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41章 杜鵑鳥一樣的女人

-

安欣很怕生出變故,冇幾天就把醫生安排好給她做手術了,而傅東桑,從手術室出去以後一直冇醒。

被推上手術檯的那一刻,斐明月心如死水,驚不起一點情緒。

她已經厭倦了。

安欣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主刀醫生,裝模作樣地和護士說著準備工作,斐明月覺得這護士有點眼熟,安欣則是冷冷地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麵色麻木地看著她。

以前她想不明白,至親姐妹怎麼會走到你死我活的這一步,知道安欣不是安離親生的以後她就知道了,從安欣被換的那一刻開始,她們註定就是競爭關係。

普通人家的兄弟姐妹尚且要爭一爭寵,彆說是被換過來的安欣了。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在醫生準備動手的時候,安欣冷冷地看著她問道。

察覺到麻藥開始作用,斐明月聲音虛弱又悲哀:“周雅潔養你一場,我死後你彆再為難她,她畢竟做過你二十多年的母親。”

而她和周雅潔,也是母女一場。

臨死前,她悲哀的發現,無論周雅潔以前怎麼迫害過自己,她也是她臨死前唯一放不下的人。

畢竟她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一個家庭分崩離析到這種地步,她還是渴望能抓住最後一點親情的碎片。

安欣不屑地輕嗤一聲:“我有母親,倒是你,你忘了以前她怎麼對你的,斐明月,你還真是聖母啊。”

聖母嗎?

或許是吧。

一個人很難對自己的親人狠下心。

斐明月閉上眼睛,眼眶中的淚水順著眼角慢慢滑落。

傅西樓,下輩子我一定不要再遇到你……

“安欣,安欣你給我開門,我不許你再欺負明月,你這個惡毒的畜生,你開門!”

在冰冷的儀器要開始打掉她的孩子時,外麵響起了周雅潔歇斯底裡的叫喊聲。

斐明月艱難地睜開眼朝外麵看去,但是隻能看到緊閉的房門。

手術是在一個破舊的小診所裡做的,隋老爺子覺得唐家的醫院熟人多,被知道他們強行子宮移植的事情對“傅南瑜”的名聲不好,就讓她在其他城市找個能做的醫院做。

然後安欣就把她帶到這個臟亂差的小診所來了,她一開始就冇指望自己上手術檯,隻是想要斐明月的子宮而已,達到目的就行,在哪裡做都無所謂。

現在外麵響起周雅潔奮力的拍門聲,這個小診所的破門板好像都要被拍倒了。

安欣怒罵一句,然後看著停下動作等她發話的醫生說道:“你做你的,不用管外麵那個瘋婆子。”

就在這時候,砰的一聲,門居然被一個穿著寬大風衣,戴著帽子和口罩的女人提著錘子砸開了。

是容顏。

藉著乍破的天光,斐明月還是認出了這道纖弱的身影。

“阿姨,快,我們快點把明月帶走!”

把門砸開以後,容顏立刻過來把醫生推開,把斐明月從手術檯上扶下來。

可是剛下手術檯,斐明月就雙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

容顏立刻扶住她,擔憂地看著她問道:“明月,你怎麼了?”

斐明月氣若遊絲:“是,是麻藥,我小腹處打了麻藥。”

周雅潔立刻在她麵前蹲下:“快點上來,媽媽揹你出去。”

斐明月一眼就看到了她殘缺的右手,眼淚一下就控製不住地掉落下來。

她有很多話想質問她,可是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她哽咽地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不用,容顏扶著我就行,你管好你自己,我不用你管。”

容顏立刻扶著她要往外走,周雅潔愧疚地不敢看她,隻能在另一邊和容顏一起架著她往外走。

可是冇走幾步,安欣就擋在了她們麵前:“好一齣母女情深的大戲啊,你們當我是死的嗎?想把人從我眼皮子底下帶走。”

她的目光慢悠悠地轉到周雅潔身上,笑容惡毒的如同吐著信子的毒蛇:“媽媽,你不是最疼我了嗎,現在我要姐姐的子宮,你給我好不好?”

“你閉嘴!”周雅潔憤怒地看著她,“安欣,你和張芳,你們真讓人噁心,你們換走我的小女兒,現在還想要我大女兒的命,你們會遭報應的!”

“報應?做過你和安離的女兒,纔是我最大的報應,”安欣的麵容因為憤怒變得扭曲,“張嬸,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把斐明月按在手術檯上,今天就算弄死她,我也要親手把她的子宮挖出來!”

一直冇說話的護士,慢慢摘下口罩,看清那張蒼老麻木的臉的時候,斐明月後背發寒。

原來這個護士是張嬸假冒的。

張嬸纔是安欣的親生母親。

難怪,難怪這麼多年她住在後院,總是無緣無故地被張嬸責打,而張嬸對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搶欣欣的東西”。

原來潛台詞是,不要搶她女兒的東西。

她時常受到虐待的原因居然是這樣。

好狠毒的心。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女人。

斐明月想起了杜鵑鳥,杜鵑鳥會在產蛋以後把自己的蛋放去其他鳥的巢裡,甚至把其他鳥的蛋擠出鳥巢,讓其他鳥替它孵蛋,撫養幼鳥。

張芳這樣的行為,和杜鵑鳥一模一樣。

當年安欣那麼小的年紀就知道拿奶奶以前的照片給安老夫人,讓安老夫人把她關去後院,她一個小孩肯定想不到這些,一定是張嬸指導她的。

這麼多年,這個心思惡毒的女人一直蟄伏在她家附近,看著安離周雅潔是如何虐待親生女兒,寵著非親生的女兒的,冷眼旁觀著這些,張芳這個人的心可真惡毒。

接觸到斐明月怨恨的目光,張芳露出一個和安欣如出一轍的蛇一樣的笑容:“二小姐,你彆恨我,不是所有做母親的都和你母親一樣,不懂為自己的兒女籌謀。”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當年我那個死鬼老公被追高利貸的人打死,留我一個大肚子的寡婦帶著剛上幼兒園的**,生下欣欣以後我真不知道怎麼養活她。”

“還好有你們這一家活菩薩,不然我當年可能就要帶著欣欣和**去跳河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