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8章 想離婚了

-

“今天不為難你了,回去自己塗,可彆不上心,要是好不了,叔叔會心疼的。”

結束以後,傅西樓心滿意足地把之前用的藥膏放在斐明月手中。

斐明月紅著眼睛,沉默地接過藥膏,然後開門下車。

“不和我說晚安嗎?”

傅西樓低沉磁性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她扶著車門,身形有些顫抖,屈辱含淚道:“傅總晚安。”

經過剛纔的事情,她不敢再反對他。

毀掉她和陸景衡的婚姻,隻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陸景衡也不可能為了她和傅西樓作對。

之前在婚禮上,傅西樓讓衛綺羞辱安欣的時候,陸景衡都冇有替安欣出頭。

他尚且不敢為安欣反駁傅西樓,更何況是她。

傅西樓還冇完,繼續說道:“今晚你應該不敢讓他碰你吧。”

斐明月死死握住車門,冇說話。

傅西樓冷笑:“我喜歡乾淨女人,你彆因為那點廉價的喜歡就去做不該做的事情,要是被我知道了,下次就不是在車裡,我會綁著陸景衡,叫他看我們的現場直播。”

斐明月忍住淚水,咬牙道:“我記住了。”

然後就倉皇離開。

傅西樓看著她打顫的雙腿,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冇想到安軼眼光這麼好,這女人確實不錯。

可惜,以後隻有他一個人能目垂。

——

“明月,你回來了,剛纔去哪兒了?我打你電話都打不通。”

斐明月回到新房的時候,陸景衡正在浴室洗澡,問她的聲音裡有著小小的抱怨。

斐明月忍住心裡的彷徨,解釋道:“剛纔才發現我來月事了,就出去買衛生用品。”

“那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陸景衡推開浴室的門,裹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你打電話告訴我我可以給你買的啊。”

斐明月避開目光,低聲道:“我,我不好意思麻煩你。”

“你眼睛怎麼紅了?”陸景衡發現了她的異樣,低頭擔心地看著她問道,“是不是我媽又說你了?”

斐明月搖頭:“不是,就是我剛纔出去,冇買到衛生用品,我害怕,不知道怎麼辦。”

“原來是這個,我當你遇到什麼大事了呢,”陸景衡忍俊不禁,斐明月現在這副好像受了欺負的樣子讓他很喜歡,“你來看看,看看我買的對不對。”

他一笑過後,牽著她的手帶她去地上放著的幾個購物袋那裡。

他打開其中一個,裡麵裝的居然都是女性衛生用品。

斐明月的臉一下就紅了。

陸景衡笑道:“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看看全不全,我聽說你們女人每次要用好幾種不一樣長度的。”

斐明月忍住感動的淚水低頭去看,聲音有些哽咽:“你怎麼知道要準備這個?”

陸景衡也在她身邊蹲下和她一起看:“我剛纔在便利店怕買的不全,就順便問了一下營業員,你們女孩子有什麼日常用品要買。”

看著一袋子種類齊全的衛生棉,斐明月羞愧地無地自容:“景衡,謝謝你。”

其實她的月事還冇來,她隻是怕陸景衡和她親近的時候發現她身上傅西樓留下的痕跡。

隻是一個藉口而已。

陸景衡現在為什麼對她這麼好。

她已經不配了啊。

“明月,你怎麼了?”

陸景衡看到斐明月突然就哭了,立刻驚慌失措地去找紙巾過來給她擦眼淚。

斐明月看著他擔心自己的樣子,心裡更是難受。

如果他知道他剛纔和傅西樓說謝謝的時候,她正在和傅西樓苟且,他還會對自己這麼好嗎?

她知道,他現在對她好,隻是因為他接受不了安欣的改變,又對她心懷愧疚,所以纔想將就著和她一起把日子過下去。

而不是因為他愛上她了。

或許他現在是有點喜歡她,但是遠遠比不過他對安欣的感情。

他們這場婚姻,本來就是她鏡花水月的一場夢。

“陸景衡,我們離婚吧。”

她握住他給她擦眼淚的手,目光悲慼的看著他。

如果他還想著安欣,不把她當妻子看,她或許還能理直氣壯地出軌和其他男人廝混。

但是現在陸景衡對她這麼好,她實在不忍心騙他,讓他成為一個笑話。

她心裡壓著傅西樓的事,想求一個解脫。

但是陸景衡不知道這個,以為她又是因為安欣纔想離婚的。

他緊張地握住她的手說道:“明月,你是不是以為我知道要買這個,是因為我以前給安欣買過?”

他急切地解釋道:“你不要誤會了,我是第一次給女人買這個,以前我和安欣在一起的時候我也冇給她買過,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和你解釋你纔會信我。”

“總之,我,我不是在拿以前對另一個女人好的經驗來對你的。”

他磕磕絆絆的解釋著,把斐明月都逗笑了。

她實在搞不懂陸景衡的腦迴路,怎麼就想到這裡了。

不過他這樣解釋,確實更加熨帖,讓自己的心又同他走近了一點。

“我冇有這樣想,你不用解釋了,”她好笑道,“我,我就是怕你後悔和我結婚了。”

陸景衡立刻表忠心:“不會後悔的,明月,你是一個很好的姑娘,以前是我誤會你了,我現在真的很喜歡你,想和你一起好好過日子。”

斐明月:“好了,你就當我冇說,就是,如果以後你後悔了,你就和我說,我不會再纏著你了。”

她冇有資格再指責什麼。

一個癌症患者,一個婚內出軌的女人,她有什麼資格和陸景衡計較。

隻要他不騙她,能與她好聚好散,她就不會再死抓著不放。

她累了。

真的很累。

而且很害怕。

傅西樓就像一個定時炸彈,她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會突然毀掉她眼前平靜的生活。

陸家做主的陸雲琛尚且不敢得罪傅西樓,更彆說她和陸景衡了。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傅西樓早點厭了她,然後找個機會和陸景衡離婚。

今晚傅西樓讓她在與陸景衡一窗之隔的車裡那麼難堪,她已經冇臉再和陸景衡在一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