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54章 世間再無斐明月

-“南宮澤的爺爺,你上次見過的,就是南宮甫老爺子,他認你做乾孫女了,還給你添了嫁妝,讓他以長輩的身份帶你走紅毯吧。”

安軼被傅西樓懟走以後,傅西樓幫斐明月挽著長髮,看著鏡子裡那個麵如皎月的女人說道。

斐明月的神情有了一絲動容:“什麼時候的事。”

傅西樓:“今天早上的事,他直接帶著嫁妝過來了,這時候纔來,估計是怕我們拒絕,他當年和你奶奶好過一場,到老了想把你當個寄托,你彆推。”

斐明月心情複雜:“你看著辦吧。”

老爺子對她奶奶的態度,她早就猜測過兩人好過,現在傅西樓說出來也不驚訝。

隻是可憐老爺子一片癡心,希望老人家今天彆被嚇到。

溺水之人自身難保,已經無法再顧及他了。

看著鏡子裡清澈端莊的女人,傅西樓有一種很不真實的錯覺。

明明婚禮都要開始了,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好像抓不住她一樣。

“媽,媽媽。”

兩相沉默之時,一道軟糯的聲音出現,一個穿著的小西裝的小肉糰子爬了過來,像是一隻小熊貓一樣可愛。

斐明月死寂的目光裡終於多了一點亮色,立刻對小傅謹招手,讓小傅謹自己爬過來。

她的婚紗層層疊疊的堆著白紗,走路不方便。

傅西樓見狀,直接提溜著小奶娃的後衣領,提袋子一樣把他放在斐明月麵前,在斐明月要抱他的時候開口阻止:“他衣服都爬臟了,你看看就好,彆動手抱了,婚紗弄臟了不吉利。”

不吉利纔好。

斐明月冷冷地在心底說了一句。

不過已經這時候了,她不想再和傅西樓有爭端,就拿著一邊的零食品投喂小傅謹,逗他笑。

小傅謹抱著桌子腿咿呀咿呀地說著斐明月聽不懂的話,雖然聽不懂,但是光是看著他,斐明月就覺得很幸福了。

她很喜歡傅謹。

看著斐明月臉上久違的笑容,傅西樓的心裡有一股暖流湧動,就在他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衛澤過來找他:“傅總,您怎麼還在這裡,閣下來了,大小姐讓你過去一趟,他事情多,和三小姐喝完酒就要走了。”

閣下是抽時間過來看傅南瑜,在傅西樓大喜的日子順便安撫傅家的,傅家的犧牲與傷痛,他必須過來安撫。

而傅西樓也必須過去應下。

斐明月作為新娘,婚禮還冇開始,不方便現在就出去,傅西樓就一個人去了。

臨走前他看了一眼正在逗小傅謹的斐明月,心底一片柔軟,想著今晚一定要把真相都告訴她,她那麼喜歡傅謹,一定會原諒自己的。

臨走時,他這樣想。

但是婚禮上出現了誰都想不到的意外。

在新娘新郎宣完誓以後,上一秒與傅西樓互許終身的斐明月,下一秒在與傅西樓熱吻之時,猝不及防地從層層疊疊的白紗中掏出一把匕首,刺向了傅西樓的心臟,全場嘩然。

“西樓!”

“二哥!”

“明月,你做什麼!”

在眾人的驚疑聲中,斐明月用力推開胸口流血,目光震驚而悲痛地看著她的傅西樓,轉身朝後麵的懸崖上跑去。

離她最近的伴娘容顏預感不妙,立刻追了上去:“明月!明月你回來!”

安軼和陸景衡也立刻追過去。

可是在把婚禮場地安排在山漸青的時候,斐明月就已經計劃跳海了。

他們反應再快也救不下一個想自殺的人。

等容顏追到還剩幾米距離的時候,看著已經穿著婚紗站在懸崖邊的斐明月,她已經不敢再上前了,隻能顫抖著喊著斐明月的名字:“明月,你冷靜點,不要做傻事好不好。”

安軼也追了過來,心臟緊張地提起,聲音也因為緊張害怕變得沙啞發緊:“明月,明月你有什麼委屈和我說,我一定會幫你的,隻要你願意,我帶你走,這次我一定帶你走。”

他現在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斐明月明明那麼憎恨傅西樓,卻還是要和傅西樓結婚。

因為她早就計劃好要在婚禮這天和傅西樓同歸於儘了。

陸景衡也過來了,看著眼前這抹在風中搖曳的潔白身影,心如刀割:“明月,你彆做傻事好不好,我這次回來就是希望看到你得到幸福的,你和誰在一起我都祝福你。”

哪怕是被她刺了一刀,正中要害的傅西樓,也紅著眼,在傅南瑜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地過來,聲音虛弱地著急道:“明月,你根本冇想過真的嫁給我是不是?你不想嫁給我,為什麼不直接和我說,而是用這種方法報複我?”

“你冷靜點好不好,你不要這樣報複我,明月,我求你,我求你了好不好……”

傅西樓捂著流血的位置,用疼痛刺激自己清醒一點,他不能暈過去,他怕他一閉眼就再也見不到明月了。

斐明月還是第一次見到傅西樓這樣狼狽的樣子。

看著陸景衡和傅西樓著急狼狽的樣子,她覺得有點諷刺,突然想起一句話,“當你死後,全世界都愛你”。

多可笑,她想得到的在乎,隻有等她死了以後才能得到。

眼前的一切漸漸變得模糊,她看著狼狽的傅西樓,看著他被血染紅的胸膛,淚水漸漸控製不住地掉落下來:“傅西樓,你從此就不欠我了,黃泉路上,我們不要再見。”

說完,她轉身一躍,一道潔白的身影,雲一般的墜入了波濤洶湧的海水之中……

“明月!”

傅西樓聲嘶力竭地叫著她的名字,推開傅南瑜,跌跌撞撞地就要隨她一起去,還是作為伴郎的蘇寒年和唐空青及時拉住了他,防止他自尋短見。

唐空青文弱拉不住他,可是蘇寒年是練家子,受了重傷的傅西樓怎麼都掙脫不開,隻能像是一隻困獸一般地看著海水吞噬掉斐明月的身體,聲嘶力竭地叫著她的名字:“明月,斐明月!”

斐明月,你回來。

你有什麼資格去死,我不同意,你怎麼敢去死。

意識裡那張蒼白的小臉漸漸模糊,傅西樓隻覺得天崩地裂,他的整個世界都一下崩塌了,好像失去了所有活下去的力氣。

這是他們的窮途末路,她含恨而終,他痛失所愛……

是的,等她離開了,他纔看清晰,一直以來都存在的那份,對她的獨一無二的感情。

可惜為時已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