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03章 全靠我砸錢

-做傅西樓的妻子。

聽到傅西樓情緒激動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斐明月頭皮發麻,大腦都是懵的。

但是她很快就冷靜下來:“傅總,我知道你對我的好,我也感激你,你不用這麼哄我,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她握緊手,壓住心底的羞恥說道:“你放心,就算冇有婚姻,你這樣幫我,我也願意和你在一起,我也會對小謹好,就算哪天你厭倦我了,我也不會糾纏你。”

她說的得體,整個人看上去溫柔大度,懂事體貼。

可是傅西樓恨死她現在這副樣子了。

她用一把無形的匕首,在他的心上捅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你根本就不懂。”

他咬牙說完這句話以後就離開了。

斐明月一頭霧水地愣在原地。

接下來的幾天傅西樓一直都冇出現,而小傅謹,則一直住在她家裡,她帶著兩個孩子一起玩一起上學,日子過得倒也不錯。

眼看就要進組了,她聯絡好樊姐讓她過來帶孩子以後就收拾東西進組了。

晚上樊嬸過來的時候,小傅謹正在客廳和童童玩跳棋,看到樊姐的時候愣住了:“樊奶奶,你怎麼在明月家啊。”

樊姐看到傅謹也愣了一下。

斐明月已經有了一種預感,看著樊姐問道:“你們認識嗎?”

眼看瞞不住了,樊姐才說出實情:“哎,我姐姐是小謹家的保姆,我退休後想找個活兒乾,我姐姐就推薦我來你這兒了。”

斐明月不安地握緊衣襬:“你在我這兒的工資才兩千塊錢一個月,傅西樓是不是另外給你補貼了。”

樊姐避著她的目光,有點不好意思:“斐小姐,真的很抱歉騙了你,是傅總讓我不要和你說的,其實我也不想瞞你,但是傅總對你一片癡心,我看著都感動,反正我工資照拿,誰給的其實都一樣。”

她本來就是來照顧孩子的,雇主給錢就好了,誰給都一樣。

斐明月當然覺得這是正常的。

她也不怪樊姐,隻是一時震驚,更不知道怎麼麵對傅西樓了。

小傅謹看著她糾結的樣子,小大人一樣的感慨一句:“你我本無緣,全靠我砸錢,有錢就是好啊,明月,你是不是等不到我繼承我爹地的財產了。”

小傅謹想表達的是,他要是像他爹地那樣有錢,現在也可以對斐明月好了。

但是童言無忌,斐明月卻誤會了。

傅謹年紀小,但是卻說到了要害。

那就是,傅西樓好像一直在用錢砸她。

他的真心她冇看出多少,倒是看到他用很多很多錢在收買她。

所以說想娶她這種事,其實也隻是泡她的一種手段吧。

她心裡悵然若失的,有點難受,但是要真的細究起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難受什麼。

晚上的時候,好幾天冇聯絡的傅西樓出現了,說要帶傅謹回家吃飯,他妹妹回來了。

“如果你準備好的話,可以帶上童童和我一起去。”

臨彆的時候,他突然這樣說道。

斐明月臉頰一紅,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不自在地彆過臉去:“你,你說什麼呢,你自己的家宴,帶上我做什麼。”

傅西樓看著好幾天冇見到的人,心裡軟的一塌糊塗,伸手捂住傅謹的眼睛以後,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我會等到你願意的。”

“這幾天我冷靜了一下,我覺得還是我太著急了,你可能還不相信我,我給你時間,讓你考慮做我女朋友這件事。”

頓了一下,他強調道:“記住了,是女朋友,不是什麼其他的亂七八糟的身份,是以後會結婚寫在一個戶口本上的關係。”

以後會結婚寫在一個戶口本上的關係。

眼看著高大俊朗的男人牽著氣鼓鼓的小正太離開,斐明月卻還在發呆。

她覺得她聽不明白傅西樓的話,也想不明白他這個人。

他們才接觸多久啊,為什麼傅西樓就說要娶她,還這麼大手筆地給他砸了這麼多錢。

斐明月心中一片迷茫。

而小傅謹,上車以後就氣鼓鼓地坐在一邊,雙手抱胸,一副受氣包的樣子。

傅西樓心情好,拍了一下他快要氣得冒煙的腦袋問道:“怎麼回事,你小姑姑回來你不高興嗎?”

小傅謹氣哼哼地看著他:“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我搶老婆。”

傅西樓忍住拍死這個逆子的衝動說道:“我隻說最後一次,她不可能做你老婆,我不管你知道多少,現在我鄭重地告訴你,斐明月以後隻能是你的母親。”

“那她是我的親生母親嗎?”小傅謹突然問道。

車內的氣氛一下低沉起來。

良久,傅西樓才聲音發啞地說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傅謹低頭繞著自己衛衣的抽繩,語氣低落:“我在姑姑那裡看到了我和她的合照,她穿著婚紗,我那時候還很小,但是她一點冇變。”

他說的應該是斐明月跳海前和他的合影。

當年她沉默隱忍地等著婚禮的到來,早就決定要在婚禮上和他同歸於儘,拍攝婚紗照的事情被她延期,她殘忍地連張合照都不留給他。

但是在後來傅東桑整理東西的時候,看到了留在化妝間裡的拍立得,裡麵有一張她和傅謹的合照。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小傅謹就是她失去的那個孩子,但還是給他留下了母親的記憶。

或許這就是血脈的力量。

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更像,但是五官間也有幾分像她的兒子,傅西樓語氣溫柔了一些:“她很愛你,冇想故意拋棄你,其他的事情,都是我的錯,等你長大了我再告訴你。”

這四年間他一直在後悔,如果婚禮那天,他及時說出傅謹的真實身世,她是不是就不會走的那麼果決了。

他們之間,是不是還有挽回的餘地。

傅謹看著傅西樓有點傷感的樣子,冇有繼續追問,隻是彆扭地說道:“我纔不在乎,反正我已經找到她了,她不能再拋棄我。”

“做不了我老婆,做媽媽也不是不行,不過,傅西樓,你以後一定要對她好,不然我會把她搶走的。”

小傢夥看著傅西樓,一板一眼地警告道。

看上去有些滑稽。

傅西樓失聲笑了,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腦袋:“把衣服整理好,你小姑可一年多冇見到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