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74章 三十的男人不要考慮

-譚建白?就是那個金牌律師譚建白?

斐明月聽到這個名字以後愣住了。

之前因為童童撫養權的問題,她去谘詢過律師,有冇有可能在童童父母健在的情況下收養童童。

那個律師直接說不可能,她在異想天開,除非她能請到譚建白接手這個案子,或許還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

她就是那時候記住這個名字的。

冇想到傅西樓和譚建白也認識。

也是,一個世界的人怎麼可能不認識。

想起自己拿不到的一百萬,斐明月有些悵然若失。

“可能傅總覺得愧疚吧,他說過,之前給我打賞就當是給他和他兒子惹出的麻煩善後了。”

她當時覺得傅西樓是一片好心,用這樣的說辭讓她收下錢。

但是現在,她明白了,人家說的是實話。

他隻是不想虧欠一個陌生人而已。

孫經理聽出斐明月語氣低落,猜想兩人可能出什麼問題了,冇有再提傅西樓,說道:“那你現在就等著吧,按我對梁副總的瞭解,她不會悄無聲息地就把錢扣在那裡,後麵肯定會聯絡你的。”

孫經理不愧是職場人精,還真被他說對了。

斐明月當天下午就接到了梁蕁的電話:“我是梁蕁,來公司一趟,我要見你。”

斐明月還冇來得及說什麼,梁蕁就把電話掛斷了。

語氣冷漠得不近人情。

態度也是。

她猜想,梁蕁是讓她過去找難堪的。

可是為了童童,她必須跑這一趟。

於是她立刻買了去帝都的機票,在下班前踩著點趕到了星輝娛樂的大樓。

“你好,請問有預約嗎?”

前台小姐將她攔下。

斐明月平複了一下呼吸說道:“是梁蕁梁總讓我過來的,我叫斐明月。”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電腦屏慕,確認斐明月的身份,然後神情有些微妙起來:“梁總這時候叫你過來的?”

斐明月困惑地看著前台:“是,冇有記錄嗎?”

前台小姐姐語氣稍有尷尬:“有記錄,梁總辦公室在頂樓,你自己去吧。”

斐明月這時候還冇意識到前台小姐姐的尷尬,直到她到了頂樓以後,聽到辦公室傳來的女人的口申口今聲和桌子晃動的聲音。

她的雙腿灌了鉛似的不敢再上前一步。

裡麵的女人是梁蕁嗎,她這時候做這種事不會全公司都知道吧。

想起那個前台小姐姐尷尬的樣子,斐明月尬得頭皮發麻。

在她坐牢一樣對著牆壁發呆,不知道要不要進去的時候,裡麵的聲音慢慢停了,然後走出來一個衣冠楚楚的男人。

年紀不大,長得很清秀,但不是吳澤類。

為了提高競爭力,她看過吳澤類的直播,吳澤類冇這個弟弟清秀,有點妖裡妖氣的。

男人隻是掃了她一眼,氣定神閒地說道:“斐明月是吧,梁總在裡麵等你呢。”

斐明月:“你,你認得我?”

羅閒聳肩一笑:“大名人啊,輕輕鬆鬆就頂下吳澤類成為顏值區榜首,還把他送進局子了,整個星輝TV的主播誰還不知道你。”

斐明月皺眉:“他進局子是因為犯了經濟罪,和我沒關係。”

“那要看梁總怎麼想的了,”羅閒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曖昧一笑,“當然,我是很感激你的,以後有需要可以找我,我的能力你應該知道了吧。”

斐明月厭惡地避開他的鹹豬手:“請你自重。”

羅閒笑容轉冷:“裝什麼貞潔烈女呢,你能讓蘇總為你出頭和自己親媽對著乾,你不要告訴我你和蘇總還是純潔的朋友關係。”

“這些和你沒關係,”斐明月冷淡地越過他朝辦公室走去。

羅閒看著她孤傲的背影,不屑冷笑。

都是出來M的,裝什麼清高。

整個星輝TV,隻有大廳裡石柱子是乾淨的。

見到梁蕁的時候,斐明月很驚訝。

因為梁蕁長得非常漂亮,氣質很好,雖然已經五十幾了,但是保養的非常好,看上去可能比二十幾的小姑娘還精緻漂亮。

尤其是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氣質,讓她看上去知性優雅,多了年輕姑娘冇有的韻味。

被她包的小鮮肉未必就虧了。

斐明月心想。

她在打量梁蕁的時候,梁蕁也在打量她,隨後露出一個瞭然的冷笑:“難怪,果然是你啊,我說傅家老二怎麼就閒著冇事和我作對了。”

這是什麼意思。

斐明月鎮定地看著她說道:“梁總,如果你需要我因為吳澤類的事情向您道歉的話,我向您道歉。”

說完她就要彎腰對梁蕁鞠躬致歉。

她來的時候已經想好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她既然需要這一百萬,見到梁蕁就必須低眉順眼,冇必要和她講道理。

梁蕁要真講道理,就不會大老遠地把她從菀城叫過來。

可是她還冇彎下腰,就被梁蕁扶住了。

梁蕁笑著看她:“你這是做什麼,我這麼嚇人的嗎?”

斐明月怔怔地看著她:“梁總……”

“你放心,我冇想為難你,”梁蕁客氣地把她扶去沙發那邊坐下,還給她倒了一杯茶,“不就是男人嗎,冇了就換一個唄,你剛纔看到了吧,我新換的那個怎麼樣?”

斐明月戰戰兢兢地坐在沙發上,接茶杯地手都在顫抖:“剛纔出去那個嗎,還,還行。”

梁蕁若有所指地曖昧笑道:“那方麵更行,你要不要試試?”

“咳咳咳。”

斐明月瞬間被水嗆到,連續咳了好幾聲。

梁蕁看著她發紅的小臉,笑道:“不好意思了?小姑娘,你這是世麵見得少了,我是過來人,給你一句忠告,找男人啊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而且,男人過了三十就廢了,建議你彆考慮。”

說到這裡,她臉上的笑容已經淡了很多,神情也漸漸嚴肅起來。

“如果不明白的話,我再提醒的仔細一點,離傅西樓遠點,你們不合適。”

斐明月握緊茶杯,冷靜地看著撕下麵具的梁蕁問道:“梁副總,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還是冇聽明白。”

梁蕁給她重新倒了一杯茶,再推到她麵前,臉色已經徹底冷漠嚴肅起來了:“那我就說的再簡單點,我侄女是傅西樓的未婚妻,我不允許有人在這個時候突然又跳出來破壞他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