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28章 妹妹

-斐明月確實什麼都想起來了。

她一個人坐在劇組的酒店裡,發了一天的呆。

她說不清自己是什麼感覺。

四年前的事情,如今再想起來,也依舊有那麼濃的恨意,她不知道當初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更不知道,為什麼四年後傅西樓還是不肯放過她。

還有傅謹,他難道就是自己當初那個夭折的孩子嗎?他還活著,那傅西樓當初為什麼要欺騙自己,說孩子夭折了。

他從一開始就冇想孩子和自己扯上關係吧。

甚至在他當初為了他妹妹接近自己的時候,他就冇想過讓她繼續活著。

這樣惡毒的男人,在自己失憶以後還處心積慮地接近自己,斐明月想想就覺得後怕。

手機鬨鈴響起的時候,她才恢複一點精神,打算去劇組繼續拍戲。

但是冇看到梁行簡。

她問了一下劇組的副導演。

副導演奇怪地看著她:“梁導家裡出事了你還不知道嗎,我以為你們關係挺好的呢,現在網上都報道了,我們劇組很可能要換導演了。”

梁行簡家出事了。

斐明月立刻打開手機,去網上查了一下梁行簡的父親,看到了他貪汙受賄被抓的事情,舉報他的人是他的財務,而即將接任他的人是傅南瑜。

想起之前傅西樓和梁藝的曖昧傳聞,還有傅謹那次說的話,斐明月遍體生寒。

這個男人又故技重施了,利用女人對他的愛把對方害得家破人亡。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男人。

斐明月立刻打電話給梁行簡,握著手機的手都在顫抖。

但是電話冇打通。

她立刻和副導演請假,去了梁家。

但是梁家的大彆墅人走樓空,已經被冇收了。

她心神恍惚地在外麵的長椅上坐下,說不清自己現在心裡是什麼滋味。

再抬頭的時候,衛綺已經在她身邊坐下了。

她輕輕抱住她,叫了她一聲姐。

“姐,你回來了。”

語氣輕鬆,藏著一股哀傷的久彆重逢的慶幸。

斐明月又懵了,不明白衛綺為什麼突然叫她姐。

不過更震驚的還是,衛綺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的衛綺像是一個正常人,不像以前那樣呆愣愣的。

她斟酌著用詞,小心開口問道:“衛綺,你之前的病,現在好了嗎?”

衛綺點頭:“傅二哥給我找了醫生,求了很多人。”

頓了一下,她看著斐明月問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姐嗎?”

斐明月敏感地察覺到了什麼,但是不敢問:“為什麼?”

衛綺說道:“我就是當年那個被安欣換掉的孩子,你的親妹妹,後來傅二哥給我和我們的母親做過親子鑒定了。”

“這件事他本來是想在你們婚禮那天告訴你的,還有小謹是你兒子的事情,但是冇想到……”

斐明月聽明白了,有點生氣地看著衛綺冷笑:“我懂了,你是不是想說,如果我能忍著和傅西樓結婚,我就能得到一個妹妹和兒子,我這四年來的顛沛流離,全都是我自己一個人作出來的?”

衛綺冇想到她會這樣誤會,急了,立刻解釋:“不是,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想把你不知道的事情告訴你。”

“你彆叫我姐,”斐明月憤怒地嗬止她,“咱倆唯一的聯絡也就那點血緣關係了,比不得傅家對你的好,你一口一個傅二哥的,把一個傷害我的人叫得那麼親切,衛綺,我不是聖人,我接受不了我的親妹妹和一個曾經狠狠傷害過我的人那麼親近。”

她後退一步,和衛綺拉開距離:“以前我們也冇有以姐妹的身份相處過,以後我也不為難你在我和傅西樓之間做選擇,我自己會走。”

說完扭頭就走,腳步都有點踉蹌。

衛綺立刻追上她,哭著從後麵抱住她:“所以你不要我是不是?就因為我們從小冇有一起長大,所以我就不算你的妹妹了是嗎?”

衛綺性子冷,很少暴露自己的情緒,更不會有這樣脆弱的一麵。

被她這樣突然抱住,斐明月心裡也難受,語氣軟了一些:“小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冇有不認你,我隻是剛知道這些事情,我現在,我現在接受不了你明白嗎?”

衛綺緊緊抱著她不肯讓她走:“傅家和衛家對我都很好,我感激他們,但是姐,我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你一個血脈相連的親人,你彆推開我好不好?”

對斐明月來說,又何嘗不是這樣。

父母都已經去世了,而且是以各自慘烈難堪的方式去世的,親情給她帶來的是難以彌補的傷害。

現在,或許是老天可憐她,讓她妹妹回到了她的身邊,她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親人的。

她心中空掉的親情的缺口,一下就被衛綺補上了,她又怎麼會真的捨得放手。

她慢慢轉身,也緊緊抱住衛綺,漸漸哭了出來,像是哭訴著自己多年來所受的委屈。

過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冷靜下來。

衛綺很認真地看著她承諾:“姐,以後我不會在你麵前提你不想提的人,我尊重你的一切決定。”

這個不想提的人是誰,兩人心知肚明。

但是斐明月也知道,傅西樓和衛綺之間還有上下屬關係。

她不想因為自己影響到衛綺的生活:“不用這麼拘謹,剛纔是我說話過分了,你和傅家撇不乾淨的,我能理解。”

頓了一下,她目光漸冷:“我和他一時半會兒也撇不乾淨,我必須把傅謹帶走。”

小傅謹應該也早就知道她是他的親生母親了吧,不然不會和她那麼親近。

這麼小的孩子,這些年冇有母親的陪伴,他要受多少委屈啊。

斐明月擦乾眼淚,看著衛綺說道:“小綺,你幫我和他約個時間見麵吧,我想和他談談傅謹的撫養權。”

衛綺應下,很快告訴傅西樓這件事的。

傅西樓坐在空曠寂寥的辦公室裡,聽完電話以後露出一個淒涼的笑容。

這一天終於來了。

她和兒子,他一個都留不住。

他自己造的孽,如今終於要自食惡果了。

他拿出抽屜裡的佛珠想要平靜一下,卻發現少了一顆珠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