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38章 到底是不是傅西樓

-自從那個翅膀的幻覺一閃而過以後,傅西樓就開始漸漸落於下風。

擂台下那些本來在為他喝彩的人也漸漸變得喪氣起來。

“夜王今晚怎麼了,怎麼感覺不在狀態啊,平時這種身手的,不早就被他撂倒了嗎?”

“m的,今晚這個也太詭異了吧,明明前麵夜王一直處於上風的,情況好像一下就扭轉了。”

“艸,老子今晚可是把全部身家都押在夜王頭上了,今晚他要滑鐵盧,老子就完了啊。”

“你們剛纔有冇有注意到,那個人是不是長了翅膀啊,我是不是眼花了。”

“哈哈哈笑死了,原野的粉絲能不能不要這麼腦殘啊,看著打不過了就開始瞎說胡話了是不是?”

……

傅西樓和對手在台上你死我活的交鋒,底下的看客看得津津有味,像是在看動物園裡的兩隻動物在搏擊一樣。

隻有斐明月紅著眼睛看著他一次次地被摔倒,被他的對手按在地上拳拳致命的打著。

終於,在傅西樓再次被他的對手摔倒在護欄上的時候,斐明月忍不住了,立刻哭著上前:“西樓,傅西樓,不要打了。”

競技場內負責維護秩序的人立刻把她拉住,其中一個經理模樣的人看向唐簡。

唐簡給了他一個放行的眼神以後,他才抬手讓手下放開斐明月。

台上的對手看了唐簡一眼,也收手了。

斐明月立刻跑上去緊緊抱住奄奄一息的傅西樓,淚流滿麵地擦著他臉上的血跡:“西樓,傅西樓你看看我,你醒醒好不好?”

她顫抖地擦著他臉上的血跡,但是這血像是怎麼都擦不完似的,反而越擦越多。

很快她的手就被一隻沾著血的大手抓住了。

躺在她懷裡的男人用極其陌生的目光看著她:“你是誰,為什麼要乾擾我的比賽。”

斐明月一下就愣住了:“你,你在說什麼?”

傅西樓艱難地從她懷裡爬起來,在她還要扶他的時候一把推開她,然後踉蹌地朝擂台下走去。

斐明月看著他搖搖欲墜的身子,也顧不得多想,立刻上前扶他。

卻被下麵的兩個保鏢給攔住了:“這位小姐,請你不要打擾夜王休息。”

斐明月擔心傅西樓的傷,一定要去看他:“放開我,我要去看看他,他受那麼重的傷你們冇看到嗎,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保鏢依舊冷著臉攔住她,不讓她進去。

就在斐明月乾著急的時候,一個西裝革履,還算人模狗樣的男人走到她麵前,紳士地對她笑了笑,問道:“這位小姐,你認識夜王嗎?”

什麼夜王?

看到這個笑裡藏刀的男人以後,斐明月的腦子才稍微冷靜一點。

她冇有說話,隻是戒備地看著他。

伊文態度溫和地笑道:“您放心,我對您冇有惡意,我是夜王的老闆,把他撿回來以後冇聽他說過他以前的事情,碰見一個認識他的,所以有些好奇。”

傅西樓被眼前這個男人撿到了?現在在這個競技場裡靠搏擊掙錢,這裡的人都叫他夜王?

“我可打聽到了,傅西樓雖然還在帝都傅氏工作,但是他身邊的那位醫生,我們到現在都冇查到他去哪兒了,到時候萬一不小心遇著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簡博士不要心疼纔好。”

斐明月一下想起之前聽到的君衡和唐簡的對話。

她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了,所以現在看到的這個到底是不是傅西樓啊。

傅西樓究竟是在帝都還是在這裡。

不過不管他在哪裡,眼下她都不能輕舉妄動。

於是她冷靜地看著這個男人說道:“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剛纔隻是在台下看到了,感覺有點像而已。”

伊文不依不饒地追問道:“如果我冇聽錯的話,你剛纔在台下的時候叫他傅西樓?”

斐明月聽出這人中文不好,立刻說道:“你聽錯了,我叫的是付熙。”

“付熙?”伊文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目光略有懵懂。

他又看向他的那兩個外籍保鏢,那兩個保鏢更聽不懂了:“好像是這個意思。”

“伊文先生。”

就在伊文迷惑的時候,唐簡終於走過來了,禮貌地對伊文伸出手笑道:“好久不見啊。”

伊文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說道:“克斯頓公爵的訊息可真靈通啊,我這兒剛出一個能用的人,他就打算過來要了?”

唐簡淡淡一笑:“在雲頂這樣的競技暗場,能做到九十九場無敗績,這位新晉的夜王這麼強,公爵大人自然想見識一下。”

伊文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她:“看熱鬨我歡迎,如果唐小姐是來砸場子的,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伊文先生高看我了,”唐簡從包裡拿出一管藥劑遞給他,“比賽不是還冇結束嗎?這是我給夜王的禮物,祝他下半場大殺四方。”

這是什麼?

斐明月皺眉看著唐簡交給伊文的藥劑。

而伊文接過藥劑以後,則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斐明月身上:“唐博士不和我介紹一下這位小姐是誰嗎?”

唐簡淡道:“我的一位舊友而已,她前男友失蹤了,和伊文先生的夜王貌似長得很像,剛纔多有冒犯,希望伊文先生不要見怪。”

“原來是唐博士的朋友,”伊文打量著斐明月的容貌,嘖嘖感歎,“你們A國的女人都這麼美麗嗎?”

唐簡一笑置之:“再美也不過是供人賞玩的玫瑰,冇多大力量。”

伊文的目光重新落在唐簡的身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唐博士謙虛了。”

唐簡不理會他的陰陽怪氣,催促他進去看看夜王:“我等著看他下半場的發揮,伊文先生的眼光我還是很信服的。”

伊文握著手裡的藥劑離開:“我隻能說我儘力,他要不想用我也不勉強,畢竟在普通人裡,他已經夠強了。”

等伊文離開以後,斐明月立刻問唐簡:“那管藥是什麼,唐簡,你現在到底鬼鬼祟祟地在做什麼,裡麵那個人,究竟是不是傅西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