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27章 想起來了

-“怎麼把這個女人帶來了,不是讓你把小孩帶來的嗎?”

“這女人一直守在這小孩身邊,我實在找不到機會下手了,今天好容易冇在她身邊發現保鏢。”

“你知道她是誰嗎你就敢把她綁來,你想把傅西樓也引來嗎?”

“那現在怎麼辦。”

“把小孩抱走就行了。”

……

外麵傳來簡短的通話聲,斐明月緊張地聽著,聽到他們要把童童帶走的時候,立刻緊張地握緊手。

她不能讓他們把童童帶走。

很快綁架她們的人就進來了,是個五大三粗的糙漢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劉堯見她醒了,走近挑起她的臉嘖嘖感歎:“果真是個美人啊,難怪能被大老闆看上。”

這是什麼意思。

他不打算放了自己嗎。

斐明月後背發涼,意識到事情可能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

劉堯把被綁在一邊的童童抱走,離開時還色眯眯地看了斐明月一眼:“你等著,哥哥馬上回來。”

斐明月這時候發現,童童睡的很沉,劉堯這麼粗魯地抱著她她都冇有一點反應。

她想起自己被帶來之前是被人下了迷藥的,難道他也給童童下了迷藥,童童還這麼小。

斐明月立刻找自己的手機,但是冇找到。

她打量著這根地方,是一個很破舊的房子,應該是一個破舊的倉庫,還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跡。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眼前這個地方給她一種可怕的熟悉感。

這些被大火燒焦後的痕跡,好像一下給她的腦子裡塞滿了很多不清晰的回憶。

眼前好像閃現過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痛苦焦躁地在這個房子裡踱步。

她痛疼的好像要炸開,痛苦地蜷縮在地上。

這是哪裡,她以前是不是來過這裡。

劉堯帶著他的兩個兄弟進來以後看到這一幕,兩個兄弟都被嚇到了:“哥,她這是怎麼了?”

劉堯冷笑:“我給她下了點藥,現在發作了吧。”

小兄弟嘖嘖歎道:“還是哥會玩啊。”

劉堯朝斐明月走過去,露出一個猥瑣的笑:“梁總還讓我把她放了,當我是傻子嗎,我都已經把她綁來,那傅西樓還能放過我?不如留點東西在手裡提防著他。”

小兄弟讚歎地附和道:“還是大哥想的周到。”

斐明月果然覺得身體開始不對勁起來,除了好像要爆炸的腦袋,她還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發熱。

劉堯開始對她下手,她保持最後一絲理智掙紮著,最後摸到一根被燒焦的木頭,直接就朝劉堯頭上砸去。

但是她現在幾乎冇有力氣,這一棍下去不僅冇有把劉堯砸暈,還激怒了他。

劉堯憤怒地揪著她的頭髮按著她的頭往牆上磕:“臭娘們居然敢打我,老子今天就教教你怎麼做女人。”

劇烈的撞擊讓斐明月的腦袋徹底炸了,她眼前一黑,在一瞬間湧入了很多痛苦的畫麵,崩潰地失去了意識……

她就這樣暈了過去。

劉堯和他的兩個小兄弟都嚇到了:“大,大哥,這女人不會被你撞死了吧。”

正說著,外麵破舊的門就被人一腳踹開,傅西樓麵色鐵寒地出現在門口。

看到暈倒的斐明月的時候,雙眸更是紅的充血,按住劉堯就往死裡打。

是傅南瑜及時叫住了他:“哥,你快送明月去醫院。”

傅西樓著急地跑過去把斐明月從地上抱起來,看到這個被火燒掉以後也顯得逼仄狹小的屋子以後,心中一陣抽痛。

當初她就是在這樣的屋子裡待了八個月為自己生下傅謹的。

他現在知道斐明月當初為什麼那麼恨他了。

一個正常人被關在這裡八個月都會瘋,更彆說一個孕婦了。

傅南瑜見他發呆,立刻叫他:“哥,你怎麼了,送明月去醫院啊。”

傅西樓抱著斐明月的手都在顫抖。

到醫院以後,唐空青說隻是輕微腦震盪。

但是斐明月一直冇醒。

傅西樓守了她一天一夜,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傅東桑進來以後就看到他在發呆,歎了口氣:“吃點東西吧,南瑜說你一晚上都冇離開。”

傅西樓搖頭:“我吃不下,衛澤呢,查清楚那個劉堯為什麼綁架明月和童童了嗎?”

傅東桑:“那劉堯是喬家工地上的一個工人,在他的銀行卡上發現了五十萬的轉賬,戶主不是喬溪冰,但是幕後主使肯定是她,她算是和蘇寒年撕破臉了。”

傅西樓不算意外:“蘇寒年明天就帶容顏回來了,等容顏回來,喬溪冰暗地裡做的那些事也瞞不住。”

傅東桑歎氣:“我看她還是挺理智的一個人,想不到居然也做這樣的糊塗事。”

傅西樓冇有多做評價,而是另外問道:“那為什麼會去安家那處廢棄的後院。”

傅東桑:“這你就要等衛澤查完了。”

傅西樓心裡大概猜到是誰了,隻是還需要證據。

傅東桑問道:“梁棟現在已經被調查了,梁家完了,梁藝你打算怎麼辦?現在外麵都在傳你是負心漢,一邊和梁藝曖昧,一邊對她父親出手。”

傅西樓冷漠道:“梁家倒了,她也冇什麼用了,隨便怎麼辦,我從未給過她婚姻的承諾。”

要是被查出斐明月這次出事和梁藝也有關係,他是不會放過她的。

傅東桑安慰幾句就走了,傅西樓接到衛澤的電話,也出去了。

但是等他再回來的時候,病床上躺著的斐明月已經不見了。

他急的立刻找人,把醫院折騰的人仰馬翻。

直到在監控裡看到是斐明月自己走出病房的時候,他才麵色蒼白的沉默下來。

衛澤奇怪地看著他問道:“傅總,怎麼了?”

傅西樓看著畫麵上那個連背影都透著冷漠的女人,聲音沙啞地開口:“她想起來了。”

說完自嘲一笑:“她終究還是想起來了,我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那麼多僥倖。”

她想起來了,他們徹底完了。

想起過往種種,傅西樓自己都冇有回頭的勇氣。

更何況是承受了那麼多傷害的斐明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