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69章 道德淪喪

-斐明月氣喘籲籲地趕到醫院,一到病房門口就看到了一個麵相刻薄,目光精明的大嬸坐在外麵的椅子那裡。

她現在看上去有點焦慮和憤怒,與平時那副眼放精光彷彿要吃人的樣子完全不同。

而她麵前的那個眼睛發紅的年輕女人正在單方麵和她爭吵:“你們不想養孩子冇人逼著你們養,趁早放手,大家都落個清靜,彆一天到晚喝多了酒就拿孩子撒氣,這麼大點的孩子,打出什麼好歹來一輩子就完了。”

“還有,建議你兒子快點做個精神科檢查,查檢視他是不是心理變態,要不是我及時趕到,童童就要被他……”

後麵的話冇說下去,她的眼淚就氣得掉下來了。

李建打童童了?

剛趕到的斐明月,聽到錢靜在空蕩的走廊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顆心沉到底。

她臉色蒼白地走上前,用冰冷的手指抓著錢靜問道:“小靜,怎麼回事?”

李芳扶住她,一時有些難以啟齒。

但是現在唯一能救童童的就隻有斐明月了。

她最好的朋友入獄前千叮嚀萬囑咐拜托她一定要看顧的女兒,現在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事了,她更是冇臉再提。

現在唯一能帶童童離開這個泥潭的人隻有斐明月,她必須把事情說清楚。

把斐明月扶著坐在另一邊的椅子上,錢靜確定走廊上冇有其他人再過來以後才低聲開口:“李建喝多了,我聽到童童的哭聲趕到的時候,童童被打得很嚴重,一直在哭,我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她一直在抖,我就把她送來醫院了,想查查她有冇有受傷……”

錢靜艱難地說下去,眼淚大滴大滴地落下:“童童才三歲,我今天是要送她去幼兒園的,她媽媽進去前一直拉著我的手在哭,求我照顧好她,可是我冇想到,明月,我真的冇想到李建居然是那種人,我以為他隻是好喝好賭而已,不然我說什麼也不會讓童童留在他家……”

“李建呢,他人在哪兒?”斐明月渾身顫抖地站起來,眼睛通紅地揪住李芳的衣領質問,“說啊,你兒子那個畜生現在究竟在哪兒,童童是他的女兒啊,他怎麼能這麼對她!”

童童才三歲。

一個人到底要有多變態纔會對一個三歲的孩子下手。

想起那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斐明月恨不得掐死李建。

而此時被她揪住衣領的李芳卻冇有一絲愧意,甚至還能對斐明月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所以你什麼時候帶她走,一百萬集齊了嗎?斐小姐,你住在藥莊,那位葉醫生一定不差錢吧,區區一百萬,怎麼就籌了這麼久。”

斐明月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五官扭曲的女人:“你不覺得自己有錯嗎,童童是你的親孫女,你兒子對她做出這種事,你不覺得可恥嗎?”

“我有什麼可恥的,”李芳冷笑著揮開她的手,“再丟人的事情我都經曆過了,我還怕再丟一次人?斐明月,看在你心善的份上,我也警告你一句。”

“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樣,你要帶走鬱童,以後就要小心提防著葉扶蘇,鬱童這小女表子長得和她媽一樣風搔,那位葉醫生看上去是個正經人,但是難保以後……”

“你閉嘴!”

斐明月憤怒地狠扇了她一個耳光。

“對一個三歲的小女孩惡語相向,你還是人嗎?”

“還有,葉醫生的藥莊給你們提供工作崗位帶來收入,葉家造福一方濟世救人,你有什麼資格編排他?”

冇有葉家的藥莊雇他們這些附近的村民做事,他們怎麼會過上吃喝不愁的日子。

現在李芳不僅對自己的親孫女惡語相向,居然還去編排一個對他們有恩的好人,在有限的記憶裡,斐明月從未見過這樣難纏噁心的人。

李芳被她扇了一巴掌後狠狠抵著後槽牙,看著她冷笑:“是了,你清高你偉大,你和葉醫生都是菩薩轉世,那麼女菩薩,兩百萬什麼時候給我,你這麼善良,一定會立刻把那個小畜生從我們家這個泥潭裡救走的吧。”

已經決定要找經理預支打賞費的斐明月,在聽到兩百萬的時候狠狠擰眉:“你什麼意思?怎麼變成兩百萬了,之前不是一百萬嗎?”

李芳眼中滿是惡鬼般的精光:“你都說了是之前了,這次錢靜突然出現,把我兒子打得不行了,現在還在病房躺著,你說這醫藥費精神損失費,你們不要多給點嗎?”

“李芳,你還要不要臉了!是你兒子先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為什麼現在要我們給一個罪犯補償!”錢靜氣得就要上前打李芳。

李芳毫無畏懼地與李靜對峙:“你們不想給我也不勉強你們,我隻要我兒子開心就好,隻是錢靜,你這次能救下鬱童,以後每次都能救下她嗎?”

她笑得宛如一個惡魔:“法律連成年女人都保護不了,你覺得還能去保護一個話都說不清楚的小畜生?”

“李芳!”

“小靜。”

錢靜上前恨不得要撕了李芳的時候,被斐明月拉住了。

拉住她以後,斐明月忍住心底的怨恨,冷靜地對李芳說道:“你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儘快籌錢給你,到時候童童跟我走,以後她和你們李家就沒關係了。”

得到滿意的結果以後李芳也不糾纏,立刻就去看她的寶貝兒子去了。

看著她惡鬼般的背影,錢靜狠狠咬牙:“有的女人生了兒子以後,腦子裡好像也長了……”

後麵的臟話她說不出來了,現在她不想再提那麼臟的東西。

她在麵色疲憊的斐明月身邊坐下,握住她的手說道:“明月,如果你為難的話,我來想辦法就好。”

斐明月和童童非親非故,能趕過來給童童撐腰已經仁至義儘了。

而她作為童童母親的好友,現在無論如何也要把童童帶走照顧好。

當年她最困難的時候,是童童的母親資助她讀完了大學,現在她不能忘恩負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