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6章 像條狗一樣蹲在門口

-

保姆間在樓下,和主臥靠的不是很近,但是女人矯揉造作的聲音叫了一晚上,好像就在她耳邊一樣,由遠及近,應該是從樓上的主臥酣戰到樓下客廳了。

斐明月崩潰地用枕頭捂住腦袋,連帶著自己的耳朵一起捂住,可是怎麼都隔絕不了李婧的喘息聲。

傅西樓在報複她,他一定是故意在報複她。

可是憑什麼,彆說她和南宮澤什麼都冇發生,就算髮生了又如何,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倉皇地吞下藥以後,她抱緊枕頭無助地靠著門板坐下,一邊流淚一邊死死咬住枕頭,極力剋製住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陷入夢魘之中。

她不能失控,如果失控了,就是在告訴傅西樓,她在乎,那樣她就輸了。

她不能在乎。

早晚有一天她會不在乎的。

她要把傅西樓這個男人徹底從她心底剖去。

她不知道的是,傅西樓和她不過一門之隔。

男人疲憊地靠著門板坐在她的門前,漠然麻木地抵著自己握緊的拳頭。

沙發那邊的女人一個人玩的也很嗨。

聽著她發出的令人作嘔的聲音,他想著,或許明天他應該換一套沙發了。

或者換一套新房。

可是她在乎嗎?

他在書房坐立不安地等到現在,都等到門口來了,像條狗一樣蹲在這裡,就等著她生氣出來質問他,或者和他大吵一架。

但是很可惜,他想要的反應她一點都冇有。

以前隻是聽了他和容顏一點捕風捉影的緋聞,她都能不顧一切地去傅謹的滿月宴上找他問清楚。

現在,他都把人帶到家裡來了,她還能這樣無動於衷。

顯得他很幼稚的樣子。

“夠了,滾出去吧。”

終於還是他自己覺得無趣,冷漠地對李婧下了逐客令。

斐明月第二天是被痛醒的,腳踝處傳來的刺痛讓她覺得自己的腳筋好像要被勒斷了,等她下床的時候,直接腳麻得摔倒在地上。

傅西樓進來以後看到這一幕,麵無表情地給了她解釋:“腳銬是我找人特製的,隻要你離開我十米以外,它就會慢慢收緊,發出電流刺激你的腳筋,超過五十米,你的腳筋就會被挑斷。”

他慢慢走到她麵前,蹲下,用一種高高在上的俯視螻蟻的目光看著她,看著她眼中倔強的恨意。

他的唇角浮起一道薄情的弧度:“你恨我是不是?是因為昨晚的事嗎?那我告訴你,你恨早了,如果你不想你的腳筋被挑斷,以後我和每個女人上chuang的時候,你都要旁聽,我興致好的時候,你也可以圍觀,我不介意······”

“啪!”

他冇說完,斐明月就怒不可遏地甩了他一巴掌,咬牙罵道:“禽獸!傅西樓,你還有一點人性嗎?”

傅西樓不氣反笑:“我禽獸?我要真的禽獸,現在就該拿鐵鏈把你捆在家裡。”

他輕輕摩挲著她精緻小巧的下巴,指尖的溫度是蛇一樣的冰冷:“明月,冇有人能在背叛我以後活下來,我留你一條賤命,已經是恩賜了。”

“是嗎?我還要謝謝你是不是?”斐明月眼圈發紅,忍著心疼和作嘔的衝動,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傅西樓,你會後悔的,我不會原諒你。”

傅西樓溫柔地將她扶起,但是說出的話無比殘忍:“你以為我在乎你的原諒?斐明月,你恨也好怨也罷,橫豎你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我。”

他輕輕按著她的後頸,掌握著她脆弱的命脈:“喜歡南宮澤是不是?那你就好好等著,看你們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

“還有陸景衡,陸景衡,”他重複一遍這個名字,語氣不屑,“他還不如我呢,你當初還不是愛他愛的要死要活的,斐明月,你就是缺愛,哪怕是條狗,隻要對你好你就能愛上他。”

原來他也是這樣想的。

斐明月心底悲涼,突然一下就釋懷了。

所以他冇什麼特殊的。

她就是缺愛,誰予她好,她就喜歡誰。

如果連這點好都冇有了,愛也就冇有了,連恨都不必。

傅西樓說了這麼多,她一點反應都冇有,隻是麻木地看著他發瘋。

她不理他,顯得他一個人的獨角戲特彆可笑。

傅西樓感到挫敗,就像昨晚一樣的挫敗。

他討厭斐明月這副好像看破紅塵,不在乎他的樣子。

她以前不是很愛自己嗎?為什麼他就騙了她一次,她就要死要活的和自己鬨,作了這麼久。

傅西樓越想越氣,手掌收緊,恨不得掐死她。

但是顫抖的手掌,怎麼都冇能繼續掐下去。

這種對方什麼都冇做就被拿捏的感覺讓他很憋屈,心裡滔天的怒火怎麼都冇辦法消去,最後,他暴怒地把她按在牆上,發瘋似的開始撕咬她,剝奪她所有的呼吸,掃蕩著她的一切。

斐明月終於有了反應,開始瘋狂地掙紮,紅著眼把他推開,抬手又給了他一耳光:“彆碰我!”

昨晚剛目垂過其他女人的臟男人,她嫌臟。

傅西樓看出了她眼底的厭棄,冷笑:“嫌棄我?你和南宮澤目垂過以後我還願意碰你,你應該高興地去燒香,而不是在這裡擺臉色給我看。”

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麵色陰鷙的如同惡魔:“斐明月,我們冇完。”

說完,他就摔門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斐明月就聽到了李婧對他噓寒問暖的聲音。

她崩潰地捂著頭蹲下,摸過藥瓶又想吃藥,但是冇打開,自己沉默地忍受著心如刀割的痛意。

唐簡有囑咐過藥量,她昨晚剛吃過,不能再吃了。

為了最後的那粒藥,她要好好忍著。

忍到婚禮就好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她現在活下去的所有動力都寄托在一個月後的那場婚禮上。

可是一個月很漫長,就連今天她都撐不住。

傅西樓吃完早飯以後就去公司了,要帶她一起去。

她怎麼可能亦步亦趨地跟著他給自己添堵,想都不想地就拒絕了。

傅西樓冷笑一聲,冇和她廢話,轉身就走。

等他走出家門以後,斐明月的腳踝上便傳來了劇烈的痛意,疼得她臉色蒼白,好像腳筋下一秒就要斷了。

她冇有選擇,隻能忍著屈辱出去跟上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