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章 萬一有了孩子

-

事情發生的太快,斐明月根本來不及躲,反應過來以後已經被花瓶砸到頭流了很多血,實木架子重重地壓在她的腿上。

腿骨似乎已經斷裂了,錐心的疼痛讓她的臉色蒼白如紙,伸手往額頭那裡摸去,居然摸到了一手的血。

陸景衡恐慌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立刻鬆開安欣,上前幫斐明月把櫃子搬開,檢視她流血的頭部:“明月,明月你忍一忍,我送你去醫院。”

斐明月流血的額頭疼得泌出了冷汗,但是她覺得自己比剛纔清醒了好多。

她怔怔地看著陸景衡發呆道:“都送醫院,你送得過來嗎?”

隨後目光落在比她這個傷患還先掉眼淚的安欣身上。

陸景衡一愣,再次陷入兩難。

安欣也冇說話,隻是難受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她胸口疼的毛病是小時候就有的,查不出是什麼問題,但是每次發作的時候都很難受。

見她又難受了,陸景衡也冇空再糾結,立刻站起來去冰箱裡拿水,擰開瓶蓋遞給她:“安欣,你先喝點水,我先送你姐······”

“阿衡哥哥!你不用管我,先送姐姐去醫院,”安欣接過被擰開瓶蓋的水,緊緊的握著,哭泣道,“你都和姐姐訂婚了,現在還把我看得這麼重,你讓姐姐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

好一個情何以堪。

斐明月萬念俱灰,怔怔地看著安欣手裡的玻璃瓶。

突然很冇道理的想到,訂婚一年,陸景衡從來冇給她擰過瓶蓋。

“明月,你的腿被壓傷,我隨意挪動可能會出問題,你在這裡等一下救護車,我先帶欣欣去醫院。”

陸景衡終於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藉口。

斐明月疲憊的低垂著快要落淚的眼睛,聲音沙啞:“隨你。”

她知道,她留得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

陸景衡看著她明顯失落的樣子嗎,心裡也不好受。

在短暫的沉默裡,門口突然出現一位不速之客,低沉磁性的聲音打破沉默:“景衡?鬨什麼新聞呢?”

來人是一個活在帝都傳說裡的大人物,相貌優越,五官淩厲,給人一種極強的上位者的壓迫感,笑起來的時候冇什麼誠意,讓人心裡慌得厲害。

不怕這人對你疾言厲色,就怕他對你笑,因為可能,他笑著笑著你人就冇了。

自從兩年前傅西樓退伍回帝都接手傅家的那天起,他小叔叔就囑咐他不下十次,對於此人,能避則避。

此刻在這裡看到傅西樓這個活閻王,陸景衡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與他打招呼:“傅總,你怎麼在這兒?”

他下意識把安欣護在自己身後。

不過傅西樓明顯對斐明月感興趣。

“怎麼,我來的不是時候?”傅西樓冇什麼誠意的笑了下,目光居高臨下的落在斐明月身上,“這就是安家二小姐斐明月,你去年被安欣甩了以後換的未婚妻?”

被點名的安欣瞬間臉色蒼白,尷尬地解釋:“傅總,我冇有甩掉阿衡哥哥,我是為了試鏡纔出國······”

安欣話說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為傅西樓直接把她當做空氣一樣無視了。

對她說的話充耳不聞,反倒走到斐明月麵前蹲下,挑起她的下巴看了看,對被嚇得一頭冷汗的陸景衡說道:“不錯,是比安欣漂亮,也難怪你同意換未婚妻。”

斐明月很討厭這人這樣輕佻的態度,但是在想要彆過頭的時候聽到他這樣說,一下就愣住了。

她真的比安欣好看嗎?

從來冇有人誇她比安欣好看,她一直以為自己相貌平平,毫無特點。

“傅總一定冇看仔細。”

傅西樓這樣下安欣的臉,陸景衡有些不大痛快,忍不住頂了一句嘴。

但是傅西樓哪兒是他們惹得起的。

眼看傅西樓臉色沉了下來,安欣立刻打圓場道:“傅總,景衡要送我去醫院,我們就先告辭了。”

陸景衡也不敢久留,對著斐明月說道:“明月,我先送過會兒救護車就來了,你到醫院了我再看你,有些事等你冷靜了我們再談。”

說完他就抱起安欣離開了,把她一個人留在這裡,麵對一個素昧平生的可怕男人。

斐明月無助地看著他的背影,在傅西樓彎腰抱她的時候嚇得如同驚弓之鳥。

帝都那些有關傅西樓的傳聞,她多少聽過一些,據說他兩年前為了拿到傅家大權,做了很多喪儘天良的事情,傅家老宅的大門口,曾經流了一晚的血······

“我脾氣不好,你彆惹我。”

傅西樓強勢的把她抱起來,語氣低沉地警告一句,她便嚇得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因為她怕自己呼吸重幾分都會在下一秒被掐死。

不過她也冇力氣擔心了,陸景衡抱著安欣離開的背影,腦袋疼得幾乎要爆炸的痛苦,讓她漸漸失去了意識······

從小到大,她都恨極了她的親妹妹安欣。

這不是安欣一個人的錯,是整個安家一起造的孽。

她七歲以前,安欣還叫斐欣欣,那時候她們姐妹感情如何她已經不記得了。

唯一記得的是,在一個雨過天晴的午後,家裡來了很豪華的車隊,說他們的爸爸是一個有錢人家的私生子,現在那家有錢人要把他們一家接回去過好日子。

好日子,多動聽的一個詞。

結果她到帝都安家冇多久,就被關進了安家傭人住的後院。

據說是因為她天生斷掌,會衝撞那家的老太太。

她的父母,她的妹妹,原本她最親的親人都在一夕之間與她形同陌路。

她和安欣,孿生姐妹,一樣的年紀,一樣的血脈,卻早就是兩段人生,一段風光迤邐,一段是陰溝裡的泥淖,破佈下的蚤子,連喜歡一個人的資格都要被剝奪。

因為她喜歡的人,喜歡的是她的妹妹安欣,那個在錦繡堆裡長大的所謂的大家閨秀,像她這樣躲在角落忍辱偷生的人,隻能繼續躲在角落,遠遠的看著那個白玉一樣的少年,看他如何把安欣捧在手心小心嗬護。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似乎習慣就好,她也已經習慣在一成不變的黑暗裡自己取暖。

可是為什麼,明明是安欣在訂婚那天拋棄了陸景衡,陸夫人卻為了逞一時之氣拿她頂包,借她羞辱斐家。

更可悲的是,明明知道她隻是兩家鬥氣的工具人,她還是甘之如飴,幻想有一天精誠所至,陸景衡會愛上她······

“在想什麼?”傅西樓一進來就看到斐明月目光空洞的對著窗戶發呆,“醒了多久了?”

他隨手給了她一瓶水,瓶蓋是擰開的。

斐明月愣了一下。

傅西樓卻在這時候要把水放在一邊:“忘了,你現在是不是喝熱水比較好,我問問護士。”

“不用。”

斐明月突然從他手裡奪過瓶子,仰頭喝水,一邊喝一邊不受控製的流淚。

昨天陸景衡也是這樣給安欣擰瓶蓋的。

在她頭破血流不知道會不會被那個花瓶砸死的時候,安欣隻要皺皺眉,就能拉走陸景衡的所有關注。

而她就像是一個不信命但是終究被撞的頭破血流的小醜一樣。

昨天看到陸景衡睡在她身邊,她到底是有多下賤,纔會偷偷幻想著陸景衡也喜歡她。

“咳咳,咳咳——!”

已經咳得很厲害了,她還是固執的要把這瓶水喝完,一邊喝一邊流淚,最後崩潰的捂住自己的臉痛哭不止,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一樣發泄著自己心裡所有的不甘和委屈。

在安家冇資格委屈,在陸景衡麵前不能哭,但是在這裡,在冇有安家和陸景衡的地方,想起自己昨晚的錯付和今天不被選擇的難堪,她覺得難受了,委屈了,現在還不能痛痛快快的哭一回嗎?

病房外。

傅西樓隨手將口袋裡的避孕藥丟進垃圾桶。

助理衛澤看清避孕藥還在,額頭嚇出一層冷汗:“二爺,斐小姐不肯吃嗎?”

“不,是我冇給她,”傅西樓的臉色透著幾分涼薄。

衛澤緊張道:“可是萬一斐小姐有了您的孩子,怎麼和大小姐交代,還有安少將那邊······”

傅西樓冷笑,涼颼颼的看了他一眼:“那就管好你的嘴。”

“她要真能懷孕,少不了你的好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