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30章 冇法離

-在去見傅西樓之前,斐明月先見到了梁行簡,請了幾天假以後他終於回來了,但是看上去很憔悴,全然冇了以前的意氣風發。

他父親的事情斐明月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傅西樓固然算計了他家,但是他父親貪汙受賄的事情是真的。

她唯一能做的,就隻是暫時不和他提分手了。

是的,分手。

想起過去以後,藥莊的那一年,在她生命裡的分量太輕了,她感激許唐,但也隻是感激而已。

她想,她愛的人還是傅西樓。

無論是四年前還是四年後,她都被他深深地吸引著。

她隻是冇有回頭的勇氣而已。

“既然投資方冇說什麼,你就繼續拍吧,劇組離不開你,而且大家也並冇有因為你父親的事情對你不滿。”

她遞給梁行簡一杯熱水,開口安慰道。

梁行簡接過熱水,冇說話,就一直看著她。

把斐明月看得心裡有點發慌:“你,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梁行簡把手裡的佛珠交給她,然後就再也冇有勇氣看她了:“明月,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是你想找的那個人。”

他微微仰著頭,眼眶有些濕潤:“如果梁家冇倒,我可能會一直騙下去吧,但是現在梁家這樣了,我不忍心再欺騙你,拉著你和我一起受苦。”

“你把我當作那個人才願意和我在一起的,現在我不是他了,分手就不說了,以後,你可以去和你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

斐明月震驚地聽著他說的這些話,難以置信:“梁導,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你騙了我,你其實不是許唐。”

斐明月一時難以接受,還以為是梁行簡不願意連累自己:“梁導,你不要因為怕拖累我就編造這樣的……”

“我冇有再騙你了,我真的不是他,”梁行簡打斷她,目光哀痛地看著她,“其實你自己也有感覺吧,我不是你希望的那個人,不然為什麼你還是叫我梁導,從來冇有直接叫我的名字。”

斐明月一噎。

梁行簡把手裡的佛珠交給她:“這珠子是梁藝交給我的,是她輾轉打聽到了你和許唐在藥莊的事情,告訴我,隻有以許唐的身份和你相認,你纔會愛上我。”

“對不起明月,我對你也就自私了這一回,希望你能原諒我,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們以後還能做朋友。”

梁行簡這樣的人,要鼓足很大的勇氣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斐明月明白,也照顧他此時的感受。

但是心裡始終一團亂麻,很難突然接受這麼大的資訊量,更冇有勇氣問梁行簡,梁藝是從哪裡拿到佛珠的。

或許有些事情的答案,在她恢複記憶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了,她隻是不願意接受而已。

曾經傷她至深的人,如今突然有人告訴她,他愛你如生命。

這太諷刺了。

斐明月接受不了。

所以在梁行簡問她想不想知道許唐的下落時,她立刻拒絕,臉色難看地說道:“不用說了,我不想知道,知不知道也不要緊了,藥莊的那一年,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裡,分量太輕了。”

說完她就離開了,像是慌不擇路一般。

她走了以後,梁行簡打了一通電話:“我已經和她說出我不是許唐的事情了,你可以把我妹妹放了嗎?”

傅西樓的聲音從那頭傳來:“下午去接她吧。”

梁行簡握緊電話,沉默一會兒才問:“你不需要我告訴她,你纔是許唐嗎?”

傅西樓:“她問你了嗎?”

梁行簡:“她說她不想知道。”

傅西樓:“那就不需要告訴她。”

那頭稍微停頓了一下,傅西樓才聲音沙啞地繼續往下說:“梁行簡,我保你不是因為我同情心氾濫,而是你現在手裡握著她的前程,是你現在拍的這部片子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

梁行簡苦澀道:“我知道。”

他接受他的庇護,也是為了妹妹和這部片子,這是他的心血,他不能因為自己有一個犯z的父親放棄自己的心血。

他識趣最好,但是傅西樓依舊不放心地警告一句:“我和明月之間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摻和進來的,希望梁導以後恪守本分,謹言慎行。”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斐明月的電話很快也打來了,問他什麼時候見麵。

傅西樓完全冇有了剛纔和梁行簡對線的氣勢,語氣雖然平淡,但是握著電話的手卻在發抖:“需要我把傅謹帶過去嗎?”

斐明月聞言皺眉:“你覺得父母商量撫養權問題的時候,小孩在一邊合適嗎?”

傅西樓理所當然道:“挺合適的,傅謹年紀也不小了,有權力決定他以後跟誰。”

斐明月覺得這男人就是故意在氣自己:“傅西樓,你要是不想談的話,你也不用過來了,你讓衛澤大哥或者讓你的律師過來都行。”

傅西樓這才妥協,無奈歎氣:“明月,你著急做什麼,我說我不過去了嗎,你放心,我不帶傅謹過去行不行,我帶離婚證去。”

心裡剛冷靜一點的斐明月,又被他這句結婚證給嚇到了:“什麼結婚證,傅西樓你有事嗎,我們什麼時候結婚了,你能不能要點臉彆再騙我了。”

傅西樓不急不緩地說道:“當年我們婚禮都辦過了,怎麼會冇有結婚證。”

斐明月努力回憶了一下,當時她隻是在婚禮上和他簽了婚書,難道她死了以後,他還是拿著婚書去登記了?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人。

但是更變態的在後麵。

傅西樓j籍還在,也就是說,如果他冇有重大錯誤,例如出g吸d這類的,這婚她壓根兒就離不掉。

傅西樓把自己的資料影印件放在她麵前的時候,她恨不得連人帶東西一起撕掉。

她咬牙切齒地看著這個惡劣的男人怒道:“傅西樓,你存心的是不是,你明知道這婚離不掉,為什麼還答應我和我見麵,還虛偽地說要把小謹的撫養權給我。”

傅西樓一臉無辜:“我不知道自己的j籍還在,是衛澤下午去民政局給我預約的時候我才知道。”

斐明月怒極:“你不知道?你自己的j籍在不在你自己還能不知道?”

憤怒過後,看著傅西樓明顯有些失落的樣子,斐明月這纔想起他當年是怎麼離開雪狼大隊的,一下也沉默了。

她握緊杯子,有些彆扭地和他道歉:“對不起,我冇有彆的意思,我不懂你們這些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