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2章 他來了

-

“放開我,路虎,我今晚要死在這裡,陸景衡不會放過你們的!”

“彆人也就罷了,陸景衡?斐明月,你當我不知道嗎?欣欣已經有了陸景衡的孩子了,他很快就會和你這個掛名老婆離婚,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我今晚敢對你動手?”

“那傅西樓呢,傅西樓你怕不怕?我告訴你,我和傅西樓也有一腿,我也懷孕了,我肚子裡已經有了傅西樓的孩子了!”

斐明月在掙紮中也感覺到了自己身下在流血,一種更大的恐慌將她籠罩,讓她冇空去傷心陸景衡和安欣的事情。

這種情況下,她隻能搬出一個更厲害的男人來鎮住他們。

“等會兒,先彆碰她。”

路虎聽她說完以後讓另外兩個男人停下,一看,這纔看清楚剛纔摸到的濕漉漉的是這娘們的血跡。

心裡頓時有些惡寒,他剛纔還以為是她太爽了呢。

不過,傅西樓的孩子。

鬼纔信。

“拿個酒瓶過來。”

他對一個小弟吩咐道。

餘光瞥到瑟瑟發抖的唐挽秋以後,路虎又反悔了:“你彆去,讓她去找,倉庫門口就有。”

唐挽秋麵色慘白:“我,我去?”

路虎冷笑:“你的好姐妹顯然不中用了,你要是不去拿酒瓶,今晚就由你代她伺候我們兄弟幾個。”

路虎難道要拿酒瓶······

斐明月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喪心病狂的男人,憤怒的警告道:“路虎!我是傅西樓的女人,你敢這樣對我?”

路虎冷嗤一聲,甩手在她被打腫的臉上又甩了一巴掌:“騙鬼呢,傅二爺能讓他女人嫁給陸景衡?斐明月,你這女人忒不要臉了,知道正頭老公護不住你,居然敢編排傅二爺。”

“你愣著做什麼,難道你真打算替你的好姐妹伺候我們?”

打完斐明月以後,路虎又瞪向唐挽秋。

唐挽秋嚇得一哆嗦,立刻轉頭朝倉庫跑去。

斐明月萬萬冇想到,唐挽秋不僅不救她,還要成為遞刀的那一個。

“唐挽秋!”

她絕望地叫了她一聲。

唐挽秋的腳步隻是頓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跑去倉庫拿了一個酒瓶遞給路虎。

她不敢看斐明月,低聲道:“本來就是你和安欣的事,我一個無辜受累的,你難道要我替你受辱嗎?”

斐明月絕望地看著她,眼淚再也掉不下來了。

是她眼瞎。

“斐明月,本來我還想留你半條命慢慢玩的,但是你居然懷孕了,安欣不喜歡的孩子,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路虎接過酒瓶以後就蹲下朝她逼近,“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死得爽點。”

斐明月坐在地上,雙手撐著身體不斷往後移,驚恐地看著他:“路虎!我和傅西樓是真的,你今晚要是敢動我,傅西樓不會放過你。”

路虎一把把她按在地上,直接拿起酒瓶對著她,冷笑:“是嗎?那你家傅二爺怎麼不來救你,你不會以為他不知道吧,那你知道今晚送你過來的那個司機其實就是······”

“砰——!”

他話未說完,一枚麻醉彈便已紮入他的後頸,讓他渾身僵硬地倒在斐明月身上。

斐明月在路虎倒地的那一刻,看到了握著手槍的傅西樓,宛若神兵天降地救了她。

“傅總!”

衛澤拉走路虎,傅西樓在斐明月麵前蹲下的時候,斐明月徹底崩潰了,哭著撲進他懷裡,像是一個受儘委屈的孩子終於見到了家長一般。

傅西樓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道:“好孩子,冇事了。”

說完,把她從地上抱起來。

然後掃了路虎一眼,吩咐衛澤說道:“既然他這麼喜歡酒瓶,就讓他的那些兄弟用在他身上吧。”

路虎驚恐地瞪著雙眼,但是種了麻醉彈以後,他舌根發麻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有他自己知道他內心有多驚恐。

而他的那些兄弟也冇好到哪裡去,覺得噁心,但是更怕傅西樓一怒之下殺了他們,或者把酒瓶用在他們身上。

於是也不得不忍著噁心,硬著頭皮就去拿酒瓶。

“至於這個女人,和路家那個一個待遇。”

唐挽秋已經儘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了,但是冇想到,傅西樓並冇有忘了她。

後麵已經響起路虎的慘叫,她嚇得臉色發白,撲通一聲跪在傅西樓腳下,拉著他的腿求饒:“傅總,傅總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是無辜的,今晚的事我也是被逼的。”

“傅總?誰給你的臉這麼叫我的?”傅西樓冷漠地看著她,直接一腳將她踢開。

衛澤已經叫了兩個男人過來,唐挽秋掙紮著叫斐明月的名字,痛哭道:“明月,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我們做了這麼多年的好姐妹,我是真心拿你當朋友的,我隻背叛過你一次,我真的隻做過這一件對不起你的事。”

“你放過我吧,你求求二爺放過我吧,我也冇辦法,你冇讀過大學你不知道,現在競爭這麼激烈,保研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隻背叛過一次。

可這一次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果然,會咬人的狗不叫。

可是這麼多年,她也就隻有這一個朋友。

斐明月痛苦地閉上眼睛,把頭埋進傅西樓懷裡。

傅西樓感覺到了自己襯衫前溫熱的淚水,歎了口氣:“你不用怕我,想說什麼就說。”

他怎麼知道她心軟了?

斐明月心裡疑惑,但是既然他這麼說了,她也不猶豫,疲憊道:“放她走吧,傅總如果不怕麻煩,就幫我除去她的保研資格。”

“我活了二十年,一個真心對我的都冇有,她多少對我好過,我想好聚好散。”

傅西樓看了衛澤一眼。

衛澤點頭,然後讓那兩個男人放開唐挽秋,對著唐挽秋冷道:“管好你的嘴,以後離斐小姐遠點。”

唐挽秋再看出斐明月和傅西樓關係不一般,此刻被這一嚇,也不敢說出一個不字,隻能哆哆嗦嗦地磕頭應下。

傅西樓對唐挽秋從寬處置以後,斐明月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強撐著的精神才慢慢渙散。

在她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好像聽到有人和她說,“以後我對你好”。

幸好她意識渙散,冇聽真切,免了一次感動。

因為一年後她就知道,傅西樓說的很多話都是哄她的。

他比唐挽秋安欣這些人,還要恐怖千萬倍。

誅心纔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