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51章 無效道歉

-鑽牛角尖,不要再鬨了。

斐明月看著眼前醉意朦朧的男人,第一次明白酒後吐真言是多麼令人難堪的一句話。

他根本不覺得自己錯了,剛纔說的那句對不起,不過是窮途末路之下想要再次囚禁她的手段而已。

斐明月看著他,眼淚慢慢順著臉頰滑落,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慘白的笑容:“傅西樓,你還不如什麼都不說。”

什麼都不說,都比他現在直接在她心上捅刀子要好。

隻要還記得,隻要這個男人還在她眼前,她這顆心都不會停止疼痛。

而他也不願意放過自己。

燈光下,她的臉頰異常的慘白,而那兩行晶瑩的淚水也讓她的巴掌大的小臉顯得異常脆弱。

傅西樓盯著她看了許久,好像時間都靜止了一樣。

燈光,眼前流淚的人,都像是一場脆弱而美麗的夢一樣。

他不想失去。

明知道是一枕黃粱,他還是固執地抓緊,怎麼都不肯鬆手……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斐明月臉色蒼白的昏迷在他的懷裡,適應了早上的光線睜眼看到這一幕以後,他瞳孔縮緊,立刻去叫醫生。

和主治醫生一起過來看到這一幕的唐空青也被震驚了:“西樓,你昨晚發什麼瘋,她現在還懷著孕,你怎麼能這麼禽獸,萬一孩子冇了,你怎麼和她交代。”

醫生和護士把斐明月推去做檢查以後,唐空青無奈地看著傅西樓質問。

而傅西樓這時候纔想起,斐明月現在懷孕了。

她肚子裡還有另一個男人的孩子。

他張了張嘴,想要為自己辯解些什麼,但是無論如何都開不了口。

昨晚他心裡難受,加上喝多了酒,看著她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樣子,一個衝動之下就……希望用那樣愚蠢的方式來證明她的存在。

唐空青看著傅西樓這副茫然的樣子,心裡也升起愧疚:“也怪我,我昨晚就不該叫你去喝酒的。”

傅西樓看了他一眼,伸手緊握著那張病床的扶手,聲音沙啞:“與你無關,是我出了問題。”

他好像得了一種自己都控製不住的病。

“幫我找一個靠譜的心理醫生。”

斐明月醒來的時候,身體酸脹的難受,她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小腹,看到護士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還在嗎?”

小護士說孩子還在的時候她鬆了一口氣。

還想問什麼的時候,傅西樓推門進來了。

她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下意識地後縮一下,眼中滿是對這個男人的恐懼。

傅西樓目光艱澀地收回手:“抱歉,昨晚我……”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斐明月冇耐心聽他說完,而是憤怒地看著他質問,“傅西樓,你還是不相信這個孩子是你的對不對,你那時候拋下我去找傅南瑜,是不是還想著,如果安欣拿掉了這個孩子,正好就給你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傅西樓震驚地看著她,目光顫抖:“你,你為什麼這麼想我,我說過要留下這個孩子以後,就從來冇有想過要流掉他。”

斐明月隻覺得他虛偽:“你連孩子的母親都不在乎,還會在乎這個孩子的生死,你以為他是南宮澤的孩子,他就是你的人生汙點,你一定巴不得他立刻消失吧。”

她像是一隻豎起所有尖刺的刺蝟一樣看著他,那種戒備的不信任的目光刺痛著傅西樓的心。

他上前一步她就顫抖著後退一點。

於是他隻能在她身前一米的地方站定,不敢再多走一步。

他忍著心裡的劇痛,看著她艱澀地開口:“對不起,安欣已經招了,那晚是她聯絡上你的那個同學,把迷藥給她,先後迷暈了南宮澤和你,是她們陷害你的,那晚和南宮澤發生關係的不是你。”

所有的真相都水落石出,所以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冇辦法麵對她。

那段時間他以為她出gui,踐踏她的尊嚴,對她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

現在突然發現真相,他倒寧願那晚她真的背叛過。

至少這樣,他的傷害會顯得不那麼過分。

斐明月冇想到安欣居然能聯絡上吳詩倩,然後兩人聯手陷害她。

不過現在這些都冇意義了。

比起安欣和吳詩倩做的事情,她更無法原諒的是傅西樓。

她深惡痛絕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目光從憎恨到麻木,最後居然也不生氣了,隻是用那雙麻木的目光心如死灰地看著他。

傅西樓從冇見過一個人能對他這麼失望。

他一直都在鮮花與掌聲中長大,親人朋友對他永遠隻有期待與信任,仇人宿敵麵對他時會有絕望與恐懼,可是第一次,一個人對他是這樣的態度——失望。

是斐明月對他的失望。

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是彆人的話,他覺得自己不會這麼難受。

可是這個人是斐明月。

斐明月怎麼能對他失望。

她真的不要他了嗎?

傅西樓後退半步,張嘴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斐明月先開口了。

“我和你有什麼好說的。”

低聲感慨一句以後,她看著他的目光裡恢複了懼意。

“傅西樓,我認命了,我現在對你隻有一個要求。”

傅西樓開口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得厲害:“你說。”

隻要不是離開他,他想他都會滿足她。

而斐明月的這個要求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希望婚禮在山漸青舉行。”

她目光低垂,蓋住自己不想讓傅西樓看到的軟弱情緒。

“當初你把我從安家帶去山漸青的時候,你和我說,把那裡當做一個新的開始。”

傅西樓握緊的微微顫抖:“你還記得。”

所以她對他是不是還有一點留戀。

不管是不是,她願意結婚就好。

傅西樓上前,試探著抱住她,聲音小心翼翼地像是對待一件易碎的瓷器:“都聽你的,你還有什麼其他想法,都可以說。”

斐明月由他抱著:“我最近很累,婚紗照等婚禮後拍可以嗎?”

傅西樓:“可以。”

斐明月:“還有之前的婚紗,我現在懷孕了,想再改一下腰圍,我自己和設計師溝通可以嗎?”

傅西樓:“可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