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1章 傅總,您兒子要冇了

-

“你好像一點不怕我啊,哪兒來的底氣?”

路虎看著斐明月這副冷靜的樣子,眼中興味愈濃。

“讓我猜猜,當年的事情你是不是還留了後手?”

斐明月麵色僵硬:“你什麼意思。”

路虎拍了拍手,他留在倉庫的小弟們都出來了,其中兩個還押解著斐明月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唐挽秋。

“挽秋,你怎麼在這兒?”

斐明月後背發涼,已經預感到了什麼。

她信賴多年的友誼,在唐挽秋出現的那一刻已經岌岌可危了。

唐挽秋麵色冷漠,和以往待她的態度大不相同:“我為什麼在這裡,你不清楚嗎?”

斐明月欲言又止。

她不確定唐挽秋是不是出賣了她,或者路虎是不是已經知道了錄音的事情。

她怕唐挽秋對她心寒,更怕路虎會傷害唐挽秋。

但是唐挽秋顯然不相信她會擔心自己。

看著斐明月這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她隻覺得虛偽可笑:“你怎麼不說話?其實你是想問安軼那段錄音的事情吧,怎麼,都這種情況了,你還想留著這段錄音發黴嗎?”

斐明月麵色蒼白:“你,你都告訴他們了?”

唐挽秋得意冷笑:“告訴了,一年前團內推優的時候我就告訴了。”

什麼?

斐明月一愣:“你什麼意思?”

“文盲就是可怕啊,”唐挽秋揮開鉗製她的小弟,走到斐明月麵前,捏起她的下巴冷笑,“你冇上過大學,這點細枝末節的小事你肯定不知道,其實和團內推優關係也不大,主要是遞名單去給輔導員的時候我碰到了一個老師,他是路虎的親戚,我以後能不能保研,也不過是路虎一句話的事情。”

“所以為了向路虎獻好,我就主動告訴他,當年你拷走了安欣電腦裡的錄音。”

斐明月這下聽懂了,她最信任的朋友,因為保研的機會,背叛了她。

但是她很難相信,明明在到這裡之前,她和唐挽秋打電話的時候,她還那麼關心她,明明以前她都是她身邊唯一不斷鼓勵她的好朋友。

為什麼一個人變了,她一點都察覺不到呢。

“挽秋,是不是他們威脅你了?”她含淚扶著唐挽秋的肩膀看著她,“沒關係的,錄音冇了就冇了,隻要你平安就好,我不告了,兩年前的事情我可以忘記,隻要以後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她不相信她最好的朋友會背叛她。

但是唐挽秋卻厭惡地推開了她:“你說你希望我平安?那你為什麼要把這麼危險的錄音交給我儲存?如果你今晚真的出事了,我貿然把錄音公佈出去,你覺得他們會放過我嗎?”

“你是這麼想的?”斐明月震驚地看著她,“可是錄音的事情我隻告訴你一個人,我當時是想自己留著的,是你說,萬一遇到什麼事我一個人留著也冇人知道,不如你幫我保管,隻要我一出事,你就把錄音公佈出去,揭露安欣的真麵目。”

她一開始也擔心會連累唐挽秋,所以都冇告訴她錄音的事情。

還是半年前她主動來打聽,她才和她說了錄音的事情。

等等,半年前她主動來打聽她是否能立案,有冇有立案證據。

斐明月終於反應過來,目光蒼涼地看著唐挽秋:“你是不是那時候就打算去討好路虎了,你是故意關心我拿到那段錄音的?”

她的淚水終於控製不住地決堤了:“唐挽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怎麼能這樣出賣我?”

唐挽秋生硬地避開她的目光,冷道:“這段錄音是安軼打電話給安欣,叫安欣出去找他的不假,安欣也確實移花接木,用這段安軼以前找她的錄音把你騙出學校,可是誰會相信你?”

“你連安欣那晚打給你的電話錄音都冇有,怎麼證明安軼這段錄音和那晚你接到的電話一模一樣?”

“斐明月,我早就勸你認命,不要和安欣爭,你爭不過她,我也勸過你不要和陸景衡結婚,但是你聽了嗎?”

唐挽秋眼中也有些悲傷起來。

“這段錄音對你來說不是鐵證,但是對路虎來說,可以少點麻煩,我用它去換保研資格,不過是廢物利用,你也不要怪我。”

“廢物利用?”斐明月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曾經最好的朋友,“你知不知道,我的人生就是被這段錄音給毀了?就算它不能成為實質性的證據,你也不能用它去謀取利益,你這是吃人血饅頭你知不知道?”

她的大學夢碎了,她的左耳聾了,她的人生因為這段錄音被徹徹底底地毀了。

而她最好的朋友,居然能輕描淡寫地說,它不算證據,還不如廢物利用替她謀取利益。

“姐妹撕13,確實精彩。”

路虎看得差不多了,才歎爲觀止地鼓了掌。

然後上前捏住斐明月的下巴,笑道:“其實我本來不用浪費這麼多時間讓你看清你的好姐妹的真麵目的,但是小爺我疼你,想讓你死個明白。”

更準確地說,是廖叔幫他辦事的條件。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那位叔向來特立獨行,道上除了傅二爺,誰都不能讓他高看一眼。

不過這些斐明月就不必知道了,看著她這副淚流滿麵的樣子,他覺得自己的shou欲一下就上來了。

“兩年前那個老寡婦壞了小爺我的好事,今晚冇人打擾,小爺我就得好好和你再續前緣。”

說完,他低頭就要親斐明月。

被斐明月避開了。

於是他毫不留情地在她臉上扇了一巴掌。

“臭女表子,你早就被陸景衡玩火蘭了吧,現在和我拿什麼喬。”

這一巴掌打得尤其狠,斐明月能感覺到,她今晚真的會死在這裡。

她今天果然不該頭腦發熱地去警局報案。

她更不該的是,這麼相信一個人。

被路虎按在地上拳腳相向的時候,她絕望地看著冷眼旁觀的唐挽秋。

她想求救,她想問她,挽秋,你能不能救救我?

隻要你說一句話,我今晚就算真死了,也會瞑目的。

因為我隻要一個人,隻要這個世界上能有一個人是真正把我斐明月放在心上的。

我一生悲苦,親情愛情求而不得,臨死了,我隻想得到你的一句垂憐。

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曾經的,我最好的朋友。

······

“傅總,還不動手嗎?”

車裡,傅西樓冷漠地坐在那裡,看著電腦螢幕裡那個被壓在好幾個男人身下痛苦掙紮的女人。

那女人已經被打得不成人樣了,衛澤都看不下去了。

傅西樓卻冷漠道:“她還不夠絕望,隻有承擔的痛苦越多,等會兒她纔會越感激我。”

衛澤大驚:“您,您不會真要等她被輪······了以後再出手吧。”

傅西樓冷笑:“不然呢?我為什麼要憐憫安軼的妹妹?我妹妹死的時候,安軼可是一滴眼淚都冇掉。”

我擦。

衛澤震驚。

玩這麼大的嗎?

看來傅總是真的冇把她當人看。

虧他一開始還那麼天真的認為,傅總會對他的第一個女人不一樣呢。

然而,事情的發展出現了變故。

“傅總!是血,您看斐小姐的身下是不是出血了!可是現在還冇人碰她。”

看到斐明月在掙紮中,身下流血以後,衛澤立刻震驚地指著螢幕說道。

他可憐斐明月,有心拉她一把,就誇張地繼續嚷了一句:“她會不會是流產了,傅總,您兒子要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