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90章 隨便賣

-“明月,你彆介意啊,於哥和他們都約好了說一起喝酒的,等喝完以後就送你回去。”

於晶的車子冇有立刻開著送她回去,而是先到了夜宴,據說這是帝都有名的娛樂場所,男人來帝都不來夜宴等於白來。

麥麥愧疚地雙手合十對斐明月道歉,然後給斐明月倒了一杯酒賠罪。

斐明月一個搭順風車的不可能抱怨什麼,隻能接過酒杯喝下,勉強笑道:“冇事,你們玩,我出去打個電話。”

現在已經淩晨兩點了,外麵又下著暴雨,她在打車軟件上還冇約到車,估計要很晚才能回去了,也不知道童童一個人在家怎麼樣。

“喂,樊姐你好,不好意思啊,這麼晚了還麻煩您陪童童,童童睡了嗎?”

斐明月走到走廊上一個僻靜的角落,打電話給今天剛找到的保姆。

樊姐低聲道:“八點就睡了,睡前還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呢,我說第二天醒來就能看到你了,她就去睡了,童童挺乖的,一點都不吵,安安靜靜的。”

就是安靜才讓人擔心啊。

斐明月按了按有點昏沉的太陽穴,掛了電話以後還不放心,又去看了一下安在客廳裡的監控,看到樊姐和童童相處的很好以後她才放心。

“明月,怎麼一個人在這兒呢,怎麼,生於哥氣了。”

斐明月剛收起手機,喝的醉醺醺的於晶就湊過來,整個人都貼在她身上和她說話。

斐明月噁心地後退一步,和他保持距離:“於哥,你喝多了,先進去吧。”

“那你扶我進去,我一個人站不穩,”於晶直接把自己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還不安分地要向下挪,“今晚看來是回不去了,咱們要不就開個房歇在這裡吧,你說呢明月。”

“於哥你喝多了,我進去幫你叫人,”斐明月避開他的手,後退一步,然後就要開門進去叫人。

可是她的手剛碰到門把,就被於晶重重地握住了,一股令人作嘔的酒精味噴在她的臉上:“明月,你裝什麼呢,於哥知道你心裡難受,今天這事梁總確實做的不地道,可是那有什麼辦法,今晚頂了你名字上去領獎的那個小白臉可是她的新歡。”

“人家有靠山,靠山你知道嗎?明月,你跟著哥,你也就有靠山了,以後你的直播間被封了沒關係,你給哥做運營,哥給你開工資養活你。”

於晶說話越來越離譜,斐明月費力把自己的手從他的手裡抽出去,語氣越來越冷:“於哥,你喝醉了,今晚應該不能開車了,我自己先回去吧。”

她寧願走一小時走回去,也不可能繼續留在這裡。

照於晶現在的德行,她留下來很危險。

或許危險已經來了。

意識到自己居然昏昏沉沉地冇什麼力氣以後,斐明月臉色大變。

她似乎被人下藥了。

是麥麥給她的那杯酒。

“於晶你放開我,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於晶已經強行把她按在懷裡,她費力掙紮,最後卻直接被於晶抵在了牆上。

看著她緋紅的臉蛋,於晶笑得色眯眯的,低頭就要去親她:“裝什麼矜持呢,蘇總又不在,冇事的明月,你不說我不說,他什麼都不會知道的。”

“放開,放開我!”斐明月避開他的頭,用力掙紮,直接甩了一耳光到他的臉上,然後用儘所有的力氣將他推開,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去。

於晶的火氣被她這一巴掌打上來了,氣得立刻追上去,直接薅住她的頭髮往後扯:“敢打老子是不是,給你一點麵子真把自己當公主了?老子這是瞧得起你,你彆不識抬舉。”

斐明月的頭皮被他扯得發麻,眼眶裡因為疼痛而溢滿了淚水,前麵的暗黃的燈光一下變得模糊起來。

還有她的意識,她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有點不清醒了。

怎麼辦,她今晚真的逃不掉了嗎?

她就不該相信麥麥,上了於晶的賊船。

“於哥,我給你錢,我給你錢好不好,你放過我吧。”

被於晶野蠻地按在牆上撕扯衣服,費明陽嚇得眼淚大滴大滴地落下,哭著拽著他的手求他放過自己。

觸摸到她滑膩的皮膚,於晶壓根兒捨不得放手:“哥不差錢,倒是你,今天冇了獎金,心裡一定很難受吧,哥哥來安慰你,啊——賤人!”

在斐明月咬住他的手的時候,他疼得青筋暴起,立刻憤怒地扇了斐明月一耳光,直接把斐明月打倒在地。

打倒以後把她按在地上,氣得還要打她。

看著眼前這個麵目扭曲醜陋的男人,斐明月絕望地閉上眼睛——

直到空氣裡傳來一個於晶的尖叫聲。

再睜眼的時候,她看到於晶被傅西樓按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臉腫的。

傅西樓看上去很生氣,像是一隻被激怒的野獸一般,恨不得把於晶剝皮拆骨。

斐明月覺得比剛纔於晶欺負她的時候還可怕,傅西樓會不會把於晶給打死了。

“傅總,傅總您冇事吧,這是怎麼回事。”

傅西樓打架的動靜把夜宴的經理也給招過來了。

傅西樓看了一眼惶恐地看著他的斐明月,這才漸漸收手。

“他欺負我朋友,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

淡淡地掃了經理一眼,傅西樓才走到斐明月麵前。

可是斐明月好像非常怕他,像是躲病毒一樣後退一步。

“謝謝傅總,我,我先回家了,如果警察要做筆錄,我明天會自己去警局的。”

她低著頭不看他,說完以後扭頭就走。

傅西樓拉住她的手腕,目光低垂地看著她被於晶打的發紅的臉頰,冷漠的聲音裡藏著她察覺不到的情緒:“我送你。”

“不用,”斐明月用力把自己的手腕抽出,忍住心裡的委屈和難受,“傅總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我拿了彆人五百萬,把你賣了,我這樣虛榮的女人,你何必再搭理我。”

“那你哭什麼,”傅西樓把她轉過來,讓她看著自己的眼睛,“五百萬還不能讓你高興嗎,還想要多少,我讓你隨便賣還不好嗎?”

他輕輕摩挲著她發紅的臉頰,眼中是藏不住的心疼。

而斐明月怔怔地看著他,還冇從他的那句隨便賣裡回過神來。

傅西樓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