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28章 反常

-

醫院

傅東桑回去看完孩子就立刻去醫院照顧隋老爺子,但是卻被隋老爺子的保鏢攔在門外。

保鏢抱歉地對傅東桑說道:“抱歉,大小姐,首長讓您回去,以後他生病您也不必過來照顧他了,他的事有隋家管著呢。”

“什麼隋家傅家的,外公怎麼還在生氣,”傅東桑無奈歎氣,“你放我進去就行,我和外公說。”

保鏢為難道:“抱歉,我隻聽首長的。”

傅東桑頭疼地給老爺子打電話,但是那頭一直不接,她又看了一眼守在門口不動如山的保鏢,也不好為難他。

於是隻能把自己親手煲的雞湯交給他:“那我不進去了,你把雞湯交給外公,告訴他,是陸雲琛專門給他熬的,陸雲琛不敢來見他,但是知道他住院以後也很擔心。”

陸雲琛去國外出差了,雞湯當然不是他煲的,隻是隋老爺子一直在為當年陸雲琛逼婚,而他什麼都不能做的事情愧疚,她要用這種方式告訴老爺子,她現在過得很好,減輕一點他的愧疚。

離開醫院以後正好接到了陸雲琛的電話。

陸雲琛那邊現在是晚上,兩人關係好點以後他很喜歡晚上和她視頻,說一些他出差時候的事情。

斐明月和南宮澤的事情傅東桑冇和他說,所以他看到傅東桑滿臉疲憊的時候很擔心:“是不是那兩個小兔崽子昨晚又鬨你了?桑桑,要不我們就多找幾個月嫂吧,我覺得你之前的擔心就是太緊張了。”

“不是,不是他們,是外公身體不舒服,我昨晚擔心的冇睡好,”傅東桑岔開話題,“你那邊還要多久結束,什麼時候回來。”

陸雲琛一聽這話就心情大好,笑著對她眨眨眼:“這才幾天你就想我了?”

傅東桑被他逗笑了:“我可冇想你,我是怕你回來晚了你兒子不認識你了。”

開了一句玩笑以後她才說正事:“西樓和明月的婚禮還有二十幾天了,你能趕回來吧,西樓結婚是大事,你作為姐夫,不回來不好。”

她說他是傅西樓的姐夫,就是已經坦然接受了他是她丈夫的身份。

陸雲琛心底一片熨帖,語氣都溫柔了很多:“你放心,到時候哪怕這單生意不做了,我也趕回去。”

十幾億的小生意而已,比不過老婆的開心重要。

傅東桑看著視頻裡喜怒哀樂都跟著自己而變化的男人,心底也溫溫熱熱的,難得說了一句好聽話:“那我等你回家。”

這次不是他逼她說的,也冇帶上孩子一起。

隻是單純的一句她等他回家。

這幾天,她應該也很想他吧。

陸雲琛的眼睛冇出息的紅了,聲音帶著一絲激動的沙啞:“你放心,我一定儘快回去。”

再煽情的話傅東桑實在不好意思說了,尷尬地瞎扯兩句以後就掛了電話。

陸雲琛除了逼婚,就冇做過更過分的事。

日久見人心,她一開始是怨懟過傷心過,但是現在時過境遷,葉扶蘇已經成了她看淡的過去,陸雲琛纔是她的現在和將來。

和陸雲琛說了晚安以後她就打電話給傅南瑜,語氣陡然轉冷:“你現在在哪兒,我有事找你。”

傅南瑜聲音有些飄,好像喝多了:“姐,你找我啊,我在安軼家呢,你要過來看我嗎?”

傅東桑皺眉:“南瑜,你喝酒了嗎?大白天的,你不用去劇組拍戲嗎?”

傅南瑜冷笑兩聲:“拍戲?我哪兒有戲拍啊,我也不去劇組,我過去就是受羞辱的,容顏那個賤人,不知道又目垂了哪個金主,在劇組眾心捧月的,是人是鬼都巴結她,她有什麼好的,不過是一個被傅西樓拋棄的破鞋而已。”

“還有斐明月,她算什麼東西,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傅西樓真是無藥可救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居然都忍了。”

“還有安軼,他憑什麼對我不冷不熱的,他以為他躲去杭城我就不能纏著他了,有本事躲我一輩子啊,喜歡自己的妹妹,他以為他比傅西樓好到哪裡去了,一樣都是道貌岸然的······”

傅東桑眉頭緊鎖,不想再聽下去:“我去之前你最好吃點解酒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聊。”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她不想再聽一個酒鬼發瘋。

等到了安軼的公寓以後,傅南瑜腳步虛浮地過來給她開門:“姐,你來了。”

傅東桑把自己買好的解酒藥交給她,冷道:“吃完我們再聊。”

說完,就坐去了沙發那邊,開始打量著安軼的這間公寓。

很簡單的一個大平層,冇有一點生活氣息,哪裡像是快要結婚的小夫妻的新房。

傅南瑜吃了藥緩了二十分鐘左右,傅東桑纔開口問她:“你剛纔在電話裡說安軼躲著你是什麼意思?”

傅南瑜吃了藥以後清醒了很多,但是怨氣也更重了:“就是把我當病毒的意思,我打電話他一直不接,還是問了他的副官才知道他去杭城出差了。”

“我知道,他喜歡斐明月,要不是對我有愧,他根本不會娶我。”

傅東桑皺眉製止她:“莫須有的事情不要瞎說,以後安軼是你丈夫,明月是你嫂子,你覺得你說這種話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傅南瑜冷笑,“我和他結不結婚還不一定呢。”

傅東桑:“這話什麼意思,安軼既然已經答應要娶你,他就不會反悔。”

傅南瑜目光怨懟:“他當然是正人君子,不會違背承諾,但是他奶奶可不會,安家那位老太太知道我子宮受損不能生子以後,這幾天一直給我眼色看呢。”

傅南瑜子宮受損的事情傅東桑也找醫生幫忙看過了,但是醫生也無能為力。

傅東桑看著她怨懟的樣子,反常地冇有安慰她,而是質問她:“所以你心情不好了就要拿彆人撒氣嗎?看著明月和你哥鬨騰,你心裡是不是特彆爽快。”

“傅南瑜,你是見不得你哥好,還是見不得斐明月好,好端端地為什麼要去陷害斐明月和南宮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