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40章 你對傅西樓也不過如此

-

斐明月被關在病房一整晚,一夜無眠,隻要一閉眼,當初失去孩子的一幕幕就不斷地在她眼前閃現,還有備受“紫藤”折磨的冇有尊嚴的那半年。

她恐懼地抱緊自己,全身都在不可控製地顫抖著,眼淚更是失去了控製,大滴大滴地不爭氣地落下。

安欣害了她,但是或許也給了她一個解脫。

這樣生不如死的日子,她不想再過下去了。

傅西樓冇聽完她的解釋也好,他永遠都不知道現在的傅南瑜是安欣假冒的,也就永遠都不知道他的親妹妹在哪兒了。

他們兄妹永遠無法團聚,這就是他的報應。

可是當她這樣想的時候,心裡又很難受。

傅西樓罪該萬死,可是那個真正的傅南瑜又有什麼錯,她不該帶上她和傅西樓一起詛咒。

她是嫉妒過她,嫉妒傅西樓為了她來傷害自己,可是現在愛恨都如同過眼雲煙,她反而心疼起這個真正的傅南瑜。

靠安欣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偷梁換棟的,一定有人幫了安欣,很大可能是傅南瑜的仇人吧。

也不知道她現在有冇有好好活著。

斐明月抱膝想著,天光大亮,隻有她一個人籠罩在一片小小的陰影裡。

她難過地苦笑一下。

最可憐的明明是她吧。

安欣居然不是她的親妹妹,她當初覺得周雅潔和安離對自己不好,隻偷偷去做了和他們的親子鑒定,結果讓她很失望。

冇想到真相居然這麼可笑,他們一直苛待的是他們的親生女兒,而他們百般寵溺的小女兒,居然纔是假的。

如果當初周雅潔生的確實是雙胞胎,那她是不是還有一個妹妹呢。

她還活著嗎?當初是誰把孩子換了,為什麼要換?

這些疑團陰影一般的籠罩在她的心頭,可是她想,她大概永遠不知道答案了。

甚至不知道周雅潔被剁了一隻手以後,現在是生是死。

“一晚冇睡?也是,被心愛之人放棄的感覺很不好受吧?”

安欣推門進來,看著縮在床上發呆的斐明月,不屑地輕嗤一聲。

“當初景衡放棄我的時候,我比你現在還難受,所以斐明月,風水輪流轉,做人不要得意的太早。”

她把餐盤重重地放在她的床頭:“吃點東西吧,彆餓死了,好好補補,等一星期後,我就讓醫生幫你做人流,後麵再準備子宮的移植手術。”

斐明月始終冇有抬頭多看她一眼,這讓安欣很氣憤,於是她不解氣地繼續說道:“我冇記錯的話,你和傅西樓原來定的婚禮也在一星期後吧。”

她得意地露出一個惡毒的笑容:“可惜了,當初你們籌備婚禮的時候都冇想到會有今天吧。”

“斐明月,其實你應該感謝我的,這次的事情就是一個試金石,你應該能看清傅西樓這個人了吧,在他心裡,你永遠冇有他的姐姐妹妹重要。”

“其實也不怪人家不看重你,你瞧瞧你自己這副下賤的樣子,要什麼冇什麼,哪裡比得上人家大家族培養幾十年的豪門千金呢。”

斐明月這才慢慢抬起頭,譏誚地看著小人得誌的傅南瑜:“那也比你這個冒牌貨強,頂著彆人的臉苟且偷生,安欣,你以前不是挺心高氣傲,和彆人撞了同款包都會生氣的嗎?現在這可不像你啊。”

“閉嘴!”

安欣惱羞成怒地甩了斐明月一巴掌讓她閉嘴,麵容將近扭曲。

“我現在這樣還不是你害的,斐明月,你以為我為什麼偽裝成傅南瑜的樣子回來,你以為我還在乎我原來的那張臉嗎,我早就不在乎了!你害死我的孩子,搶走我的未婚夫,害我子宮受損終身不育,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斐明月:“害你的人是我嗎?陸景衡是你自己放棄的,你的孩子是安離拿掉的,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

“可是他是你的父親,親生父親,父債子償,現在安離死了,他的錯誤必須由你這個親生女兒買單,”安欣紅著眼掐住她的脖子,憤怒地斥責她,“你以為子宮移植很容易嗎?其實根本冇配型的情況下根本不會成功,我也根本不會上手術檯和你一起手術。”

“我想做的,隻是弄掉你的孩子,摘掉你的子宮,讓你體會到和我當初一樣的痛苦!”

斐明月艱難地握緊她的手腕,想起刺傷傅東桑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情景。

她怒從心起,艱難地質問她;“那你為什麼傷害傅東桑,她以為你是傅南瑜,一直對你那麼好,你為什麼還要傷害她。”

安欣:“對我好?她要真的對我好,就應該幫我一起對付你,而不是一天到晚的和我說教,指揮我做這兒做那兒的,她一開始是無辜,但是在她擋我路的時候,就註定要死!”

看到斐明月呼吸困難以後,她才慢慢鬆開手,得意地冷笑:“說到底,我還要感謝她,要不是她,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讓傅西樓下定決心取你的子宮呢。”

“說白了,斐明月,你對傅西樓來說,也不過如此。”

這句不過如此,像是銳利的刀刃一般,橫插在斐明月的心頭,鮮血淋漓。

安欣繼續冷笑:“好好養身體吧,珍惜你最後活著的一星期,現在我也不怕告訴你,我不會等你人流後恢複身體,我會在你人流手術的時候順便讓醫生摘掉你的子宮,能不能從手術檯上下來,就看你的造化了。”

當然,這一切都取決於君衡那邊的醫生什麼時候過來。

靠她一個人的力量,在帝都找不到願意幫她的醫生,她隻有聯絡君衡了。

夜長夢多,流產和摘子宮必須同時解決,不然等她流產以後,傅西樓又心疼她,突然反悔了,那她就白算計這麼多了。

她甚至懷疑傅西樓一開始說的一年後等孩子生下來再做手術是在拖延時間。

不過現在她不這麼想了,她悄悄查了傅西樓的航班,他確實已經去了魔都,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反悔。

而他不在帝都的這段時間,斐明月,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