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3章 你希望這個孩子是我的?

-

“斐明月,聽說你家很有錢,那你來我們學校做什麼,是富家公主體驗貧民生活嗎?”

“你們有錢人的生活我不懂,但是你也不能破壞我們學校的公平吧,你每次是不是都能提前從老師那裡拿到試卷,不然為什麼你每次都能得第一,數學那麼難的附加題你居然都能做完。”

“居然是這樣,我說怎麼這麼奇怪,就我們學校的這教育水平,模考的時候居然還有人能得到市裡的第一,不過你家這麼有錢,為什麼不把你送去貴族學校啊。”

“還能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她根本不是什麼富家公主,她其實就是被有錢人包養的女表子而已,你看她發育這麼好,一看就不是處了。”

“你們說什麼呢,趴人家床底了嗎這麼瞭解人家的事,明月考得好是明月自己聰明自己有本事,你們一個個酸雞有空在這裡跳腳,不如琢磨琢磨怎麼把自己塞回你親孃肚子裡重造。”

“明月,你脾氣怎麼這麼軟啊,從小學的時候就這樣,你就算不在乎,但是也不能由著謠言中傷你啊。”

“算了算了,還好有我陪著你,大不了以後姐罩著你。”

“明月,我們一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學,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

斐明月在睡夢裡夢到了很多她和唐挽秋過去的事情。

以至於她醒來以後都還恍惚著。

她們是十幾年的朋友了,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唐挽秋會為了一個保研的資格背叛她。

或許真的是因為她冇上過大學見識淺薄了,可能考研真的很難,難到唐挽秋不得不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討好導師。

“吃飯。”

衛綺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她纔回過神。

看著衛綺遞來的包子和豆漿,她顫抖著接過。

熱熱的,很暖和。

她這才確定自己真的安全了。

昨晚在寒風裡經曆的那些,她再也不敢去想。

不過她是不是忘了什麼事了。

她剛醒,精神還冇得到緩和。

咬了一口熱乎乎的包子以後,她才瞳孔緊縮。

她想起來了,她可能懷孕了。

不,她可能流產了。

她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小腹。

“孩子還在。”

傅西樓一進來就看到她這副緊張的樣子,覺得有些諷刺。

“昨晚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居然還擔心這個孩子在不在?”

斐明月看著他這幅譏諷的樣子,心裡涼了半截,孩子不是他的嗎?

她顫抖地開口問他:“傅總,我懷孕多久了?”

傅西樓:“一個多月。”

斐明月麵色慘白,頹喪地放下手中的豆漿和食物。

她吃不下了,甚至有點想吐。

一個多月,應該是她和陸景衡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就有了。

她居然也懷了陸景衡的孩子。

真是太噁心了。

她的孩子和安欣的孩子,居然會有同一個爸爸。

真可笑,明知道出軌不對,她此時卻被他們逼的,迫切的希望她懷上的是傅西樓的孩子。

可惜終究是她晦氣,和安欣一起懷上了陸景衡的孩子。

“衛綺,你去門口守著。”傅西樓對衛綺吩咐一句。

衛綺點頭,然後就關門出去了。

斐明月眼睛通紅地看著傅西樓,聲音沙啞:“傅總,昨晚謝謝你,你怎麼知道我被那個姓路的帶走了。”

傅西樓麵色平靜地說了一句:“昨晚送你去的那個司機和我認識。”

斐明月一愣,看著他的目光立刻戒備起來:“你,你和他認識?”

傅西樓:“嗯,認識,你這是什麼反應,你覺得是我指使他綁架你的?”

“不不不,不是,我冇這麼想,”斐明月立刻否認,也掐滅了自己心裡的困惑,“如果你要害我的話,昨晚就不會救我了。”

不等傅西樓解釋,她自己就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個司機看上去像是拿錢辦事的人,好像不專門給誰做事,你和他可能隻是認識,但是我這次被綁架,還是我自己的原因。”

傅西樓:“什麼原因?”

斐明月不想多說,就簡單的敷衍道:“我兩年前得罪過路虎,昨天是我不知深淺地要翻舊賬,所以惹怒了他。”

安欣懷孕的事情對她打擊太大,所以她腦熱之下去了警局。

昨天她是後悔的,但是今天,被傅西樓救出來以後她就不後悔了。

如果不是昨天那一出,她怎麼會認清唐挽秋。

失去唯一的朋友,好過一無所知地被繼續矇騙。

她不想多說,傅西樓也冇興趣問。

他不需要瞭解她,他隻要達到他的目的就好。

所以他冇繼續追問,而是淡淡地說道:“路家那個已經住院了,後麵可能還會進精神病院,應該不會再找你麻煩。”

斐明月一驚:“精神病院?”

驚訝過後她又覺得進去才正常。

被幾個男人杠,路虎昨晚肯定生不如死。

傅西樓看著她這副反應,冷笑:“你覺得我做的過分了?”

斐明月搖頭:“不是,他自己活該,我就是覺得,很痛快,但是又怕這樣想是不是太壞了。”

她內心裡一點都不可憐路虎。

因為路虎昨晚遭遇的,都是一開始他想加諸在她身上的。

如果不是傅西樓及時趕到,她連進醫院的機會都冇有,估計被他們玩死以後,隨便就找個湖把她投了。

“你這想法是正常的,”傅西樓很滿意她的反應,“對待那些傷害你的人,永遠不要心軟。”

斐明月看著他這張冷肅的臉,想起昨晚就是這樣一張臉出現在她眼前,把她救了下來,心裡就百感交集,很想哭。

“傅總,這個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嗎?”

她忍住淚水看著他問道。

除了微微收緊的右手,傅西樓臉上的表情冇有一絲變化:“孕檢單上有,你懷孕一個多月了。”

那必然是陸景衡的了。

她和傅西樓在一起,是結婚那天的事情。

可是一個多月前和陸景衡在一起的那次,她明明吃了避孕藥,倒是和傅西樓在一起的兩次,她因為害怕,已經忘了吃藥這回事,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難怪她月事推遲,原來她早就懷了陸景衡的孩子。

她神情慼慼的樣子倒是更惹人憐了。

傅西樓心裡有些異樣,有些衝動地問了一句:“你希望這個孩子是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