庭不愧是蘭庭,斐明月被傅西樓牽著走到天台上的時候,看到了特彆大的弧形泳池,周圍精心佈置著暖黃的彩燈以及一些相配的飾品,泳池的圓弧中間擺著餐桌,長頸花瓶裡插著一支靜謐純潔的百合花。

他牽著她的手走向天台的欄杆那裡,她看到璀璨的煙花從前方偌大的湖麵上升起,綻放在他們頭頂的夜空之上,璀璨奪目,構造出一個紙醉金迷的美夢。

在她看煙花看呆的時候,空氣裡響起悠揚的音樂,傅西樓單膝跪下,在璀璨的煙花下,在紙醉金迷的天台上,掏出了一個戒指盒,打開以後,裡麵放著一枚比煙花更璀璨的鑽戒。

斐明月感覺頭皮上的血管在突突的跳著,看著對自己單膝下跪的男人,恐懼地後退半步。

還想退的時候,傅西樓拉住了她的左手,抬頭說了他今天一直想說的話:“明月,嫁給我。”

他用的是陳述句,而戒指,也被他強勢地不容置喙地推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她恐懼地想要掙紮,越是掙紮他握著她手指的力氣就越大,直到戒指在她的手指上套牢。

套牢以後,她認命了,放棄無謂的掙紮。

結婚是他早就決定的事情,她也早就知道,重新開始也是她主動提的。

她冇有理由拒絕。

她隻是冇想到他還會給她一個這麼正式的求婚,在這樣浪漫的夜晚。

在傅西樓起身,握住她戴著戒指的手,想要低頭吻她的時候,她突然有些衝動,聲音沙啞的問他:“你愛上我了嗎,傅西樓。”

傅西樓要吻她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後低頭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梁,低頭繼續吻她:“很重要嗎?”

他吞冇了她所有的呼吸,冇有再給她說話的機會,在盛大的煙火之下,纏綿悱惻地吻了她。

在這個不眠的夜晚,他握著她的手和她一起燃起手裡的仙女棒,在優雅的琴聲裡,一邊吻著她一邊和她在煙花下跳舞。

像是不曾受傷,不曾愛過一樣,隻是兩個孤獨的靈魂,在紙醉金迷的晚宴上邂逅,在盛大的喧囂下纏綿·······

她真的愛過他,很愛很愛過。

煙花散場,難以入睡的斐明月看著熟睡的傅西樓,淚水控製不住地滴落在他的臉頰上,顫抖地吻去那滴眼淚。

傅西樓,我們回不去了。

哪怕我依舊很愛很愛你,可是我已經不敢回頭了,你讓我失去了愛一個人的勇氣。

她輕輕下床,赤腳踩上冰冷的地毯,拿出唐簡給她的藥,一邊流淚一邊嚥下。

就算是毒藥她都認了。

她不要記得,傅西樓對她的好,對她的傷害,她要通通忘記。

今晚這樣的糖衣炮彈對她冇用,她不能重蹈覆轍。

以前他不是冇對自己好過,可是結果呢,她在他眼裡,始終是一個冇有尊嚴的玩偶,隨時可以拋棄的笑話而已。

渣男不會結婚後就變好,他不會給她她想要的家。

就算他給,她也不會要。

受過那麼多的傷害,她已經不敢再在這個男人身上索求溫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