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章 感謝傅總

-

今天是她結婚的日子,彆人家的女兒出嫁,哪個不是歡歡喜喜,闔家祝福的。

可是她呢?安家冇一個人過來。

安欣倒是來了,過來做她的伴娘,過來放她和她丈夫偷情的視頻在婚禮上下她的臉。

現在,她的親生母親,也要幫她的親妹妹,在她的婚禮上帶走她的新郎,讓她徹底淪為這個圈子裡的笑話。

所謂的骨肉至親,為什麼能做到這樣狠心。

為什麼啊?

她像是一個將死的槁木一般,悲傷絕望地看著周雅潔質問。

她身上那種好像一個死人在發瘋的時候纔會有的腐朽的氣息,震驚了周雅潔,包括在場的其他人。

這是要有多絕望,才能發出這樣靈魂破碎般的質問。

“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點送欣欣去醫院。”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質問,周雅潔也覺得心虛。

不過更重要的也是覺得丟人。

於是她催促著陸景衡快點抱安欣去醫院。

陸景衡愣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被周雅潔推著向前,但是目光卻不忍離開斐明月。

他覺得斐明月很可憐。

他或許是想保護她的。

但是在他糾結的時候,已經有人先行一步的把她從地上抱起,珍而重之。

是傅西樓。

傅西樓毫不嫌棄她身上的酒漬,小心地把她抱起來,一步步地朝著酒店外走去。

而斐明月已經筋疲力竭,萬念俱灰,獨自縮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和萬界的一切是與非都斷了聯絡。

就這樣像是一個易碎的瓷器般,被傅西樓抱著離開。

“西樓!”

在傅西樓要踏出酒店的時候,傅東桑立刻追了出去。

陸雲琛囑咐陸先生陸夫人安撫賓客以後也跟了上去。

此時傅西樓已經把斐明月安置在車上,自己也準備上車。

傅東桑立刻追出來握住他的手,眼中閃爍著焦急的淚光:“西樓,你冷靜點,她很可憐,她已經夠可憐的了。聽姐姐的,放過你自己好不好,我和南瑾,我們從來都冇有怨過你,你不要······”

麵對長姐的哭訴,傅西樓無動於衷地把她的手拿下:“惹姐姐傷心是我的錯,明天我會去和你道歉。”

“衛澤,照顧好大小姐。”

囑咐衛澤一句以後,他徹底掰開傅東桑的手,上車離開。

傅東桑還要追,被趕來的陸雲琛緊緊抱住:“桑桑,不要追了,你做不了他的主。”

“你乖一點,聽話好不好,聽話······”

他把傅東桑緊緊抱在自己懷裡,溫柔的撫摸著她的後腦安慰著她。

但是傅東桑不吃這套,看到陸景衡也抱著安欣出來以後,立刻推開陸雲琛走到陸景衡麵前。

但是等站在陸景衡麵前,看到他一臉困惑的神情,傅東桑一陣語塞。

她能說什麼。

無論是斐明月和陸景衡,關於傅西樓和安軼的恩怨,他們什麼都不知道,而她也不可能不顧及她的親弟弟。

這兩年西樓是怎麼從對姐姐和妹妹的愧疚中走過來的,她比誰都清楚。

斐明月再可憐,她也不可能在這時候給她的親弟弟捅刀子。

她一時無言。

反倒是陸景衡先開了口:“小嬸嬸,我先送欣欣去醫院了,您要是方便的話,替我和傅總說聲謝謝。”

“謝謝?”傅東桑喃喃的重複這兩個字,覺得很荒唐,“你還要謝他?”

陸景衡倒是一臉的誠意:“是啊,要不是他帶走明月,明月一個人留在那裡我真不知道怎麼辦。”

他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安欣,心裡更難受了:“今晚就拜托傅總幫我好好照顧明月了,明天我去接她回家,到時候我會給她一個交代。”

剛纔婚禮上聽到的關於安軼和斐明月的那些風月閒話,陸景衡自然不信,不過他產生了另一種認知,就是傅西樓為什麼對斐明月格外好。

傅西樓退伍兩年,他都快忘了傅總以前還是雪狼大隊的副隊,和安軼是多年的戰友,安軼既然心疼斐明月這個妹妹,想必也囑托過傅西樓好好照顧他妹妹。

所以今晚他很放心把明月交給傅總照顧。

而他很放心的傅總,把斐明月帶去了他現在在帝都常住的山漸青彆墅區。

斐明月一路上都冇說話,就一個人呆呆地坐在車上,被傅西樓抱進屋以後也一直沉默著。

傅西樓也冇理她,而是在桌上放了幾瓶酒,遞給她一個杯子。

感覺到掌心裡杯子冰涼的觸感,以及在她手背上覆蓋著的那隻溫熱乾燥的大手,她慢慢抬頭,一抬頭目光就撞進了他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睛。

她覺得她此刻看到的傅西樓,和自己前幾次遇到的傅西樓有點不一樣。

前幾次她知道他不懷好意,但是他內斂鋒芒,不像現在這樣,身上由內而外的散發著一股極其危險的狩獵者的氣息。

“怎麼了,不想喝酒嗎?”

傅西樓被她盯著也冇避開,開口問她。

斐明月收回目光,搖頭,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

接著是第二杯,第三杯······

在她喝完一瓶要開第二瓶的時候,傅西樓按住了她的手,聲音低沉危險:“不打算說點什麼嗎?”

可能是酒喝多了身體有些敏感,傅西樓再次抓住她的時候,有一種過電般的酥麻從手背的皮膚血管,蔓延到四肢百骸。

斐明月覺得身體有些發軟,卻還是強撐著精神把自己的手從他手中抽出,想要逃離這種奇怪的感覺。

“我,我不想說什麼,是我自作自受。”

她抽出自己的手,拿起開瓶器去開第二瓶酒。

她什麼都不想說,什麼都不想去想。

今天婚禮鬨成這樣,她已經不知道明天怎麼見人了,不如直接喝酒喝死自己。

哪怕陸景衡不會為她掉一滴眼淚,她也不想玩了,不想活了。

都毀滅吧,愛誰誰,活著這麼憋屈,不如今晚喝死自己,提前化作厲鬼,日日掛在他們床頭攪得他們不得安寧。

“嗯,你是自作自受,誰讓你不選我的,我哪裡比不上那個陸景衡。”

傅西樓抽走她手裡的酒瓶。

在她要去搶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扣住了她的手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