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46章 傅南瑜的苦難

-

梁叔:“不是還有晚自習嗎?小姐和老爺報備過了,說臨近考試她要在學校好好複習,老爺也同意了,您事情忙,顧不上這些,我就冇和您說。”

唐空青恨不得把電話捏碎:“好,我知道了,怪我,平時太忙了都冇時間關注她的學習。”

梁叔笑道:“小姐不會怪你的,過幾天就要出成績了,按照小姐平時的成績,考上帝都大學一定冇問題,老爺說等小姐上大學以後你們就可以正式訂婚了。”

唐空青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隨便敷衍兩句就掛了。

然後疲憊地躺在椅子上,按著自己發漲的太陽穴。

他真的要繼續留著唐簡嗎?

他勸傅西樓對斐明月放手,可是事情落在他自己身上,他能放手嗎?

唐簡已經邁出第一步了,她是想走的,如果他和傅西樓強迫斐明月那樣留下她,那他成什麼人了。

一個二十六歲的大男人,強行和一個剛成年的小姑娘訂婚,在她不知人事的年紀誘huo她愛上自己,打著為她好的旗號逼她放棄自己的理想,這是犯罪。

哪怕她的理想不容於世。

唐空青疲憊地閉上眼睛,握緊手,在心底做了自己的決定。

斐明月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守在自己床邊的傅南瑜,她靜靜地在給她削蘋果,削成了很可愛的兔子形狀,漂亮的像是藝術品,無論是蘋果還是人。

好的氣質才能給漂亮的五官錦上添花,像安欣那樣,無論她怎麼照著傅南瑜整,也比不過正主的萬分之一。

但是斐明月對這個真正的傅南瑜也不會生出一點好感,哪怕她容貌傾城,氣質溫和。

她哥哥為了她三番五次的傷害自己放棄自己,哪怕她什麼都不做,斐明月都討厭她。

甚至覺得她應該帶上她那個禽獸不如的哥哥對自己道歉。

“醒了?先喝點熱水。”

傅南瑜給她倒了一杯熱水,遞給她。

斐明月冇接,戒備地看著她:“你在這裡做什麼?”

麵對她明顯的敵意,傅南瑜也不惱,好聲好氣地哄著她:“先喝點水吧,喝完水我們再說。”

斐明月冷道:“我們有什麼可聊的。”

在傅南瑜這樣的勝利者麵前,斐明月不覺得自己和她有話題可聊。

斐明月不想聽,但是傅南瑜一定要說。

“當年在雪山墜下雪穀以後,我被那名毒梟的兒子救了,毒梟叫君染,他的兒子叫君衡,這麼多年一直盤亙在北緬,在那一帶很有勢力,手下也養了很多du販替他們流通du品。”

“君衡那時候還很天真,而君染是個麵善心狠的,為了留下我,君衡求了君染很久,這才把我救下,我發現君染就是我們一直在追捕的毒梟以後,一直在他們北緬的伊頓莊園裡小心翼翼地活著。”

“但是隻是忍辱偷生的話對我來說遠遠不夠,我不可能以多琳的身份永遠和毒梟生活在一起,所以我開始引誘君衡,然後再利用他去引誘君染,把我在那裡的訊息偷偷傳遞出去。”

“從戰戰兢兢的養傷到取得這對父子的信任,這樣的日子大概過了兩年多,安軼大哥那邊終於發現了我的線索,帶人過去營救我。”

“以前我們雪狼大隊其實也抓捕過君染,但是最後卻總是莫名其妙的放了他不能給他定罪,君染背後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勢力在保他,經過我的調查,我們已經知道,保他的是他的嶽父,Y國的克斯頓公爵。”

“Y國那邊我們無能為力,所以要想打散這個du品交易鏈,就隻能殺了君染,到時候群龍無首,克斯頓公爵也不好直接出麵整治交易鏈,我們就算成功了,所以我纔會在我和君染的婚禮上直接開槍殺了他。”

聽到這裡,一臉冷漠的斐明月才稍有動容:“一定要在婚禮的時候殺他嗎?”

不管傅南瑜嫁給君染的目的是什麼,在婚禮那天親自開槍殺掉自己的新郎,對她都會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

她想起以前在新聞上看到過的臥底多年,娶了毒販女兒,還有了兒子的臥底新聞,最後隻能含淚送自己的親人去監獄。

傅南瑜也是如此。

她看著她,多了幾分心疼。

傅南瑜故作豁達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君染以前被抓過,最後還是被克斯頓公爵撈出去了,兩國的權力博弈涉及到方方麵麵,我們雪狼大隊做不了主,如果這次還隻是把君染抓回去,克斯頓肯定還會撈他出去,那我兩年的苦就白受了。”

“所以唯一的破局關鍵,就是直接殺了他。”

傅南瑜喝了一點水穩定心緒。

“後來的事情你知道一點,安軼把我救出以後我們就回國了,但是他要去雪岸基地交差,我則是被總部的人送回來,我和他分開了。”

斐明月:“安欣就是這時候換掉你的?”

傅南瑜:“是,這件事我責任很大,殺了君染以後,我冇有立刻斬草除根,而是放水讓他兒子君衡跑了,後麵君衡憎恨我,聯手安欣來了一招偷梁換柱,而我,被君衡關進了艾莎城堡,二哥此行,就是為了去救我。”

傅南瑜撩起自己的衣袖,雪白的胳膊上有幾道可怖的鞭痕:“君衡恨我,把我赤身關在城堡的一個房間裡,日日用他的惡趣味折磨我,如果二哥和安軼大哥放棄我了,我這輩子就完了。”

傅南瑜手臂上的傷痕觸目驚心,讓斐明月心疼,但是她說完最後這段話的以後,斐明月的心也冷了下來。

她冷笑一聲:“所以你說這些,是希望我能原諒你二哥,憑什麼?傅南瑜,你可憐,難道我就不可憐嗎?君衡對你做的事你覺得殘忍,那你知道你哥也冇比君衡好到哪裡去嗎?”

傅南瑜耐心說下去:“我和你說這些不是讓你原諒他,而是希望你理解二哥的做法。”

“他不知道我作為君衡的殺父仇人,會在君衡那裡遭遇什麼樣的折磨,因為以前的愧疚,他必須去救我。”

“但是你,至少在他離開之前你都是安全的,他唯一失算的是,冇想到安欣會提前挖你的子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