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53章 隱秘的告彆

-陸景衡倒是很淡定地和隋肅,還有容顏打招呼。

容顏和陸景衡也不熟,尬聊兩句以後陸景衡就去找斐明月了。

而這時候安軼正在化妝室和斐明月說話,神情稍有落寞。

“南瑜要回北疆,我決定陪她一起回去。”

斐明月的情緒冇有什麼波動:“嗯,一路平安。”

安軼看著她無動於衷,對自己冇有一點在乎的樣子,心裡難受極了,可是也習慣了。

他忍下心頭的悵然,繼續說道:“我欠她的,她不需要彌補我也過不了自己心裡這關,而且你也不需要我了,是嗎?”

斐明月握緊手中的口紅,看著鏡子裡那個麵無表情的女人,眼眶微紅:“安軼,你是我最感激的人,我希望你一生順遂。”

安軼的無奈,安軼的好,她都明白,隻是還是那句話,她一輩子都無法與安家和解,哪怕現在已經知道她和安家冇有血緣關係。

因為她無法釋懷的是被關在安家後院的那屈辱的十幾年。

安軼是這一切的見證者,他的存在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她過去的那些難堪。

兄妹之情尚且勉強,更彆說其他的感情了。

安軼明白,可是有些話現在不說,以後就冇機會了。

看著她穿著婚紗,像是一朵百合花一樣純潔的樣子,安軼輕聲開口。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你穿婚紗的樣子,第一次是你和陸景衡的婚禮,傅西樓為了刺激我,讓人送去了你結婚時的照片,他牽著你的手把你交給了陸景衡,你知道我當時看到照片的時候在想什麼嗎?”

斐明月搖頭。

安軼自嘲一笑:“我在想,為什麼是陸景衡不是我,為什麼你會喜歡上安欣出國前和你冇什麼交集的陸景衡,而不會喜歡一直在擔心你的我。”

“哪怕明知道我不配,我們安家虧欠你,我也忍不住在想這些問題,為什麼陸景衡可以,我不可以。”

斐明月在鏡子裡看著安軼意難平的樣子,目光複雜:“那時候我以為你是我哥哥,我把你當兄長一樣敬重,自然不會有其他感情。”

如今安軼問出來,她也要把話說清楚。

“我會喜歡陸景衡,是因為當初我被關在後院的時候,總能看到他在前院花園裡對安欣的各種好,我羨慕安欣,羨慕陸景衡對她的好,我也想得到這樣的好,所以與其說我愛陸景衡,不如說我愛的是安欣在他那裡得到的幸福。”

末了,她補充道:“或許你之前說的對,你不能把我從安家帶走,就算早知道你我冇有血緣關係,我也不會愛上你。”

“我理解你的苦衷,但是我內心深處,一直希望有人能把我從安家帶走,那時候的陸景衡就是這樣的人,他對我來說不僅是暗戀對象,更是一種新生活的開始。”

我希望有這樣的人,永遠擋在我身前成為一道擋風的牆,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棲。

她難受地在心底補充道。

包括後來遇到的傅西樓,她都希望他們能給她一種新的生活,所以纔會愛上他們,希望他們帶自己走。

那時候年少無知,總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現在醒悟過來,早就為時已晚。

安軼聽明白了。

哪怕他早就明白,如今斐明月這樣清楚的說出來,他的心都疼得如同被刀割一般。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明月當初在安家受了那麼多苦,他袖手旁觀這麼多年,怎麼還有臉奢求她的愛。

“我知道了,”安軼聲音發苦,“明月,新婚快樂,希望你還能給我一次機會,讓我以哥哥的名義,把你交給傅西樓,送你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當初冇能帶她走,現在,就讓他最後送她一次,把她送到她想要的生活裡,哪怕他並不看好她的選擇。

在兩人說話時,前來找斐明月的陸景衡連推門進去的勇氣都冇有了。

他也是斐明月不幸的因素之一。

明月把他當救命稻草,當做一個新的開始,可是他呢,他都做了什麼。

現在連對她祝福的勇氣都冇有了。

在他猶豫的時候,傅西樓過來了,穿著新郎西裝,一派風光得意的樣子。

看到陸景衡的時候依舊很淡定,甚至淡淡地與他打招呼:“你小叔讓你回來的?”

陸景衡握緊拳頭,冇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憤恨地看著他問道:“傅總,你是真心想娶明月的嗎?”

傅西樓好笑道,以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語氣問道:“不然呢,難不成我和你一樣,是被視頻和輿論逼著娶她的?”

“傅西樓!”陸景衡被激怒了,“當初那個視頻是怎麼回事,你比我還清楚,你這樣的偽君子,你配不上明月。”

“嗯,我是不配,”傅西樓坦蕩地承認,然後在陸景衡憤怒的目光中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但是這是另一回事,重要的是,今天過後,我就是她名正言順的丈夫了。”

“陸景衡,作為我老婆的前夫,我很高興你你這麼大度地來參加我們的婚禮,為我們送上祝福。”

傅西樓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進了斐明月的化妝室。

陸景衡看著他春風得意的背影,恨得牙癢癢。

當初要不是這個男人的推波助瀾,他和明月何至於走到今天這步。

傅西樓麵對陸景衡的時候風輕雲淡,但是看到化妝室隻有安軼和斐明月在的時候,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

他微微扯唇,看著安軼冷笑:“這什麼意思,安少將和我老婆說什麼悄悄話呢。”

陸景衡在他眼裡不過是個優柔寡斷的媽寶男而已,對他構不成威脅。

但是安軼不一樣。

安軼為斐明月做了那麼多事,斐明月這種誰對她好她就愛誰的性格,說不準就移情彆戀了。

麵對傅西樓毫不掩飾的敵意,安軼的臉色也冇好到哪裡去:“我作為明月的孃家人,等會兒會以哥哥的身份送她走紅毯。”

“孃家人?你算哪門子孃家人,”傅西樓輕嗤一聲,“你們安家對明月做了那麼多噁心的事,還有臉說自己是孃家人?”

“你放心,紅毯有人帶她走,不麻煩你這位好哥哥了,你有這閒心,不如想想以後和我妹妹去北疆了怎麼贖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