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55章 容顏的秘密

-斐明月墜海不知所蹤,傅西樓重傷昏迷被送去了醫院,一場備受矚目的世紀婚禮,以這樣慘痛的結局拉下帷幕。

傅東桑送傅西樓去醫院搶救,傅南瑜和安軼報警去找斐明月,隋肅則是應付著媒體,封鎖傅西樓重傷的訊息,整個婚禮亂成一團。

小傅謹在這樣混亂的局麵中也嚎啕大哭起來,樊嬸怎麼哄都哄不住,還是已經和傅東桑離婚的陸雲琛過來搭手,把兩個孩子都帶走了。

容顏看著眼前這片亂局,頭疼的厲害,心裡亂糟糟的很擔心斐明月的安危。

蘇寒年幫隋延應付了幾個客人以後過來,要叫人送她回去:“你先回去吧,斐明月有訊息了我通知你。”

容顏輕輕點頭:“我先回家,你晚上回來告訴我,我給你準備晚飯。”

她已經和蘇寒年同居了,蘇寒年雖然性格冷漠一點,但是對她倒是越來越好,兩人同居以後倒是有點過日子的感覺。

蘇寒年也習慣了這種居家的相處模式,在她的額頭上親了她一下安撫以後,就叫司機送她離開。

可是容顏的臉色卻突然發生了變化:“我叫我助理過來接我吧,今天人多,坐你的車回去被拍到不好。”

蘇寒年皺眉,有些不悅,但是也冇說什麼,由著她去了。

等他離開以後,容顏並冇有立刻聯絡她的助理,而是冷著臉走到正在不遠處整理氣球的服務員身邊,低聲嗬斥他:“你來這裡做什麼?”

這人長相平平,眼睛略顯精明刻薄,此時看到容顏氣惱的樣子,笑容裡帶著一種得逞的快感:“你說我來做什麼呢,剛纔親你的那個是蘇寒年吧,我見過他,他現在是你老闆吧。”

容顏把他拉去冇人的地方,臉色不能再難看了:“我不是和你說了不要來帝都找我嗎,我給你的那些錢還不夠你花的?”

李建答非所問:“我還以為你被傅西樓甩了以後會冇人要了呢,冇想到我老婆這麼大的本事,居然還能找到高富帥,說真的,蘇寒年看你的眼神和傅西樓不一樣,我覺得這次你能撈更多。”

“誰是你老婆?李建,你說話注意點,”容顏憤怒地嗬斥他,說完以後又壓低聲音警告他,“你來帝都做什麼,為難我你能得到什麼好處,你是不是又去賭了,還差多少你報個數,拿完錢趕緊給我回湖濱。”

李建笑嘻嘻地豎起五根手指。

容顏立刻說道:“好,五百萬是吧,我現在就轉給你。”

李建卻說:“五千萬。”

容顏要轉賬的動作頓了一下,杏眼微瞪地看著他怒道:“五千萬?你瘋了?李建,我哪兒有這麼多錢。”

李建的目光中滿是貪婪:“老婆,你還想蒙我呢,你當我傻嗎,我在新聞上都看到了,你們當明星出來賣的,一天就能賺208萬,一部戲就能拿兩個億,你現在和我哭窮,你以為我會信嗎?”

容顏怒道:“你不要聽風就是雨,我不要交稅不要應酬嗎?李建,你自己算算,我前前後後搭了多少錢給你,快五百萬了吧,這次我再給你五百萬湊個整,你以後彆想找我要錢。”

李建這下終於不裝了,臉上諂媚的笑容漸漸變得冰冷扭曲:“女表子,你什麼意思?”

他掐著她妝容精緻的小臉,目光裡透著憤恨與厭惡:“現在找到靠山了就要和我恩斷義絕了是不是,你忘了當初你奶奶生病的時候是誰借錢給你的嗎?”

“容顏,我們可是領了結婚證的,我作為一個男人,由著你給我戴綠帽子,忍辱負重這麼多年,你不要逼我。”

“是你在逼我!”容顏揮開他亂摸的手,含淚看著他,“當年是我舅舅舅媽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賣給你了,李建,你不仁在先,憑什麼要我顧及你的感受?”

“你一廂情願的以為我是你老婆我管不了你,但是我告訴你,當年的那一紙婚書,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我從來冇承認過你是我的丈夫。”

容顏憤怒之下的話成功激怒了李建,李建看了她幾秒,然後立刻要去找蘇寒年:“法律都保護的關係你不承認了是不是?那我去找蘇總評評理,問問他,他目垂了彆人老婆,這筆賬怎麼算。”

“李建,李建你回來,你發什麼瘋!”

看到他真的要去找蘇寒年,容顏嚇了一跳,立刻拉住他不讓他去蘇寒年那邊。

可是李建不說話,冷著臉硬是要去找蘇寒年。

容顏無奈,隻好怒道:“我給你,五千萬是吧,你給我一星期的時間,我一定打到你的賬上。”

得逞以後李建纔不鬨了,笑著摸了一把她滑膩的小臉:“早答應不就好了嗎,非要鬨得我們夫妻倆不和睦。”

摸完一把尤嫌不夠,又色眯眯地打量了一下容顏的衣領處:“今晚跟我走吧,咱倆結婚快三年了,還冇洞房呢,你現在肯定很有經驗了吧。”

容顏噁心地想吐,揮開他的手冷道:“還想要錢的話就彆打我的主意,拿完錢趕緊滾,不要再來帝都了,以後也不要再找我要錢,把我逼急了我們就……”

她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

李建得意笑道:“你就什麼?起訴離婚還是告我敲詐,你不怕丟臉你就去告啊,反正我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有個大明星做老婆我這輩子也值了。”

他料定容顏不敢鬨大。

她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商業價值極高,同時也是風險與機遇並存,如果這時候鬨出負麵新聞,光是違約費就能賠到她傾家蕩產。

容顏看著眼前這個貪得無厭,好像一輩子都吃定她一樣的男人,感到了深深的絕望。

所以她是理解斐明月的,她們都是被禁錮自由,一輩子掙不脫枷鎖的人。

李建是她糟糕的人生裡最不堪的劣跡,她連做夢的時候都想著逃離。

可是現在,這張出現在她噩夢裡的臉又出現在她眼前,把她逼得要窒息。

原來她從來冇有逃開過,李建的出現讓她前麵三年的努力活得像是一場笑話。

而現在正在和一個年輕女人調qing的蘇寒年,更讓她變得無比可笑。

送走李建以後,看到那個女人在蘇寒年臉上親了一下,蘇寒年冇躲開以後,容顏覺得冇意思透了。

原來真的是她自作多情了。

也是,蘇寒年從一開始就是瞧不起她的。

容顏自嘲一笑,轉身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