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3章 萬夫所指

-

斐明月覺得南宮甫神情古怪,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南宮爺爺,你和我奶奶是什麼關係?”

南宮甫苦笑一聲:“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能看到你我很高興。”

簡單地感歎一句以後,他看向傅西樓說道:“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不清楚,但是小澤有心臟病,他爸媽找不到他都急瘋了,我今天是豁出這張老臉找你爺爺過來求情的,隻要你能放過小澤,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們南宮家儘量滿足你。”

南宮家和傅家隋家都不一樣,冇什麼zz背景,就是純粹的商人,但是以前打仗的時間,南宮老爺子慷慨大義,散儘家財救了不少人,一直到現在,南宮家在帝都都是受人尊敬的儒商。

南宮甫現在為兒孫這樣開口,隋延作為以前受過南宮家幫助的老兵,這時候隻覺得臉頰滾燙,冇一點臉了。

他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隻當還和上次一樣,就是簡單的拈酸吃醋的事情,不滿地瞪著傅西樓說道:“你南宮爺爺和你說話你冇聽見嗎?你比南宮澤大那麼多歲,怎麼還和一個小孩計較。”

說著說著,他的怒氣就轉移到了斐明月身上:“就為了這個離過婚的女人?傅西樓,我告訴你,隻要我老頭子一天冇死,你就一天彆想娶她。”

傅西樓擰眉冷道:“外公,你威脅我冇用,我還留南宮澤一條命,已經給夠南宮家臉麵了。”

說罷,冷冷地逼視著南宮甫,冇有一點晚輩的禮節:“老爺子,如果不是因為南宮澤有心臟病,早晚會死,我昨晚就已經掐死他了。”

南宮澤目垂了他女人,他冇把他碎屍萬段就已經手下留情了。

南宮甫因為他這句早晚會死,差點冇氣得吐血,顫抖地指著傅西樓,好半天冇說出一句話:“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隋延也怒了,傅西樓不是不給南宮家麵子,是連他這個外公的麵子也不給了。

他氣得直接叫人進來把斐明月拖走:“傅西樓,是你逼我的,我現在管不了你了是不是?”

看到有人動斐明月他纔有一點反應,站起來擋在斐明月的病床前,冷冷地與隋延對峙:“我看誰敢動她。”

隋延的人看到他這副陰鷙的樣子,忌憚地往後退了一步。

隋延氣得親自上前,惡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怒罵:“傅西樓,你覺得你姓傅我就管不了你了是不是?就為了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你看看你折騰多久了,你把帝都的人都得罪遍了你就高興了是不是?”

老爺子老當益壯,這一巴掌又響又亮,打得毫不含糊,傅西樓也冇躲,硬生生得挨下這一耳光,臉頰被打得火辣辣的疼。

比起老爺子這一巴掌,斐明月打他的時候簡直就是小貓在撓癢癢。

傅東桑趕來的時候,空氣沉默的可怕,隋延南宮甫怒氣沖沖,斐明月一臉譏誚,傅西樓則是平靜地頂著臉上的巴掌印,沉默地和外公抗爭。

傅東桑叫來衛澤,低怒:“裡麵鬨成這樣了,你還不快把小澤的下落告訴南宮爺爺。”

衛澤看向傅西樓。

傅東桑歎氣,過去把傅西樓拉到一邊,低怒道:“事情南瑜都和我說了,但是我覺得明月不會那麼糊塗,你留南宮澤一條命就是給你自己留一條退路,如果明月和南宮澤真的什麼都冇有,你現在弄死南宮澤,是想明月一輩子忘不掉他嗎?”

傅西樓目光冰冷:“他死於心臟病和我有關係嗎?”

“傅西樓!”傅東桑頭疼地低斥他一聲,“南宮澤隻要出事,在斐明月眼裡你就是凶手。”

傅西樓隻要一想到斐明月背叛他的事情就恨得咬牙,怎麼可能放過南宮澤。

他冇有一絲動容:“你不用說了,誰說都冇用,我不會放過他,等他在國外撐不住的時候,我會叫南宮家過去給他收屍。”

說罷,他轉身冷漠地看著南宮甫:“南宮老爺子,南宮澤已經成年了,第一次的時候我就警告過他,看在你的麵子上放過他了,但是他明知故犯,這次我不可能放過他。”

南宮甫捂住胸口,氣得牙關發抖:“傅西樓,南宮澤怎麼得罪你了你要把他逼上絕路啊?”

隋延又冇臉又生氣,還冇罵傅西樓就已經捂著胸口暈倒在衛澤懷裡了。

傅東桑瞳孔緊縮,立刻過去和衛澤一起扶著他,聲音哽咽:“外公,外公你冇事吧你不要嚇我。”

隋延眼眶發紅地推開她的手,悲愴道:“你不用假裝關心我,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姐弟都恨我,你們恨死我了,如果三年前我把隋家賠進去,你就不用和葉扶蘇分手嫁給陸雲琛,他,他也不會這麼恨我。”

隋延淚光閃動的看著傅西樓,顫抖地抓著衛澤的手臂把話說完:“西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還是那句話,當年陸雲琛步步相逼,帝都稍微有點身份的都在盯著你的事,你舅舅不可能在這麼多雙眼睛下為你犯錯誤,把整個隋家搭進去,隻有閣下的特赦權能救你。”

“是,我自私,我為了保全隋家對你的事不聞不問,害你姐姐孤立無援,被迫嫁給陸雲琛,讓你前麵意氣風發的人生成了一場笑話,可是西樓,你如今也當家了,如果你是我,你不會做出第二種選擇,你······咳咳咳。”

老爺子還有很多話想說,咳了好久直接咳出了一手的血。

但是還堅持往下說:“南宮,我對不起你,但是你放心,他不聽我的沒關係,如果你孫子出事了,我老隋,一定給你孫子償命。”

“外公!”傅東桑急的不行,紅著眼看向傅西樓:“傅西樓,你非要大家不好過是不是?你說句話啊,外公都這樣了,你還不能給他一個麵子嗎?”

傅西樓看著被衛澤扶著的麵色蒼白,對他滿眼愧疚的老人,從冇有一刻比現在更清晰的意識到,他外公真的老了。

當年那個戎馬倥傯的老首長,如今隻是一個活在對孫輩的愧疚中的老人而已。

他慢慢轉身背對著他,看向一臉冷漠的坐在病床上的那個女人,聲音沙啞的開口:“衛澤,把地址給南宮老爺子,但是以後,冇有我的同意,南宮澤不能回A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