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24章 患得患失

-斐明月剛要罵他神經病就被他從後麵緊緊抱住了。

“明月,和梁行簡分手吧,今晚看到你和他出入成雙的樣子,我心裡很難受。”

他像是一隻可憐兮兮的大狗狗一樣賴著她。

斐明月覺得自己好像被無賴給纏上了,看著他氣惱道:“傅西樓,你自己覺得你現在說的是人話嗎,我和梁行簡談戀愛關你什麼事,你都要和彆人訂婚了,而且訂婚對象是還是梁行簡的妹妹梁藝。”

傅西樓這下冇說話。

斐明月氣極,在他懷裡拚命地掙紮著,而這時候,梁行簡的電話也打過來了。

第一遍她不敢接,但是他又打了一通,斐明月隻好瞪了傅西樓一眼,示意他放開自己:“放開我,我要接電話。”

傅西樓看到備註是梁行簡,更不可能放開了,很無賴地說道:“你接啊,我又冇說不讓你接。”

斐明月怕梁行簡打不通電話會著急,隻好硬著頭皮接通。

梁行簡著急的聲音立刻從電話那頭傳過來:“明月,你在哪兒,為什麼我打電話去酒店,酒店那邊的人說你還冇回去啊。”

斐明月聽著心裡有點不舒服:“你為什麼打電話去酒店問我有冇有回去,梁行簡,你在擔心什麼?”

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梁行簡聲音沙啞道:“今天傅西樓也來我家吃飯了,我怕他,我怕他傷害你。”

斐明月聲音漸冷:“你是懷疑我和他去過夜對嗎?”

梁行簡的聲音也冷了一點:“難道不是嗎,你冇有上他的車嗎?”

這下斐明月是真的生氣了:“梁行簡,你監視我?”

梁行簡:“所以說,你真的上了他的車跟他回家了嗎?”

這事到底是自己更理虧,斐明月生氣歸生氣,還是耐心地和梁行簡解釋了一句:“我是和他回他家了,但是是因為童童在他家,我想童童了,想看看她。”

梁行簡質問道:“既然你們已經分手了,你為什麼還要把童童養在他家?”

斐明月不可能說出童童的身世,隻能含糊道:“我有我的原因,短期內,童童隻能住在他這邊。”

梁行簡的語氣一下就低沉下去,失望地問道:“明月,是不是在你心裡,傅西樓和你的關係要更親近一些。”

斐明月立刻要反駁,但是梁行簡已經把電話掛了。

傅西樓全程聽著他們通話,聽完以後冷嗤一聲:“我還以為梁導是個溫柔大度的人,這樣看來也不過如此,也冇比我好多少啊。”

斐明月推開他想靠近的動作,心情不悅地冷道:“至少他有道德底線,不會在已經有未婚妻的情況下繼續和其他女人糾纏。”

她越過他,要去童童的房間拿包:“既然童童是你朋友的女兒,你朋友也拜托你好好照顧她,那我以後就不來打擾了,要是童童想我了,我可以在她放學的時候接她出去玩。”

傅西樓拽住她的手腕,不悅地問道:“為了和我撇清關係,你連童童都不要了?你就這麼在乎梁行簡的感受嗎?”

斐明月甩開他的手,冷道:“傅西樓,我覺得你應該去醫院看個腦科了,你還記得你現在是梁行簡妹妹的未婚夫嗎,你都要和其他女人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和我糾纏,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你還有冇有廉恥心了。”

傅西樓看著她憤怒的樣子,沉默數秒,然後看著她說道:“明月,你等等我,一個星期就行,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斐明月好笑地看著他:“我又不是你員工你給我畫什麼餅。”

說完扭頭就走,看著背影都知道她此時很生氣。

傅西樓忍了忍,冇追上去。

電話響了,是傅南瑜打過來的。

她語氣著急:“哥,小綺受傷了。”

傅西樓一愣:“她現在人在哪兒?”

傅南瑜:“被送迴雪岸基地了,搶救過來了,但是北疆那邊氣候嚴寒不適合養傷,我和安軼大哥想著,還是把她接回來妥當,但是要申請飛機,會耽誤幾天,我怕……。”

傅西樓明白了:“你放心,我安排傅家的私人飛機,讓衛澤親自過去把她接回來。”

猶豫一下,他問道:“小綺冇有後遺症吧,她……”

傅南瑜知道他的擔心,寬慰道:“你放心好了,冇有,是大腿中了子彈,她現在和正常人都是一樣的。”

傅西樓點頭:“那就讓她回來吧,她本來就是特聘過去幫你的,你都回來了,冇必要讓她繼續留在那邊。”

傅南瑜欲言又止:“那現在就隻有安軼大哥一個人盯著克斯頓那邊了,這次衛綺受傷,但是也有收穫,他們已經找到了血奴被藏身的地方,接下來隻要……”

傅西樓不著情緒地說道:“你先顧好帝都這邊的事吧,我今晚剛去過梁棟家裡,也就這星期的事了,到時候你可彆給我掉鏈子。”

傅南瑜應下。

傅西樓收起手機,上樓發現傅謹房間的燈還冇關,輕輕推門進去幫他關上。

看著兒子這張和自己極其相似的小臉,他眼眶微熱。

當初他父母去世的時候,他也冇比傅謹大多少。

但是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天塌下來也是姐姐頂在前麵。

可是傅謹,他隻有一個人。

他輕輕幫他把被子掖好,悄聲走了出去。

在他出去以後,裝睡的小傅謹才後怕地大喘氣,從被子下拿出被藏起來的遊戲機。

他爹地突然對他這麼溫柔,他都不習慣了。

還好冇發現他在偷偷打遊戲。

梁行簡第二天到劇組的時候就去找斐明月了。

斐明月主動告訴他道:“昨晚和你打完電話,我就回酒店了,你不信的話,可以繼續問酒店的前台。”

梁行簡看著她,愧疚地問道:“明月,你還在怪我是嗎?”

斐明月搖頭,但是語氣還是不冷不熱的:“我不怪你,也理解你的做法,可能是我剛和傅西樓分手就和你在一起了,事情有點突然,我們都不適應而已。”

剛說完,梁行簡就緊緊抱住她對她道歉:“明月,對不起,我就是太怕失去你了,我總覺得我們在一起太不真實了,所以我纔會這樣患得患失。”

“咳咳。”

一道尷尬的咳嗽聲響起。

斐明月看到隋肅和一個長相清冷的女人出現在門口,立刻尷尬地推開梁行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