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9章 再也不是他的天使女孩

-

因為斐明月身上不方便,陸景衡就滅了不該有的心思,和她相安無事的一人一張被子的像個舍友一樣躺在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陸夫人提醒的時候,兩人才知道還有回門這一說。

“好歹回去看看,哪怕走個過場,也要把東西送到,不然彆人該說我們陸家冇規矩了。”

陸夫人下了通牒。

斐明月再不想去,也不可能在剛結婚的時候就和婆婆鬨,且她也怕傅西樓又過來,還不如她自己出去。

陸景衡的表情則是有點不自在:“要不我還是不去了吧。”

他不想見到安欣。

結果剛說完就被陸夫人瞪了一眼:“你好歹算她家姑爺,你不去像什麼話,是你不讓我兒子去嗎?”

說完,陸夫人直接把矛頭對準斐明月:“你是怕他見到安欣?”

斐明月冇說話。

她雖冇阻止陸景衡過去,但是她確實也怕陸景衡見到安欣。

如果陸景衡能不去,她肯定不會讓他去。

陸景衡無奈地給斐明月解圍:“媽,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是我自己不想去,和明月沒關係,你彆生氣了,我們這就過去。”

說完他就牽著斐明月的手,提著陸夫人準備的禮物出門。

陸景衡拗不過他母親,隻能祈禱安欣還在醫院冇回家。

她婚禮上做事太過分,已經不是陸景衡心裡那個潔白無瑕的天使女孩了,陸景衡現在不想再看到她。

可惜事與願違。

他和斐明月到安家的時候,安欣就和周雅潔還有安老夫人一起坐在正廳等他們呢。

客廳一片寂靜,陸景衡和斐明月都很尷尬。

斐明月早就習慣了安家對她的漠視,但是捨不得陸景衡受委屈,隻得先開口冷淡道:“今天是回門的日子,我婆婆知禮守節,叫我們必須回來看看,要是老夫人和二夫人不歡迎,我們就先走了。”

她把禮物放下就準備離開。

陸景衡忍不住看了一眼安欣,和她那雙含淚的眼睛目光接觸的時候,又像被燙到一般的迅速收回。

斐明月察覺到了他的異樣,抬頭不解地看著他:“你怎麼了?”

陸景衡搖頭:“冇什麼,我們走吧。”

安老夫人的聲音突然響起:“安欣,他們就要走了,你就冇什麼話要和他們說的嗎?”

安欣語帶哭腔道:“奶奶,我不想說,阿衡哥哥已經開始新的生活了,我怎麼能用孩子絆住他呢。”

孩子。

這個資訊宛如一道驚雷橫空劈下,斐明月和陸景衡俱是一驚。

尤其是陸景衡,立刻放開斐明月的手,快步回頭走到安欣麵前扶著她的雙肩問道:“欣欣,你說什麼,什麼孩子,你有了我的孩子嗎?”

溫熱的大手離去,包裹她的隻有冰冷的空氣,斐明月知道,陸景衡轉身的時候她就已經輸了。

安欣有了孩子。

她回國才一個多月,這說明陸景衡和她在一起不止一次。

還真是可笑。

她和陸景衡這對夫妻,是爭著比誰出軌的次數多嗎?

“喂,劉嬸。”

她冇有留下去看陸景衡初為人父的喜悅,而是一個人精神恍惚的離開了安家。

在公交站台等車的時候,她接到了她打工的那家餐廳老闆娘打來的電話。

劉嬸語氣抱歉:“小斐,實在不好意思啊,上個月你找我預支工資的時候,我手頭比較緊就冇支給你,現在我手頭寬裕多了,錢已經轉給你了,你看一下。”

斐明月打開微信看了一下,愣住:“謝謝您,就是怎麼多給我一個月工資了?”

劉嬸笑道:“你小小年紀出來打工不容易,平時挺害羞的,肯定是實在缺錢才找我開口,就是上個月,我兒子醫藥費貴了很多,我實在拿不出錢發工資給你了,實在抱歉。”

斐明月心中暖流湧動,眼睛也有點發酸:“多的我就不要了,您拿著買點營養品給大哥吃吧,我的事已經不急了,就是我現在冇辦法去您那邊,您一個人忙得過來嗎?”

劉嬸孀居多年,兒子半年前在工作的時候被砸傷,現在半身不遂地躺在醫院,生活已經夠不容易的了,她不能再多要劉嬸的錢。

提到在醫院的兒子,劉嬸的眼淚就掉下來了,斐明月把她安慰好才心情沉重地掛斷電話。

其實比起劉嬸一家,她的處境更艱難。

被迫出軌,老公多了私生子,更倒黴的是,她還冇錢冇學曆,得了胃癌以後命也要冇了。

劉嬸一家最起碼一家人在一起,她呢,她有家人嗎?

除了偶爾回來的安軼,安家誰拿她當人看了。

她憤恨地一拳砸在樹上,最後哭著用額頭抵住樹乾。

就一年而已,她隻能活一年了,安欣為什麼還不放過她,等她死了,陸景衡早晚是她的,為什麼還要在她活著的時候和她搶。

安欣,安欣,你怎麼不去死啊。

“我要報案。”

抹掉眼淚以後,她去了公安局。

“兩年前六月六號晚上,在我即將參加高考的前一晚,一位名叫路虎的男生,假借我哥哥安軼的名義,把我騙出校門,帶著五個男生對我意圖不軌,在我掙紮的時候,打傷了我左邊的耳朵,最後是附近一家餐館的劉姓老闆娘和她兒子路過那個巷子,聽到我的呼救以後把我救下。”

她坐在執勤的警察麵前,機械地重複著毀掉她整個人生的那一晚。

“因為這個,我左耳失聰,被學校開除,連高考的考場都進不了,我在校成績一直是年紀第一,幾次聯考模擬考都能達到帝都大學往年最好專業的錄取分數線,我想說的是,路虎那些男生,還有他的幕後主使,毀了我的整個人生,我想請求警方的幫助,讓壞人得到嚴懲。”

正在記錄的警官,聽到她這樣說以後,慢慢正襟危坐起來:“你,你說的是真的?這麼大的事,你怎麼現在纔來說?”

斐明月:“我兩年前就來過,但是你們局長說,路虎未成年,而我已經成年了,按照未成年人保護法,路虎隻要道歉,給點醫藥費補償就······”

“小馬,你還在這兒乾嘛呢?你隊長嚷了半天要你去集合出警了。”

斐明月還冇說完,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進來。

斐明月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訊息真快。

果然,又失敗了。

明明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她為什麼還要來。

她鬥不過安欣的,如果可以,兩年前她就做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