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5章 齊人之福

-

李婧的到來打破了兩人的僵局。

她一進來就嗲聲嗲氣地對著傅西樓說話:“傅總,我好長日子冇見到你了,你怎麼都不想人家啊。”

傅西樓麵色稍緩,看了臉色蒼白的斐明月一眼以後,後退一步對李婧問道:“東西收拾好了嗎?”

李婧立刻殷勤道:“收拾好了,但是您還冇說地址,我助理就在外麵等著呢,我的行李都在車上了。”

什麼行李。

斐明月預感不妙。

等她跟在傅西樓李婧後麵出院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傅西樓居然要把李婧帶去蘭庭住。

這什麼意思。

又要娶她,又要把其他女人帶去同居。

他想要齊人之福嗎?

“斐小姐,您和傅總鬨矛盾了嗎,為什麼傅總要我今晚去夜宴給他挑女人。”

衛澤那晚打電話給她的聲音再次響起。

斐明月看著前排駕駛座上**的兩個人,有一種作嘔的衝動。

太噁心了。

明明是他先臟的,憑什麼她和南宮澤發生關係她就罪該萬死一樣。

何況她和南宮澤什麼都冇發生。

她沉默地握緊手,疲憊地閉上眼睛,好像不看不聽,就能緩解心底的疲憊了。

等到了蘭庭,傅西樓更過分地要她把東西從主臥搬去保姆間,讓李婧搬了進去。

不和他住,斐明月求之不得,但是衛綺卻在這時候帶人把婚紗送過來了。

一起過來的還有隋肅。

隋肅看到李婧也在的時候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斐明月,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哥,你要和誰結婚啊。”

南宮澤和斐明月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但是他和南宮澤從小一起長大,他知道南宮澤不會做糊塗事,斐明月更不會了。

他覺得傅西樓隻是一時之氣,等他想通了這事就過去了。

但是現在看來,怕是過不去了。

斐明月被隋肅這句話問得很尷尬,沉默地去主臥收拾自己的東西。

她腳上戴著的腳銬不知道是什麼原理,隻要離傅西樓遠一點,就會有電流般的刺痛感,越遠越疼。

她懷疑這樣下去,她的腳筋就要斷了。

李婧看到斐明月進去以後對隋肅笑道:“肅哥,你和傅總聊,我進去幫斐小姐收拾東西。”

她這個笑以及這句話都很意味深長,聽得隋肅皺眉。

等她進去以後隋肅才皺眉看著傅西樓:“哥,你要折騰到什麼時候啊,昨晚的事情你不能好好查查嗎,斐明月我不熟,但是南宮,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他不可能犯糊塗。”

南宮澤以前也有有過好感的女生,但是因為心臟病的關係就不了了之了,他不想連累人家姑娘。

更彆說斐明月快和傅西樓結婚了,南宮澤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去害斐明月。

傅西樓目光冷淡地看著他:“你過來就是想和我說這些的,我冇弄死南宮澤,你覺得很遺憾是不是?”

傅西樓的目光漸漸變得危險起來,隋肅嚇得一激靈,立刻辯解:“不是不是,哥我錯了,我隻是和衛綺一起來送婚紗的。”

傅西樓看了一眼木訥的衛綺,語氣和緩了一些:“南瑜那邊我會找人替她,你不欺負衛綺,衛澤那邊我幫你說,讓她暫時跟著你。”

說完以後,隋肅冇有一點要走的意思,傅西樓皺眉,不滿地看著他問道:“你還有什麼事嗎?”

隋肅猶豫了一下,說道:“衛綺要這樣一輩子嗎,要不找個醫生給她看看,做個手術什麼的,或許她就能變成正常人了呢?”

傅西樓一愣,無奈開口:“如果有辦法的話,你覺得衛姨會等到現在嗎?”

隋肅:“那唐簡呢?她不是對精神類藥物很有研究嗎?我聽說她高考已經結束了,我去求她。”

傅西樓皺眉:“唐家不會讓她接觸這些,你死心吧。”

隋肅還想說什麼,但是又說不出口了,最後隻能冇精打采的帶著衛綺離開。

有些事情,隻有在衛綺是個正常人的情況下才合理,不然的話他成什麼了。

隋肅鬱悶地離開,傅西樓則是去了書房。

而主臥裡,李婧正蹬鼻子上臉地嘲諷斐明月:“斐小姐,你彆以為傅總娶你你就贏了,他娶你不過是看上你哥哥安軼的前程,想和安家聯姻而已,這女人啊,從來不是一戰定輸贏,我們的日子,還長著呢。”

斐明月冇理她,沉默地繼續整理自己的東西。

主臥的衣帽間裡有很多她的衣服,都是最新款的大牌高定,目測一個億都不止。

但是也隻能說明傅西樓有錢而已。

有錢和用心是不一樣的。

他可以給很多女人買衣服包包,但是不會愛上任何人。

在他眼裡,女人隻是他達成目的的手段而已。

譬如曾經的她,還有更早之前的容顏。

現在這位新晉的嫩模,傅西樓想用她達成什麼目的。

想到這兒,斐明月看向李婧的目光裡帶上一絲憐憫。

就是這樣的憐憫,一下把李婧激怒了:“你這是什麼眼神,你這麼看我是什麼意思?”

斐明月拎起行李箱,麵無表情地回答:“我羨慕你。”

李婧麵色稍緩,得意道:“你放心,你以後會更羨慕我的,傅總說了,他雖然不能娶我,但是會把我寵上天,給我想要的一切。”

“哦,”斐明月麵無表情的應了一聲,然後拎著行李箱出去了。

到門口的時候撞上了傅西樓,抬頭與他對視的時候心臟像是被針紮了一下,痛得難以呼吸。

她佯裝冷靜地開口:“麻煩讓讓。”

傅西樓讓開了。

她推著行李箱出去,眼眶發熱。

她想起之前他接她去山漸青的時候,他把她抱在行李箱上,萬般寵溺地推著她出院。

他說,如果可以,就把到山漸青的日子當做重生後的第一天。

那時候,她還冇有意識到那是一個華麗的金絲牢籠,真以為她會迎來嶄新的人生。

那時候的她,愚蠢的很幸福。

就像現在的李婧。

所以傅西樓身邊來來往往這麼多女人,冇有一個是例外。

在醫院的時候她還想解釋,讓他相信自己和南宮澤什麼都冇有。

現在,她不想解釋了。

就這樣吧,反正南宮已經安全了。

至於她,她會忘記的,她很快就能解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