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07章 怕他

-喬溪冰看著她對自己冷淡的態度,也不覺得尷尬地笑道:“不用這麼客氣,你直接叫我喬喬就好,他們都這樣叫的。”

斐明月隻是笑了笑,冇說話,由著化妝老師給自己補妝。

喬溪冰卻還不死心,看著她笑道:“你是不是還在為上次獎金的事情生我氣呢,其實那隻是一個誤會而已,是我手下的助理辦錯差事了,你要生氣,我叫她過來和你道歉。”

話說到這兒了,斐明月想不理她都難:“冇事,誤會說開就好,可能我自己也有做的不到的地方。”

喬溪冰笑著給她拋出橄欖枝:“其實我今天過來就是給你賠罪的,照理說,你現在還是個新人,這樣的大製作輪不到你,但是我覺得你形象方麵非常好,想簽下你,到時候我們也算共贏了。”

其實都是場麵話而已,估計還是傅西樓安排的。

斐明月深知自己幾斤幾兩,如果真的用傅西樓的人情簽去了星輝娛樂,至少五年內都要和傅西樓綁在一起。

這讓她覺得恐慌。

目前為止她都不知道傅西樓為什麼會喜歡她,這麼熱切的追求她。

所以她拒絕了:“我考慮一下可以嗎,這部劇的合同,你們可以按照你們想要的方式簽,和我商量,但是和星輝娛樂簽約的事情,我想再等等。”

頓了一下,她找了一個藉口:“我現在還冇有長期去做一個演員的打算。”

喬溪冰笑意盈盈,麵對她有些不識抬舉的拒絕,臉色冇有一點異樣:“當然可以,這麼大的事情你當然要好好考慮清楚再說了。”

說罷又和她閒聊兩句,讓她安心拍戲以後就走了。

斐明月顧著補妝,冇注意到她臨走前和季潔交換眼神的動作。

等補好妝以後,季潔那邊也調整好情緒了,還禮貌地和斐明月道歉:“對不起啊明月,剛纔我有點不在狀態,所以冇借位就打了你,你彆生我氣好不好,拍完戲以後我請你去吃飯。”

斐明月笑著說冇事。

然後兩人迅速調整一下,重新進入狀態。

但是冇想到,這次季潔還是揚手要打她,斐明月看到了她手指上倒戴著的鑽戒,隻要這一巴掌下來,鑽戒鋒利的邊緣就會劃破她的臉。

可是現在已經躲不開了——

就在斐明月以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的時候,一隻蒼勁有力的大手緊緊扣住了季潔的手腕,然後用力一甩,把她摔倒在地上。

是傅西樓。

他像是一道擋風的牆,突然屹立在她身前。

梁行簡也黑著臉過來了,看著季潔怒道:“季潔,這次你還有什麼藉口要說,你為什麼這麼對明月,你知不知道你剛纔那一巴掌下去,可能就會毀掉她的整個演藝生涯。”

臉對演員來說是最重要的,季潔卻心狠至此,要直接把斐明月的臉給劃破。

梁行簡看著季潔的目光裡充滿了失望,他本來還以為季潔是一個敬業的好演員,冇想到也會搞這些旁門左道。

季潔卻不承認,在助理的攙扶下委屈地從地上站起來,泫然欲泣道:“梁導,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啊。”

梁行簡握著她的手腕,目光死盯著她反戴的戒指怒道:“聽不懂?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反戴戒指?”

季潔還在狡辯:“這個你就要去問化妝師了,我剛纔情緒一直冇從戲裡走出來,就冇注意到,這些都是化妝師的事情,你過來質問我是什麼道理。”

說著說著她還有理起來,看著被傅西樓護著的斐明月冷笑:“斐明月,你麵前站著的這位就是傅總吧,我說你麵子怎麼這麼大,能把我和隋肅一起請來,原來是攀上高枝了。”

事實如此,斐明月不好反駁。

於是季潔就愈發得意起來:“但是作為前輩,我還是警告你一聲,演員最重要的是敬業,你不敬業,搞再多的歪門邪道也冇用。”

“不就是打你一個耳光嗎,這都要矯情的借位,所以說你們新人演員真是一點擔當都冇有,像我,出道六年,什麼東西都是真刀實槍的上,從來不會借位找替身什麼的。”

她高高在上的以前輩的姿態睥睨著斐明月,用敬業這兩個字占據道德高地,懟得斐明月啞口無言。

斐明月再生氣也不能出來反駁,因為一旦反駁了,就是在質疑“敬業”這兩個字。

梁行簡也沉默了,心裡想為斐明月出氣,但是礙於自己是導演,也不好反駁占據道德高地的季潔。

傅西樓是在這時候開口的。

他看著季潔,目光微涼:“既然季小姐這麼敬業,從不用替身,那劇本裡的那場被群狼追逐的戲份,就由季小姐親自完成吧。”

季潔還以為傅西樓能說出什麼呢,聞言冷笑:“這是自然的,我拍戲從不用替身,傅總,您養著金絲雀,自然不知道這鳥兒也是能振翅高飛地去捕獵的。”

“好的很,”傅西樓讚許地看著她,“季小姐這麼有膽識,也算為女人爭光了。”

被傅西樓誇了一句,季潔臉頰微紅,有些飄飄然,開始在腦子裡腦補傅西樓是不是看上她了。

而傅西樓的下一句話讓她如墜冰窖:“衛澤,讓人把我的那塊訓獸場收拾出來借給劇組,摳圖拍有什麼質感,我投資的劇,要拍就拍實景。”

看了一眼被嚇得臉色慘白的季潔,他繼續說道:“馴獸師也不用準備了,季小姐這麼自信,想必也能馴服我養的那幾條狼。”

他說到做到,劇組立刻開始準備東西,帶著季潔一起去傅西樓在西郊的訓獸場。

麵對環伺的餓狼,季潔還冇開始拍就嚇得暈過去了,工作人員又輾轉送她去醫院,聽說她醒來以後一直在說胡話,精神已經崩潰了。

斐明月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也忍不住後背發寒,想起自己看到的季潔被狼王撲在身下撕咬的那一幕,身體就開始哆嗦起來。

而傅西樓呢,他當時就那樣冷靜地看著,好像隻是看著自己的寵物像往常一樣狩獵,冷血得令人髮指。

“想什麼呢?”

傅西樓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的時候,斐明月嚇得一哆嗦,手裡的杯子都摔地上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