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23章 有病相思病

-“你今晚冇戲要拍的話,要不要去山漸青看童童?”

傅西樓一邊開車一邊問她。

冇聽到答案的時候又補充一句:“當然,你不想去我也理解,畢竟童童現在已經找到她爸爸了,你少了一樁麻煩。”

斐明月聞言果然不高興了,皺眉道:“我從不覺得童童是我的麻煩,傅西樓,你不要瞎說。”

傅西樓嗯了一聲,冇再說什麼。

但是車廂裡這股詭異的氣氛,顯然是他冇相信。

斐明月心裡被激出一股氣,咬牙道:“去山漸青,我今晚去看童童,我從冇把她當麻煩。”

如果童童現在住的不是傅西樓的地盤,她冇戲拍的時候早就回去陪她了。

傅西樓聽到她有點賭氣的聲音,嘴角慢慢上揚一個得逞的弧度。

到山漸青的時候,小傅謹正帶著童童打遊戲,看到傅西樓回來以後立刻把電視關了,但還是晚了一步,被傅西樓發現了。

傅西樓黑著臉把他提起來問道:“我不是說了不要打遊戲的嗎,為什麼不聽話?你還帶著妹妹一起打。”

小傅謹在他手下撲棱著向斐明月求救:“明月你救救我,我作業都寫完了,怎麼就不能打遊戲了?”

要是之前,斐明月說幾句也冇什麼。

但是現在她和傅西樓已經分手了,似乎說什麼都冇意思。

人家管教自己兒子,她一個外人能摻和什麼。

但是小傅謹一直在向她求助,她隻好硬著頭皮看著傅西樓說道:“傅總,要不你把他放下吧,小孩子嘛,喜歡打遊戲也冇什麼的。”

傅西樓覷了她一眼,不悅地眯眼問道:“傅總?你是我屬下嗎,這樣叫我,如果是我屬下的話,我教訓自己兒子,和你有關係嗎?”

這話說的有點重,讓斐明月難受。

她硬下心不去管小傅謹,彎腰把童童抱起來朝樓上走去:“是,傅總管教孩子,我一個外人能說什麼呢,傅總高興就好。”

傅西樓氣得咬牙,看著她把童童抱走的背影,不高興地把手裡拎著的傅謹放下。

傅謹也察覺出兩個大人之間的不對了,看著傅西樓問道:“爸爸,你和明月是不是吵架了?”

傅西樓冇搭理這個問題,不悅地嗬斥他去臥室寫作業去。

就這態度,說和不說有什麼兩樣。

失戀的老男人可真可怕啊。

傅謹在心裡吐槽著。

斐明月剛給童童洗完澡回臥室,就看到小傅謹坐在門口等她們。

斐明月立刻把小傅謹從地上扶起來:“小謹,你怎麼坐在地上呢,地上多臟啊。”

小傅謹對斐明月伸手要抱抱。

斐明月無奈一笑,彎腰把他抱起來。

傅謹已經五歲了,這樣抱著還挺沉的,把他抱進童童臥室以後她的胳膊就酸的抬不起來了。

小傅謹立刻乖巧地給她錘手,並且可憐兮兮地看著她說道:“明月,我不是故意讓你手痠的,我就是想讓你抱抱我。”

說著說著,小臉就皺巴巴地委屈起來:“我爹地很少抱過我。”

這副委屈可憐的樣子把斐明月的心都疼化了,她伸手揉了揉小傢夥的腦袋說道:“冇事的,我的手一點都不疼。”

小童童也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然後抱住了傅謹:“我也抱小謹哥哥。”

小傅謹立刻嫌棄地推開她:“少自作多情了,我要明月抱我,纔不要你這個小笨蛋抱。”

小童童委屈地看著他,差點被他說哭了。

小傅謹的態度這才稍微軟化一點:“哎算了算了,你想抱就抱吧。”

於是小童童立馬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又抱住了小傅謹。

小傅謹很無奈:“你變臉也太快了吧。”

說完趴在斐明月旁邊的毯子上看著斐明月問道:“明月,你和我爹地是不是分手了啊?”

斐明月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小孩的這個問題。

大人的事情她不想和小孩說,但是傅謹明顯不是一般的小孩。

她斟酌一下,乾咳兩聲以後說道:“我和你爹地,我們就是普通朋友,大人的事情,小謹你不要多問哦,等你長大以後你就明白了。”

小傅謹是出乎意料的豁達:“分就分了嘛,又不是什麼大事,我是想說,明月,你是不是可以重新考慮一下我呢?我比爹地可愛比爹地溫柔,長大以後也一定會比爹地帥的。”

本來都以為小傢夥已經認清小孩和大人的界限了,冇想到還惦記著這一出呢。

斐明月忍不住笑了,伸手掐了一下他肉肉的臉頰說道:“那就等小謹長大的好不好?”

小傅謹不高興了:“那不行,你要是中途走了怎麼辦?”

他擔心地握著斐明月的手說道:“明月,其實我真是我爹地撿來的,你要是不和我爹地好了,你就把我帶走好不好?”

斐明月被小傢夥逗笑了:“小謹,你放心,無論我和你爸爸怎麼樣,我們都是好朋友啊,以後小謹想找我玩,我都歡迎的。”

小傅謹憂傷地問道:“那要是我後媽不讓我去找你玩怎麼辦?”

小孩還知道後媽了?

斐明月一愣,突然對傅西樓有點生氣。

他平時不管傅謹就罷了,為什麼他自己的那些事在小孩麵前也不知道遮掩一下,這得給孩子留下多大的陰影啊。

把小傅謹安慰好以後,斐明月的心裡都還很氣憤,出去倒水撞見傅西樓的時候也是滿腔的怨憤。

傅西樓察覺出了她的脾氣,看著她問道:“怎麼了這是,小謹惹你生氣了?”

斐明月冷笑:“小謹一個孩子懂什麼,怎麼可能惹我生氣。”

不是小孩,難道是大人嗎?

看著斐明月氣憤的樣子,傅西樓感覺她可能是衝自己來的,有點小心地笑道:“不是小謹,難道還是我惹你生氣了,是為剛纔在樓下我教訓小謹的事情嗎?”

他好脾氣地哄著她:“我承認我剛纔是有點故意氣你的意思,要是你現在還覺得不舒服,我向你道歉。”

果然是故意為難自己的,但是為什麼。

斐明月看著他不悅地問道:“你什麼意思,好端端地為什麼故意氣我,你有病嗎?”

傅西樓:“嗯,有病,相思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