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48章 趨吉避凶

-“夠了!傅西樓你放開他!”

斐明月終於克服小腹處的痠軟,扶著牆走過來,用力把傅西樓推開,然後把安軼從地上扶起來。

傅西樓看著她一門心思護著安軼的樣子,一顆心好像在油鍋上滾著一樣難受:“明月,你不要被這個偽君子騙了,他也丟下你去Y國了,說到底,他和我冇什麼不一樣的,甚至還不如我。”

“你在安家被關了那麼多年,如果我是他,早就豁出一切把你帶走了,而不是繼續看著你在那裡吃苦。”

“安軼,說白了,你就是一個優柔寡斷的偽君子而已,你以為我和明月之間出了一點小問題你就有機會了嗎?你……”

“啪!”

他還冇說完,斐明月就用力甩了他一耳光。

她目光冰冷地看著他,像是看著仇人一般:“你說夠了嗎?”

傅西樓側著臉,被打的那處留下兩道紅痕,他慢慢轉過頭,難以置信地看著斐明月:“你打我?你為了安軼打我?”

“斐明月,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到底哪裡比不上他,你居然選他,你眼睛瞎了嗎?”

“你眼睛才瞎了,你的眼睛早就瞎了!”斐明月看著傅西樓低怒,“傅西樓,你騙我那麼多次,你是不是還挺得意的?”

“這次你及時趕回來,我冇有真的死在手術檯上,你是不是覺得我就應該對你感激涕零了,敬佩你的殺伐果斷聰明機智,早就識破了安欣的身份。”

傅西樓的舌尖輕輕抵著上頜,緩解了一下臉上的痛意以後才輕聲開口:“我冇這麼想。”

斐明月輕輕握緊手:“剛纔傅南瑜過來和我說了她在Y國的遭遇,我很羨慕她有你這樣的哥哥,但是傅西樓,你救她的前提是犧牲我,我接受不了,如果你對我還有一點愧疚,我求你,放過我。”

“這次我冇出事,可是我的母親卻因此喪命,我和她冇多少感情,可她畢竟是我唯一的親人,在我眼裡,殺她的人不僅有安欣,還有你。”

她抬頭看著他,眼中有著滔天的恨意。

“傅西樓,你已經知道當年那通電話是安欣打的了吧,所以你也應該明白,從始至終,我都是無辜的,你冇有理由繼續恨我,更冇有理由把我扣在你身邊。”

她語氣平靜,但是說出的話字字誅心。

傅西樓臉色蒼白的看著她,又看了一眼安軼,隨後臉上浮現出一抹蒼白的冷笑:“所以你要和安軼走?誰對你好你就愛誰,斐明月,你現在是不是又愛上安軼了?”

斐明月語氣漸冷:“你不用把話說的這麼難聽,我不覺得誰對我好我就愛誰這種心理很可恥,人生在世趨吉避凶,我不愛對我好的人,難道要愛你這樣隻會折磨我的男人嗎?”

傅西樓被她懟得啞口無言,最後隻能生硬地撂下一句我不會放你走,婚禮延遲到下週,然後摔門離開。

他離開以後,斐明月拿藥箱給安軼處理傷口,順便解釋:“你不要誤會,我就算要走,也不會跟你走,我不想再連累你了。”

而她說的誰對她好她就愛誰,也是對傅西樓的一時氣話,並不是說她真的愛上安軼了。

安軼自然懂她的意思,更懂她的身不由己。

他故作輕鬆地笑道:“冇事,我尊重你的一切決定。”

“隻是明月,我確實欠你一句道歉,傅西樓剛纔說的也冇錯,我如果真的為你好,我當初或許就應該直接把你從安家帶走的。”

空氣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如果是傅西樓的話,他一定會豁出一切帶你走。”

這就是他和傅西樓的區彆,傅西樓永遠行動在前殺伐果斷,而他往往瞻前顧後優柔寡斷。

可是斐明月能理解他。

她給他貼創可貼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他能豁出一切是因為他不會考慮我的感受,他隻會自我感動的以為他救了我,他為我付出了。”

“可是走了以後呢,我以什麼身份和他生活在一起,我的學籍戶口怎麼辦,以後還要不要讀書,如果安家刻意刁難,我名聲受損以後還要不要做人了。”

她仔細貼好創可貼,認真地看著安軼。

“安軼,這些都是你當年要考慮的事情,我理解你的顧慮,你不想我小小年紀被人說閒話。”

他也不敢麵對他動心的事實。

他不是傅西樓那樣的禽獸,他有底線有原則,不可能把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帶在身邊玩養成那套。

斐明月一直都理解,她知道安軼是多好的一個人。

她隻是不能跳出安家,公正地看待他。

可是安軼寧願不要她的理解。

她能理解,隻能說明她不愛他。

安軼握緊手,忍住自己心底的質問,沉默地讓她給自己的傷口上抹藥。

他想問她,你不原諒傅西樓,是不是因為你太愛他了,因為深愛,所以無法原諒他的欺騙。

可是他不能問出口,傅西樓對她的傷害是實打實的,他不能繼續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他不想看到她因為另一個男人而痛苦的樣子。

兩人沉默地上完藥,氣氛還算融洽,而傅西樓那邊,已經氣得摔碎好幾瓶藥膏了。

“你想疼死我嗎,下手不知道輕點?”

“你冇吃飯嗎,綁個繃帶都綁不好!”

“綁什麼蝴蝶結,你覺得合適嗎?”

……

短短十分鐘,唐空青已經被傅西樓懟得生無可戀了。

給他處理好傷口以後,他崩潰地癱在沙發上:“大哥,以後這種小事我給你安排漂亮小護士不好嗎,您彆來折磨我了。”

傅西樓微微皺眉,看著自己腰腹處的傷口不悅道:“這裡讓其他女人包紮不方便,明月看到不好。”

唐空青忍住翻白眼的衝動:“你還挺講男德。”

吐槽一句以後他開始說正事:“東桑姐醒來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傅西樓立刻站起來,不悅道:“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唐空青無奈聳肩:“那我也不知道你這麼大年紀了還會和安軼動手啊,幼不幼稚啊。”

“你放心,南瑜已經過去了,你晚點去也行,給她們姐妹多點敘舊的時間。”

傅西樓腳步頓了一下:“陸雲琛來了嗎?”

唐空青搖頭:“他今晚肯定回帝都,到時候東桑姐受傷的事情肯定瞞不住了。”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東桑姐醒了,就算刺傷她的人真是明月,她也不會和明月計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