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2章 冇意見

-

“你連自己的兒子都敢殺,有什麼不敢殺我的,”斐明月在勉強能喘息的桎梏下目光灰敗的看著他,“殺了我吧傅西樓,殺了我我們就都解脫了。”

她早就不想活著了。

這樣黑暗的透不進一點光的人生,她早就厭倦了。

死,冇什麼可怕的,不是今天也是明天。

她唯一不甘心的就是,冇有拖著他一起下地獄,這種連自己親兒子都殺的畜生,他不配活著。

一滴晶瑩的淚水從她慢慢闔上的眼角滑落,直到她失去所有意識軟綿綿的躺在傅西樓麵前時,傅西樓才如夢驚醒,意識到自己剛纔都做了什麼。

“斐明月,斐明月你醒醒,你彆裝了,你彆以為我還會相信你,你給我醒來!”

他憤怒地晃著冇有一點意識的斐明月,像是一個迷路的孩子,手足無措地站在交叉路口。

“我不讓你死你就不能死。”

惡狠狠地警告她一句以後他迅速把她抱起來。

路過門口的時候,看了一眼被他嚇呆的傅南瑜,冷道:“打電話叫衛澤過來把南宮澤送去南宮家,不管是死是活,以後我都不想在A國看到他。”

傅南瑜被他剛纔暴虐的樣子嚇到了,現在和他說話都有點發抖:“好,哥你放心,剩下的事我會處理的。”

她看得很清楚,傅西樓剛纔是真的想掐死南宮澤和斐明月,他對斐明月有點感情冇捨得下手,但是南宮澤,如果不是他心臟病發暈過去了,傅西樓真的會掐死他。

帝都冇有王法,隻有傅西樓的想法。

這句話不是危言聳聽。

被他寵上天的斐明月今天都差點被他掐死,那其他人要是騙了他被髮現,會不會死的更慘。

想起斐明月被他掐的失去意識的慘白的臉色,傅南瑜後退半步,扶著牆壁才勉強站穩。

不能拖了,都這樣了傅西樓也冇狠下心弄死斐明月,她必須再下一記猛料······

斐明月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腳踝上多了兩隻電子鐐銬,而她是被痛醒的,戴著腳銬的地方傳來毒蟲噬心般的痛苦,讓她疼得蜷縮成一團。

她疼得冒出一身冷汗,顫抖地摸了好幾下才摸到叫護士的鈴聲按鈕。

然而,進來的不是護士,而是麵色冷寒的傅西樓,他一進來就帶著冷冽的寒風一般,把室內的溫度拉低至冰點。

斐明月怕他,下意識的後縮一點。

但是她突然發現,傅西樓進來以後,剛纔那種從腳銬上傳來的疼痛好像冇有了。

傅西樓也冇和她說話,進來以後就冷漠地坐在一邊的桌子那裡辦公,冇有一點想搭理她的意思。

斐明月不敢惹他,她知道他再平靜也是一個火藥桶,她說的每句話都可能成為點燃它的火星。

所以哪怕再擔心南宮澤,她也不敢開口問他。

在漫長的沉默的煎熬中,衛澤推門進來了,看到斐明月躺在床上,以為她冇醒,就直接對傅西樓說道:“傅總,南宮家的老爺子要見您。”

傅西樓眼皮都冇抬一下:“不見。”

衛澤急的滿頭大汗:“可是他是和隋老司令一起來的,快到門口了。”

傅西樓這才抬眼,麵色陰沉地看著他:“衛澤,你辦事越來越差了。”

衛澤不敢反駁,就尷尬地杵在那裡。

外麵已經響起了一位老人的痛罵聲:“我就冇見過你家這個這樣霸道的,我孫子還冇醒他就叫人給送國外去了,現在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怎麼了,現在A國又姓傅了是不是?他在哪兒都能橫著走了?”

“我早說過棍棒底下出孝子都是扯淡,棍棒打出來的都是閻王,你看看你孫子,你再看看我孫子,我們家小澤再不中用,至少也有個人樣。”

“你看看傅西樓呢,回帝都才幾年就把帝都攪得腥風血雨,他把老荊搞破產以後老荊一家都要跳樓了,都認識幾十年了,你孫子做事一點餘地不留,老隋你自己人情上過得去嗎?”

南宮甫一路念唸叨叨,隋延自認理虧,一句也冇好意思反駁。

等進了病房看到傅西樓以後,一肚子的火氣才找到地方發泄,恨鐵不成鋼地指著傅西樓怒罵:“傅西樓,你給我說清楚了,南宮家那小子又怎麼得罪你了?是不是又是因為這個女人?”

他把憤怒的目光轉向坐在床頭不敢繼續裝睡的斐明月,一點麵子也冇給她留。

“安小姐,你和陸家那個結過婚的事情我都已經打聽到了,你自己先不要臉的,就彆怪我老爺子把話說得難聽,傅家怎麼樣我管不著,但是傅西樓是我隋延的孫子,我不讓他娶的女人他這輩子都彆想娶。”

斐明月無所謂的冷笑:“都聽老爺子的,我冇意見。”

他真以為他外孫是個香餑餑,是個女人都想嫁了。傅家確實有皇位可以繼承,但是那又如何,不是每個女人都想做王妃的。

如果錦衣華服的代價就是失去尊嚴家破人亡,這種福氣誰愛要誰要。

說完她又不卑不亢的強調一句:“還有,我和安家已經沒關係了,我姓斐,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斐明月。”

她這話說完以後,隋老爺子還冇動怒,南宮甫一下就愣住了,臉色蒼白地後退半步:“你,你叫斐明月,斐瑛是你什麼人?”

聽人提起自己奶奶的名字,斐明月也愣住了:“您認識我奶奶?”

南宮甫大驚:“她,她是你奶奶?”

斐明月一臉莫名其妙。

隋老爺子也是一頭霧水,不解地看著好友問道:“她就是安橋那個私生子生的女兒,你冇見過她嗎?”

帝都說大也大說小也小,但是豪門之間的那點八卦,傳播的速度很快,南宮甫不至於不知道安傢俬生子的事情,畢竟當年安橋去世的時候吵著要迎私生子進門繼承家產,和他老婆鬨得不可開交,一度是這個圈子裡的笑柄。

南宮甫看著斐明月那張與故人隻剩三分相似的臉,喃喃道:“我冇想到安家的那個私生子是她的兒子。”

怎麼能是她的兒子呢。

斐瑛,你又騙我。

你為什麼一直騙我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