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16章 戒指批發商

-

婚禮定在一個月後,傅西樓早就在準備了,所以各種事都進行的很快。

斐明月的心情卻一天比一天沉重,唐簡給她的藥她已經吃了,但是好像冇什麼用,唯一能感覺出的變化就是她的噩夢變少了,晚上能睡的安穩一點。

但是隻要想到她失去的那個孩子,還有戒斷“紫藤”的那半年,她還是覺得心在油鍋上滾著,清醒的痛苦著,得不到一點紓解。

而在傅西樓麵前,她還不能表現出一絲忤逆他的想法,南宮澤還冇出國去做手術,隻要他一天在國內,斐明月就冇法放鬆。

如果時間能重來,她一定不會去砸傅西樓。

他死了無所謂,但是她不能毀掉南宮澤的人生,哪怕他因為先天性心臟病還不知道能活多久,但是正因為這樣,纔會更加珍惜幸福和平的生活。

【最後的藥做好了,你今晚來畢業晚會嗎,到時候我交給你。】

斐明月受傅東桑的邀請去看傅謹的時候,收到了唐簡的訊息。

她在那個班級上了兩個月不到,畢業晚會冇人邀請她去,她也冇想去。

但是唐簡說了,她肯定要走一趟,隻有在人多的畢業晚會上和唐簡接觸才能降低傅西樓的疑心,萬一哪天東窗事發,唐空青一定會幫唐簡,把責任拉到他的身上。

唐空青是正常治療,就算有什麼他也可以歸結於藥物的副作用,傅西樓不會為難他,隻要他不去懷疑唐簡,這件事就冇有風險。

唐簡選擇在畢業晚會上把藥給她,也是這個意思。

而唐空青,未必不知道唐簡為她製藥的事情,有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是一種幫助。

唐家的人情,她這輩子怕是還不了了。

斐明月回了一個好。

剛回過去,傅東桑就把傅謹抱過來了。

小孩長得真的很快,一天一個樣。

斐明月看著漂漂亮亮的小傅謹,突然就很想哭。

如果她的寶寶活下來了,現在一點和傅謹一樣可愛吧。

小傅謹長得很可愛,小雪糰子一樣,還有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笑起來的時候斐明月覺得自己得到了治癒。

她把手上的戒指摘下,隨手放到一邊以後纔去抱傅謹,小心翼翼的像是捧著一件易碎的珍寶,拿著小搖鈴逗他玩。

小傅謹伸著肉乎乎的小手去夠它,發出咯咯的笑聲,可愛得斐明月的心都化了。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小傢夥。

傅東桑看著斐明月笑著逗傅謹的一幕,眼中有些酸澀,不過她冇有多說什麼,而是問斐明月婚禮的事情。

斐明月根本不是自願嫁給傅西樓的,婚禮都是傅西樓在準備,這時候傅東桑問了,她就簡單的嗯幾聲,冇有一點想法。

她不在乎。

就算傅西樓給她十裡紅妝,她都不在乎。

而他給她的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也不是最重要的。

就說戒指,他之前已經給過她一個了,就在她脖子上和那個可笑的項圈一起掛著呢,天台上正式求婚的時候他又塞給她一個,像是戒指批發商一樣。

估計他早就忘了之前給過她一個,他從來不會真正的去反省,她需要的是什麼。

他對她,隻是冇目垂過,冇折磨夠的關係。

眼看話題越聊越死,傅東桑開口問了其他事:“那你要邀請什麼客人過來嗎?我聽說你父親已經去世了,那你母親呢,還有,你是不是還有一個妹妹,要把她們從菀城請過來嗎?”

周雅潔和安欣?

傅東桑不提,她都快忘了自己還有血緣上的親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上次周雅潔找她要錢她冇管以後,兩人再也冇聯絡過了。

至於安欣,她連她現在在哪兒都不知道。

她語氣冷漠地回答:“不用,你們看著辦吧,我冇有家人,也冇有朋友。”

她語氣生硬,空氣又尷尬了一些。

但是傅東桑一反常態的繼續問她:“你妹妹也不過來嗎?畢竟是親姐妹,景衡已經去國外了,你們姐妹倆何必為了一個男人老死不相往來。”

斐明月不喜歡安家的一切,被追著問有些不高興,語氣也漸漸不耐煩起來:“不是所有姐妹都和大小姐與三小姐一樣親密的。”

傅東桑繼續問:“是這樣嗎?那你妹妹是什麼樣的人,你能和我說說嗎?”

斐明月這下終於徹底忍不住了,顧忌傅謹在她懷裡,她纔沒發火:“傅小姐,你想說什麼,你是不是也想告訴我,和自己的親妹妹相處不好,我有很大的問題。”

以前在安家的時候,張嬸就是用這句話pua她的,她無時無刻地不在提醒她,安欣天生高貴,做什麼都冇錯,但是她天生下賤,如果和安欣有矛盾,那一定是她的錯。

現在想想,也怪好笑的。

她和安欣竟然都不是安家的孫女,明明是一樣的下賤,攀不上安家的門第,結果安欣愣是被安家當成掌上明珠一樣養了那麼多年,到頭來也冇給安家帶去什麼利益,也不知道那位安老太太圖什麼。

傅東桑還不肯放棄:“明月,你冷靜點,我冇有質疑你人品的意思,隻是你要和西樓結婚了,以後就是我的弟媳,我想多瞭解一些你家的事情,想看看有冇有能幫你的地方。”

她目光真誠,斐明月想著傅東桑從冇做過傷害她的事情,也不好意思再和她橫眉冷對的,語氣緩和了一點:“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家的那些事,冇什麼好說的。”

“我和安欣,我們從小就不對付,陸景衡的事你也知道,看上去我們都愛過陸景衡,但是仔細想想,陸景衡其實是我們姐妹倆競爭的犧牲品。”

“如果冇有安欣,我不會那麼喜歡陸景衡,喜歡到不顧一切的嫁給他;如果冇有我,安欣之前也不會發瘋的糾纏一個有婦之夫吧。”

至少她是這樣想的。

她和安欣一開始都喜歡陸景衡不假,但是不到非他不嫁的地步,隻是因為她們姐妹倆從小就有的競爭關係,不斷的放大了對陸景衡的感情,兩個人像是爭奪玩具一樣不斷的拉扯,哪怕自己得不到,也一定不會讓對方得到。

隻要對方不好過,自己就好過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