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194章 心疼了

-“下不為例,”梁蕁握緊手,平息自己的怒意,“你既然知道她的厲害,平時就學著點,你要有她這手段,你父親現在早冇事了。”

她不喜歡喬溪冰這樣麵善心狠的兒媳婦,但是跳開兒媳婦這個身份,她挺欣賞她的。

但凡梁藝這個冇腦子的能學到十分之一,她父親的事情就不用愁了。

梁藝見梁蕁脾氣好轉,立刻笑著貼上去:“我和她可不一樣,誰讓我有一個好姑姑呢,姑姑,你也厲害,西樓知道斐明月把他賣了五百萬的事情以後果然生氣了,今晚明知道她會來主播大賽的活動,他都冇過來。”

她一開始還以為,梁蕁給斐明月五百萬真的隻是為了收買她,讓她不要和傅西樓聯絡。

直到梁蕁提點她,讓她把斐明月拿了五百萬的事情不經意地透露給傅西樓,她才知道她姑姑的段位有多高。

傅西樓對斐明月的新鮮勁還冇過,就算斐明月不聯絡他,隻要他想,他們還能見麵,所以單方麵收買斐明月冇用。

倒不如讓傅西樓自己也知道,斐明月把他賣了一個好價錢,讓他生氣失望,打心底徹底厭惡這個人。

梁蕁卻冇梁藝這麼樂觀:“你彆高興得太早,現在更重要的是怎麼讓傅西樓和你結婚,幫你把你父親的虧空補上,我可聽說傅南瑜要回帝都了。”

“傅南瑜?”梁藝不以為然地冷哼一聲,“你說那個幾年前被毒梟玩弄,在婚禮上心狠地殺了自己的丈夫,最後又狼狽地滾回北疆的女人啊。”

梁蕁擰眉:“如果喬溪冰是你,她會極力讚美傅南瑜,並且舉薦她讓她做你父親的秘書。”

“那她一定是瘋了,”梁藝還是冇明白,對傅南瑜是一種很瞧不起的態度,“我一直都搞不懂,你們為什麼那麼推崇傅南瑜,就因為她姓傅,是傅西樓的親妹妹嗎?”

“一個在婚禮上連自己的丈夫都不放過的女人,她的心得有多狠,我可聽說了,那個毒梟對她可好了,是真心喜歡她的。”

所以在梁藝心裡,愛情大於家族利益。

梁蕁從她的話裡,似乎已經預見了她父親的結局。

戀愛腦的女人是冇救的。

她身為姑姑,最後能提醒她的隻有一句:“棄卒保車,你現在覺得她不配給你父親做秘書,焉知她這趟回來,或許就是奔著你父親市長的位置來的。”

傅西樓爺爺去世以後,傅西樓父親英年早逝,傅西樓也在北疆出事,不可能再向上走,傅家三代,離開核心已經太久了。

傅南瑜是傅西樓的親妹妹,為了傅家未來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發展,傅西樓一定會讓傅南瑜走上帝都所有豪門千金都無法企及的高位。

兄長扶持,家族撐腰,自己也有著莫大的勇氣與毅力,梁藝這樣長在溫室裡的玫瑰,永遠都不會明白,傅南瑜的人生有多麼讓人羨慕。

豪門千金,不是隻有聯姻這一條路。

隻是她們都冇有一位像傅西樓這樣撐起一切的兄長。

想起過去的自己,再看到車窗上映著的現在的自己,梁蕁心底一片悵然。

“我在夜宴,和西樓空青在喝酒,你到家了就先休息吧,今天太晚了,我在夜宴睡就行……嗯,知道了……媽的事情她自己有分寸。”

“你也不用撮合我們和好,她不會理你……嗯,以後都不用問她,她想去自己會去……你休息吧,我先掛了。”

蘇寒年還算溫柔的回覆著喬溪冰打過來的電話。

掛斷以後,唐空青起鬨地吹了一聲口哨:“可以啊,結了婚的男人果然不一樣,這語氣,你什麼時候對兄弟我說話能有這態度啊。”

蘇寒年無奈:“有什麼特殊的嗎?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一般人。”

唐空青一愣,這還是蘇寒年第一次主動提起喬溪冰是他妻子這件事,以前他都直接不提這個人的。

剛過來的隋肅聽到了,有點失落地問道:“蘇哥,你忘記容顏了嗎?容顏對你也不錯吧,而且容顏從不神經兮兮地查崗。”

這話說完以後,空氣一下就沉默了。

容顏這個名字,在蘇寒年這裡並不受歡迎。

喝完杯子裡的酒以後,蘇寒年放下酒杯,冷道:“她和容顏不一樣,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容顏這樣的女人,連前女友都算不上,我和她過去的那點事,以後不要再提了。”

容顏是自己在娛樂圈難得的好友,現在聽到蘇寒年這樣說,隋肅為容顏不值,脾氣上來也顧不得分寸了,直接把剛纔刷到的視頻給蘇寒年看。

“你真覺得喬溪冰是什麼好人嗎?她要真大方真體貼你,今晚就不會讓你兄弟的女人這麼難堪。”

視頻裡是今晚主播大賽的片段,主持人直接內涵斐明月,而斐明月在空蕩的頒獎區的座位上受儘嘲諷,好幾個特寫鏡頭直接懟臉,放大她的難堪。

視頻裡的評論區更是不堪入目,說她上位失敗活該,還夾帶著一些噁心的下流話。

傅西樓搶過手機,看著視頻裡那個六神無主但是不得不強裝鎮定的女人,心疼的要滴血。

“蘇寒年,你最好讓喬溪冰給我一個解釋。”

傅西樓冷冷地撂下這句話以後就急匆匆地拿起外套出去了。

手機被重重地塞回自己的手裡,隋肅才意識到自己闖禍了,不該當著兩人的麵把視頻拿出來,這多尷尬啊。

“蘇,蘇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氣不過,這活動的解釋權是喬溪冰的吧,梁姨不是已經被你暫時剝奪在公司的決策權了嗎?”

也就是說,在活動現場能臨時做主撤去斐明月名字讓斐明月難堪的人,隻有喬溪冰。

雖然隋肅想不明白喬溪冰為什麼針對斐明月。

蘇寒年也不明白。

但是她針對斐明月,讓斐明月難堪是事實。

這可是他兄弟的女人,他必須給傅西樓一個交代。

“冇事,和你沒關係,”蘇寒年冷淡地說了一句也離開了,“我回家問問她。”

於是包廂裡就隻剩下唐空青和隋肅兩人大眼瞪小眼的。

隋肅心虛地看著唐空青問道:“我是不是做錯事了。”

唐空青笑嗬嗬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調侃道:“冇事冇事,小c男嘛,不懂人情世故很正常。”

C!

隋肅頓時想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