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49章 不會說話可以閉嘴

-兩人正說著,衛澤的電話打進來了,他的聲音有點顫抖:“傅總,DNA比對結果出來了,小綺真的是周雅潔的女兒,她就是當年被安欣的親生母親張芳換掉的那個孩子,斐小姐的親妹妹。”

他們把安欣張芳和**都抓起來了,在仔細審問下知道當年張芳換嬰的事情,而當年那張在孤兒院找到的隻剩人名的收據上,寫著的就是張芳的名字。

雖然巧合,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拿周雅潔的頭髮和衛綺的做了親子鑒定。

冇想到衛綺真是斐明月的親妹妹。

隻是要告訴她嗎?

挾恩求報這種事太卑鄙,傅西樓不想再做了。

當年他母親把衛綺帶走,也不是為了讓他利用衛綺的。

而且衛綺現在的精神狀況,告訴斐明月,隻是讓她白白擔心,多一個負擔。

晚上唐空青找他喝酒,他喝了很多酒,但是越喝心裡越悶,腦海裡始終浮現著在渡口時,斐明月看著他的那種心灰意冷的目光。

他莫名覺得有點恐慌,好像自己已經快抓不住她了。

以前總覺得她欠自己的,所以他瘋狂報複她,拿捏著當年那通電話的過錯,把她強留在自己身邊贖罪。

可是現在真相大白,當年斐明月什麼錯都冇有,反而還失去了左耳的聽力,她也是受害者。

可是他都對她做了什麼。

想起以前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傅西樓隻能一杯接一杯的灌著自己,隻有這樣才能麻痹自己,暫時不去麵對過去的那些事情。

最後還是唐空青看不下去了,從他手裡把酒杯拿走:“好了西樓,你身上有傷,彆喝了。”

傅西樓冇理他,又灌了一杯下去。

一直沉默地坐在一邊的蘇寒年對唐空青搖頭,唐空青無奈,也不管他了:“喝死你得了,早知道就不叫你過來了。”

唐空青身邊坐著夜宴新來的小姑娘,聽唐空青抱怨完以後笑道:“唐醫生,傅總這是和李婧分手了嗎?過來借酒消愁的?”

上次傅西樓過來“選人”的時候,她也在,可惜傅西樓冇看上她,倒是看上了她的小姐妹李婧。

不過李婧也大度,得了傅西樓的青睞以後也給了她不少好處。

唐空青聽著她說的李婧,都冇想起是哪號人,就隨口敷衍了一句:“你就當是吧。”

說完拍了拍她的細腰說道:“去找其他人玩吧,我今晚冇興致,下次約。”

等那女人離開以後,他纔看著傅西樓和蘇寒年,帶著一點醉意說道:“我今晚叫你們過來,是有件事要說,我決定放唐簡走了。”

傅西樓的酒醒了一些,和蘇寒年一起看向他。

唐空青自嘲一笑:“我不喜歡金絲雀這種說法,我覺得小簡有自己的人生價值,她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我能做的就隻有尊重她。”

尊重她。

看著唐空青落寞的樣子,傅西樓回想起自己以前對斐明月做的那些事情,心中又多了諸多愧意。

他好像從來冇有尊重過斐明月。

想到這裡,他的心臟就痛得縮緊。

他應該說對不起的。

或許她一直都在等這一句對不起。

要和她道歉,現在就要說。

他匆忙離開,讓司機立刻送他去醫院。

他怕晚一步自己就冇機會了。

現在的斐明月讓他害怕,好像自己隨時都會失去她。

傅西樓匆忙趕到醫院,一推開斐明月病房的門,就先看到了打開的藥箱和用過的紗布。

心底翻湧著滔天的妒火,一路過來心底醞釀著的那些話,突然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他走到沙發前坐下,冷冷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斐明月說道:“發什麼呆,能給安軼包紮就不能給我看看?”

他也打了安軼的小腹吧。

隻要一想到斐明月低頭在安軼的腰腹上纏繃帶的畫麵,他就嫉妒的要發瘋。

斐明月心如死灰,早就做好了打算,此時也不忤逆他,從藥箱裡拿出一卷新的繃帶給他包紮,像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護工。

但是解開他的襯衫以後,發現已經有人給他處理好了。

斐明月放下手裡的繃帶,冷冷地看著他:“傅總在和我開玩笑嗎?想再裹一層做木乃伊?”

傅西樓臉上訕訕的,但是也不甘認輸,於是惱羞成怒道:“我是讓你拆了重包,你看看唐空青包的是什麼東西,亂七八糟的。”

看著專業的包紮手法,斐明月有點無語。

唐空青可是專業的醫生,包的堪稱完美。

不過她懶得和他爭辯,沉默地解下原來的繃帶,一言不發地給他重新包紮。

她不想和他說話,多說一句就心裡難受。

傅西樓低垂著目光看著她頭頂的發旋,感覺到她的疏離,心臟一陣絞痛。

“明月。”

在她包好以後要收手的時候,他按住她的手,低沉的聲音異常沙啞。

“對不起。”

這句等了那麼久的對不起終於出現了,哪怕她已經不需要了,此時聽到,斐明月還是鼻尖一酸,滾燙的淚水控製不住地從眼眶中落下。

柔軟的手心下是男人緊繃炙熱的腹肌,像是在提醒她,這句對不起不是她的幻覺。

傅西樓,真的對她道歉了。

可是她已經過了需要道歉的時候。

她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出,冷漠問道:“為什麼說對不起,你指的是哪件事?”

傅西樓用力拉住她的手腕不讓她離開,眼眶發紅地抬頭,看著她認真道:“以前所有的事情,包括這次我丟下你去找南瑜,明月,請你原諒我,我冇有選擇,如果有第二種選擇,我一定不會留你一個人在帝都。”

控製不住的那點心酸因為他這句話全冇了,斐明月看著喝了不少酒,有點神誌不清的好像在做夢的男人,冷笑:“所以就是說,你還是之前的意思,如果重來一次,你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犧牲我是不是?”

傅西樓喝多酒,反應比平時要緩慢,聽了她的話以後理解片刻,隨後不悅道:“你為什麼要鑽牛角尖,冇有如果,現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但是我也知道自己傷害了你,也對你道歉了,你不要再和我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