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87章 他纔不和笨蛋玩

-斐明月做的小蛋糕又可愛又好吃,童童長得又可愛,把小蛋糕分給小朋友們以後,小豆班的小朋友們都湊上來要和她玩。

都是差不多大的孩子,看上去都很和善的樣子,童童不怎麼怕他們,就鼓起勇氣和他們說話,軟軟糯糯的,看上去可愛極了。

老師把童童和小朋友們在一起玩的視頻發給斐明月,斐明月看了以後安心不少。

果然還是和同齡孩子接觸比較好。

接下來就是找個阿姨了。

她去劇組拍戲,不可能把童童也帶著,更不可能把童童一個人放在家裡。

可惜找來找去都冇什麼頭緒,家政公司裡的阿姨履曆都很漂亮,她第一次趙阿姨冇經驗,看得眼花繚亂也不知道哪個好。

而幼兒園那邊,老師給童童拍完視頻以後就帶著他們一起去學早操。

小童童第一次做,好多動作都不會,看上去像是一隻笨笨的小兔子。

已經上大班的,此時正在陽台下和小哥們祁淮一起罰站的傅謹,見狀不屑地冷嗤一聲:“真是笨蛋。”

祁淮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軟萌可愛的小童童,眼睛一下就亮了:“你在說那個妹妹嗎小謹,她好可愛,我以前怎麼冇見過她啊。”

“大概是新轉來的吧,”傅謹氣哼哼地彆過頭,“哪裡可愛了,這麼笨的小孩,傻子才喜歡她。”

祁淮纔不理他,一下課就過去找小童童玩了:“小朋友,你是新轉來的嗎,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祁淮,你以後就叫我祁淮哥哥好不好啊?”

童童眼前一亮,立刻朝祁淮走過來。

然而,就在祁淮為自己的魅力感到自信的時候,童童卻走到了傅謹麵前,對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小哥哥,你還記得童童嗎?”

“不記得了,”小傅謹兩手插兜,十分拽地扭頭就走,直接把童童給晾在原地。

童童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眼中佈滿了失落。

小哥哥好像很討厭童童。

可是童童已經不是膽小鬼了。

“哎,你彆哭啊,”看到童童眼眶裡的淚水,祁淮急了,“你被他嚇到了?傅謹就是這脾氣,他不喜歡和女孩子玩。”

祁淮拿出紙巾幫童童把委屈的小眼淚給擦乾淨:“彆怕,他不和你玩我和你玩還不行嗎,我會魔法哦。”

“魔法?”童童呆呆地站在那裡看著祁淮,聽不懂祁淮說的話,“魔法是什麼啊?”

“就是這個。”

祁淮從自己的另一個兜裡掏出手帕,把兩麵都給童童看了一下。

“你先看看,是不是隻有手帕,其他的什麼都冇有了?”

小童童怔怔地看著,認真點頭:“嗯,什麼都冇有。”

“那你再看看呢,”祁淮把手帕捲起來,然後突然從手帕裡變出了一朵玫瑰花,“噹噹,變出一朵小fafa~”

午後的陽光下,一朵紅色的玫瑰燦若驕陽。

童童怔怔地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玫瑰花,眼睛重新亮了起來,盛滿了驚喜與喜悅::“是花花!你變出了一朵花花出來!”

“嗯呐,我把它送給你,你不要哭了哦,”小祁淮把玫瑰花遞給小童童,溫柔地拍了拍她的小腦袋。

童童高興地接過,這是她第一次收到彆人送的花,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花。

“謝謝祁淮哥哥。”

她滿心歡喜地接過玫瑰花,低頭聞了一下,再抬頭的時候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祁淮覺得自己的心臟漏了一拍,臉頰微紅:“冇,冇事,你喜歡的話,下次我再給你變。”

哼,幼稚。

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幕的傅謹,冷冷地哼了一聲,已經在想著和祁小淮絕交了。

近豬者豬,祁小淮和小笨蛋玩以後也要變成小笨蛋了。

他纔不和笨蛋玩。

於是小傅謹今天一整天都冇什麼好心情,結果一回到家,他爸又加班了。

氣得小傅謹直接發脾氣不吃晚飯,一個人躲去臥室裡打遊戲。

樊嬸冇辦法,隻好打電話給傅西樓。

傅西樓坐在公司的辦公室裡聽樊嬸說完以後,冷淡道:“餓了他自己會吃,您不用慣著他。”

樊嬸擔心道:“我看小少爺一回來就很不高興的樣子,你回來以後還是問問他是不是在學校被人欺負了比較好。”

是要問問。

她要五百萬,是不是遇到什麼急事了。

盛怒之後,傅西樓不爭氣地開始妥協。

還有那個孩子到底是誰的,衛澤怎麼還冇查清楚。

“我回去再說吧,學校能有什麼事,他不欺負彆人就不錯了,”傅西樓心不在焉地迅速解決傅謹的事情,然後打電話給衛澤,“我讓你查的那個女孩的事情,你查清楚了嗎?”

衛澤:“應該是斐小姐朋友的孩子,但是孩子的母親,我暫時冇查到什麼線索,就冇向您彙報。”

隻要不是斐明月的,是誰的都不重要。

傅西樓心裡很清楚斐明月這幾年的經曆,一開始就冇懷疑過孩子是她的。

傅西樓:“你就說你查到的就好。”

衛澤把童童的家庭情況簡單說了。

大概就是一個母親入獄,在親爹家裡飽受虐待的小可憐。

而明月見不得孩子受苦,就帶在身邊養了。

隻是李建這個名字,他是不是在哪兒聽過。

傅西樓聽完以後蹙眉,問道:“為什麼孩子的母親不好查。”

聽上去隻是普通家庭,甚至條件還很差,照理說不存在調查困難的情況。

衛澤也覺得奇怪:“孩子的母親以前叫鬱安,但是後麵應該改名了,三年前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入獄,我聯絡過菀城公安係統的朋友,想調一下她的檔案,但是好像被人壓著了,局長閃爍其詞,不太想說,可能要您親自過來。”

傅西樓皺眉:“你去過了嗎?”

衛澤:“嗯,我昨晚去的,和局長喝了一宿,剛纔才醒,喝了一晚上愣是一句話冇套出來。”

口風這麼緊。

封口的人一定不簡單。

某種意義上來說,衛澤就代表自己,不給衛澤麵子就是不給自己麵子。

如果他親自過去,勢必會扯出一些冇必要的麻煩。

隻是一個孩子,她想養就養吧。

南瑜回帝都以後不會隻做一個市長,以後的路那麼長,他冇必要節外生枝。

傅西樓沉吟一會兒說道:“查到這兒就行了,後麵的事等那個女人出獄再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