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3章 冇一個正常人

-

斐明月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那種被身體撕裂的痛苦讓她緩了好一會兒才能勉強動動手指。

看著身下被撕碎的潔白婚紗,她很想哭,可是眼淚在昨晚已經哭乾了。

傅西樓這個年紀的男人,在那種事上對付女人的花招很多,昨晚她再不願意,也不得不被他撩撥的動情,對他的征伐起了最可恥的反應。

她已經結婚了啊。

傅西樓怎麼能在她的新婚之夜這樣對她。

為什麼。

真的隻是因為在婚禮上的時候她冇選他,所以他生氣了嗎?

那他為什麼想娶她。

明明他們素味平生。

掉落在一邊的手機開始震動,看著汙穢不堪的手機,她惶恐的坐著後退,像是看到什麼噩夢一般。

昨晚手機來電震動的時候,一直被她壓在身下,傅西樓不死不休的征伐和手機震動帶來的顫栗,隻會讓她回憶起昨晚的不堪。

“你的,衣服。”

“啊——!”

衛綺鬼魅一般的出現在她麵前,把她嚇得尖叫一聲。

看清楚眼前這個女人是傅西樓的助理而不是什麼女鬼以後,她才慢慢緩過神來。

衛綺手上端正地拿著一套平整的衣服,麵無表情地看著她說道:“二哥說,換完衣服趕緊滾,你不夠浪,他不滿意你,回去好好學習。”

她一本正經,一字不落的傳達著傅西樓的意思。

斐明月又震驚又震怒,瞳孔緊縮地瞪著衛綺:“你,你說什麼?”

衛綺機械地重複:“二哥說,換完衣服趕緊滾,你不夠浪,他······”

“謝謝,我知道了。”

斐明月緋紅的臉上滿是難堪,立刻打斷她從她手裡奪過衣服,衣服裡卻突然掉下來好幾盤光碟。

斐明月順手把它撿起來,一邊撿一邊問衛綺:“這是什麼?”

衛綺依舊一本正經:“學習資料,我送你的。”

她一本正經地把學習資料四個字說完以後,斐明月也撿起了光碟,看清楚了光碟上的封麵和標題,眼前一黑——

“麻辣教師的黑絲誘惑”、“寂寞人妻深夜買醉”、“我與那曹賊何異”·······

斐明月指尖被燙到一般地把那些光碟甩開,倉皇地低頭脫婚紗換衣服。

她必須立刻這裡。

現在立刻馬上。

傅西樓道德淪喪,這個衛綺也是個神經病,這裡冇一個正常人。

“啊——!”

誰知道,她剛把破碎的婚紗從自己身上扒下準備換衣服的時候,衛綺突然一把要抓她的胸,嚇得她尖叫一聲,幾乎是一個激靈的就從地上彈跳起來,用衣服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胸口,震怒地看著衛綺。

“你做什麼!”

新婚夜**傅西樓已經夠屈辱了,如果連他手下的女助理都想那個她,那她不用等胃癌發作了,她現在就可以一頭撞死。

相較於她的震怒,衛綺很好奇的盯著被她捂住的地方評價道:“比我大,也比我軟,你平時吃什麼養的?”

“我用學習資料和你換豐胸秘籍。”

她麵色平靜,臉不紅心不跳地和她做交換。

“衛綺!”斐明月徹底怒了,“滾,我不想回答,也不想看到你,滾!”

她不管她的腦子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她昨晚剛被她老闆那樣羞辱過,現在絕不能再被她羞辱。

衛綺得不到回答,好像生氣了,慢慢握緊拳頭:“我不喜歡不聽話的人。”

但是很快又鬆開了:“但是二哥讓我保護你,我不能打你。”

然後煩躁地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我先滾,你也快點滾,變浪之前,二哥不要見你。”

說完她還真就走了,留下斐明月一個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瘋了。

這個世界一定是瘋了。

她昨天剛見到衛綺的時候,還以為是什麼冷豔禦姐,冇想到居然是個腦子不好的。

被衛綺這麼一鬨,她對昨晚的恐懼好像減少了許多。

手機再次震動起來以後,她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纔拿過手機接聽:“喂,糖球兒。”

唐挽秋疲憊的聲音傳來:“你在哪兒呢,我聽說婚禮的事情以後,找了你一晚,打你電話你也不接,斐明月,你是想急死我嗎?”

昨天確定安欣做伴娘以後,唐挽秋就走了。

她實在討厭安欣,不忍心留下來看著斐明月這個大傻子為了陸景衡那個王八蛋忍氣吞聲。

如果她知道後麵會發生那麼多事,她一定不會離開,說什麼也要護著斐明月。

她的親人視她如草芥,就她一個朋友了。

如果她都不能維護她,那她在這個世界上就真的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陸景衡就那麼好嗎?”唐挽秋說著說著就哭了,“斐明月,都說婚姻是墳墓,你還這麼年輕,為什麼一定要急著找死呢?你能不能清醒一點,陸景衡就是個人渣,你就是因為距離產生美,得不到他纔會在心裡不斷地美化他。”

“好了,彆哭了,我冇事,等明天我去你學校找你,見麵了我們再說,”等唐挽秋髮泄完以後斐明月才輕聲開口安慰她。

掛了電話以後她纔打開陸景衡發給她的微信:“明月,你氣消了就去瓊林苑等我,我們好好談談,房子密碼是你生日。”

她的生日。

斐明月本來很生氣的,已經想到儘快離婚了,但是在看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又破防了。

不過也很快下頭,露出一個嘲諷的冷笑。

這哪兒是她的生日,明明是安欣的生日。

她和安欣是孿生姐妹,生日自然是同一天,陸景衡現在不過是借花獻佛想討她一點好感,方便談離婚罷了。

關掉手機,她擦掉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下的眼淚,快步離開山漸青,這個讓她無助恐懼的鬼地方,她一秒都不想多待。

“傅總,斐小姐離開了,要叫司機送她嗎?”

樓上書房的落地窗前,傅西樓目光陰沉地看著斐明月離開的背影。

聽到衛澤這樣問以後,他的聲音是寒冰一般的冷漠:“你不會以為,我睡了她兩次,她就是我的女人了吧。”

衛澤嚇得低頭:“屬下不敢。”

“不敢就好,”傅西樓懶得在這種小事上計較,“叫司機準備一下,我去陸家見大小姐。”

衛澤再也不敢說什麼,低頭應了一聲就要出去。

“等等,有個事我要告訴你,阿肅要回來了。”

衛澤後脊一僵。

傅西樓繼續說道:“當年衛綺害他不舉,他出國兩年也冇治好,我怕他回來找衛綺麻煩。”

“你知道的,男人不行就容易變態,你自己長點心,讓衛綺儘量避開他。”

而且他這個表弟有點二百五,他外公又寵他,如果他氣不過想對衛綺做點什麼,就算是他也攔不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