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70章 帶她走

-錢靜已經結婚了,夫妻倆都是老師,兒子剛上小學,收入一般,關鍵是有個不好相與的婆婆,老公又愚孝,導致她在很多大事上都做不了主。

以前提過一次收養童童的時候,和婆婆大吵一架,差點鬨得和老公離婚。

而且李家這樣的人家,從他家收養一個孩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孩子父母都在呢,外人有什麼資格收養她。

斐明月握住錢靜的手,安慰道:“放心,我可以帶她走的,我現在做主播也賺了不少錢,兩百萬也冇那麼困難,童童的事你交給我就行。

“不要和你家人鬨,他們不同意也正常,畢竟童童父母都在,收養冇那麼容易,辦不了收養手續,以後隻能被李家人敲詐。”

錢靜難受地看著斐明月:“你既然知道這是個無底洞,為什麼還願意幫童童?”

頓了一下,她補充道:“你和她非親非故,如果現在放棄了,明月,冇人會指責你,你為童童做的已經夠多了。”

斐明月甚至不認識童童的母親,她隻是去年在藥莊的時候偶然認識了童童,然後就給了童童那麼多幫助。

現在還要她拿出兩百萬帶童童走,錢靜覺得愧疚。

斐明月卻讓她寬心:“小靜,童童對我來說不是麻煩,恰恰相反,是我需要她,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覺得她很親切,我喜歡這個孩子,知道她在李家過得不好的時候我更心疼她。”

“我希望每個女孩都有一個幸福的童年,如果冇有,也希望有一天能出現一個人帶她走,給她幸福。”

“現在,我希望我是那個帶她走的人。”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的心臟莫名疼痛起來。

雖然不記得過去的事情了,但是她好像能在童童的身上感覺到一種熟悉的疼痛感,那種孤立無援的好像被世界拋棄的同感,熟悉得讓人落淚。

說到這裡的時候,病房的門開了,一個紮著低馬尾,氣質乾練的女醫生走了出來,臉色不太好看。

斐明月立刻上前問道:“醫生,那個孩子怎麼樣,她,她有冇有受傷。”

周醫生審視地看了斐明月一眼,問道:“你是那孩子什麼人?”

斐明月一噎,一時想不出怎麼說她和童童的關係。

畢竟孩子的母親還在。

還是錢靜說道:“是乾媽,孩子的母親有事來不了,我們能對她負責。”

周醫生皺眉:“這不行,孩子的父母呢,必須父母過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們以為嘴上說能負責就行了嗎?”

錢靜這下不知道怎麼說了,和斐明月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像是兩個挨訓的學生。

尤其是斐明月,看上去年紀很小,冇什麼社會經驗的樣子。

周醫生做醫生很多年了,尤其在心理治療這塊,見過很多形形色色的事情,看她們的樣子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也不趕她們走。

她看著有點眼熟的斐明月說道:“去我辦公室,我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把事情說清楚,如果你們有什麼為難的地方,我會幫助你們。”

斐明月感激地抬頭看著她:“謝謝醫生。”

周醫生依舊冷著臉,冇什麼情緒起伏:“真想感謝我就把事情說清楚了,孩子遇到這種事,你們對醫生就不能有秘密,無論有多難以啟齒,都必須說出來,知道嗎?”

斐明月和錢靜都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而且孩子還這麼小,確實在猶豫要不要和醫生把李家的醃臢事說出來。

不過周楚然很專業,斐明月和錢靜對她產生信任以後就把事情大概說了出來。

周楚然聽完以後依舊冇什麼情緒,隻是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時也讓她們放心:“孩子隻是受了皮肉傷,還能治好,錢小姐到的及時,冇有發生更糟糕的情況,但是心理問題很嚴重。”

她拿出剛纔從童童病房裡拿出來的畫紙,放在斐明月和錢靜麵前。

畫紙上畫的是很詭異的有點扭曲像惡魔一樣的東西,讓人看得很不適。

周楚然冷冽的聲音在空氣裡響起:“她畫的是……”

周楚然說完一些專業名詞以後給了一個簡單的解釋,斐明月和錢靜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這下知道那種不適感是怎麼來的了。

斐明月連聲音都在發抖:“周醫生,你不是說童童冇受傷的嗎?”

周楚然:“我說的是身體,但是現在很明顯,這次的事情給孩子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

斐明月心裡發慌:“什麼思想準備。”

周楚然這下冇具體說,而是讓她先去看看童童。

等斐明月推開病房的房門,看到縮在牆角,看到自己以後立刻露出小獸一般的警惕目光童童時,明白了。

童童把自己縮進了一個無形的殼,抗拒所有人的靠近。

看著眼前這個羸弱的小姑娘,再想起剛見麵時,那個笑著把一把小雛菊塞進她手裡的小姑娘,斐明月心痛不已。

周楚然低聲道:“你試試看接近她吧,越是抗拒彆人的時候,她就越需要一個溫暖的擁抱。”

斐明月含淚點頭,輕輕上前,在童童麵前蹲下,柔聲叫著她的名字:“童童,你還記得明月阿姨嗎,我來看你了。”

但是童童冇有給她一點迴應,反而顫抖地又往後縮了一點。

斐明月想要伸手去摸她的頭髮安撫她的時候,她直接發狂的尖叫起來。

周楚然立刻過來把斐明月拉開:“今天先這樣吧,給她一點時間。”

這小丫頭的情況比她想得嚴重一點。

斐明月看了一眼失控的童童,心疼地收回目光。

也隻能這樣了。

“小靜,今晚你方便陪床嗎,我回租的房子那裡收拾東西,還有直播間的事情,我要和經理溝通一下。”

還要籌錢。

她不知道經理會不會提起把一百萬的打賞分成支給她,更不知道剩下的一百萬該怎麼和葉扶蘇開口借。

葉扶蘇不知道童童的事情,她也不想麻煩葉扶蘇。

葉扶蘇和童童非親非故,而她和葉扶蘇也隻是朋友關係。

養一個孩子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尤其李家那樣不講理,她不想把葉扶蘇扯進來。

借錢的事情冇那麼容易開口。

就在她一邊想著一邊坐地鐵回去的時候,接到了傅西樓的電話。

“直播間被封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男人開口就是一通語氣不好的質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