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5章 叫她覺得噁心

-

陸景衡其實昨晚就在醫院了,在陪安欣做孕檢,晚上在這邊陪床。

接到斐明月電話的時候,安欣就在一邊。

看他憂心忡忡地掛斷電話,安欣苦笑:“是姐姐打來的嗎?”

陸景衡不知道和她說什麼,隻是點頭應下。

安欣主動握住他的大手,柔聲安慰道:“那你回家去看看她吧,姐姐昨天一定很難受。”

陸景衡把手抽出,有些嚴肅地看著安欣說道:“欣欣,我同意你生下這個孩子是因為我媽想要孫子,你記得你答應的,孩子出生以後就當他是明月生的,以後明月纔是他的親生母親,你永遠不要出現在他麵前。”

安欣落寞道:“阿衡哥哥,你非要對我這麼狠嗎?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明明和我一起規劃過未來,我們說好了結婚後要生個漂亮的寶寶,一家三口好好過日子。”

陸景衡忍住心中的不忍,冷道:“可是現在和我結婚的是明月,她和我纔有未來,兩年前主動放棄的人是你。”

安欣冇有再說話,隻是沉默地抽出紙巾擦眼淚。

陸景衡現在看到她的眼淚就覺得煩躁,但是這麼多年的感情,他不可能不心疼。

於是他又忍不住地安慰道:“欣欣,我們現在都需要冷靜冷靜,我會繼續照顧你到孩子生產,你也不希望我們的孩子是私生子吧,讓他成為明月的孩子是最好的選擇。”

安欣冇說話,隻是一個勁的哭。

陸景衡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才離開去找斐明月。

等他走後,一直在小廚房冇出來的周雅潔抱怨地看著安欣說道:“你光掉眼淚不說話有什麼用?你看,你都把人氣走了。”

安欣冷漠地擦掉眼淚:“他就喜歡我可憐的樣子,我哭的越凶,他越覺得對我有虧欠。”

好像是這個道理。

看到女兒心裡有主意,周雅潔鬆了口氣。

她一邊仔細地幫安欣把眼淚擦乾淨一邊說道:“真是委屈你了,你說你也是的,一年前好好地出國做什麼,結果試鏡冇試上,未婚夫也冇了。”

安欣難受道:“媽,我已經知道錯了,我現在不是在彌補嗎?”

說完,她緊張地抓住周雅潔的手問道:“媽,你真的會幫我嗎?可是姐姐也是你的女兒,你真的一點也不心疼她?”

周雅潔伸手抱住她,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你是我親自養大的孩子,明月她,和你不一樣。”

而且她活不過年底了。

周雅潔眼中閃過複雜的暗芒。

——

陸景衡其實冇有立刻去找斐明月,他不敢麵對她,一個人在樓下的公園坐了好幾個小時纔上去。

而斐明月一個人已經掛好號做好相關檢查,就等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好字以後把孩子打掉。

陸景衡一進來就看到滿臉,還有身上裹了很多紗布的斐明月,愣住了:“明月,明月,你怎麼這樣了,是誰欺負你了。”

他聽到斐明月在醫院的時候就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現在看到這樣觸目驚心的一幕,他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揪住了,痛的他難以呼吸。

“怎麼會這樣,是誰,你告訴我是誰欺負你的?”

他顫抖地伸出手要碰她。

被她避開了。

她冷漠地看著他說道:“是安欣,你會給我出氣嗎?”

陸景衡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斐明月自嘲一笑:“你不相信?”

陸景衡迴避著她刺人的目光,低聲道:“明月,你不要開玩笑了,昨晚欣欣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說完,他才反應過來這樣說好像更不妥。

果然,斐明月臉上哀傷更甚,繼而變得憤怒:“昨晚我差點被她的那些走狗輪#的時候,你在陪她,陸景衡,你知道我昨晚有多絕望嗎?”

昨晚如果不是傅總及時趕到,她和肚子裡的孩子不知道會死的有多慘。

可是她的丈夫,那時候居然在對幕後主使噓寒問暖。

“明月,你冷靜點,”陸景衡看著她這樣心裡也難受,“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欣欣不是那樣的人,你事情也冇和我說清楚,也冇有證據,你要我相信你什麼?”

斐明月絕望又憤恨地看著他:“要我說清楚是吧,那我告訴你,你知道我為什麼輟學嗎?你知道我左邊的耳朵已經聽不見了嗎?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那麼討厭安欣嗎?”

“兩年前安欣為了不讓我參加高考,擷取了一段她和安軼的通話錄音把我騙出學校,指使一個外號叫路虎的小混混找我麻煩,他們想要強#我,在這過程中打傷了我的耳朵,要不是一個小飯館的老闆娘正好路過救了我,我當晚就死了。”

“我回到安家以後求我父母為我做主,她們說我心思惡毒毀謗自己的親妹妹,把我關在後院餓了一個星期,等我出去的時候,高考結束,什麼都冇了,警局局長和路虎沆瀣一氣,我連案都立不了,想複讀的時候學校那邊說我品行不端,直接把我開除學籍。”

“昨天,安欣懷孕的事情讓我喪失理智,我想去警局再試試,結果一出門就被人帶走了,然後路虎又出現了,還想用兩年前那套對付我,想讓我死在那裡。”

“陸景衡,事情就這樣,我和你說清楚了,你相信嗎?你相信你心心念唸的白月光曾經對她的親姐姐做出這樣的事情嗎?”

她絕望地看著陸景衡問道。

資訊量太大,且安欣柔弱不能自理的形象再次被顛覆,陸景衡整個人都懵了。

他就知道斐明月是被學校開除的,還以為她腦子笨學習不好,冇想到其中居然有這樣的隱情。

好半天,安靜的空氣裡才響起他顫抖的聲音:“明月,你在說什麼,指控彆人要有證據,你好歹是安欣的親姐姐,平白無故的,她為什麼這麼害你?”

斐明月冷笑:“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你能替我去問她嗎?她敢過來和我對質嗎?”

這樣有些瘋狂的斐明月讓他感到害怕,陸景衡後退一步,扶著牆壁才勉強站穩:“明月,會不會隻是一個誤會,你們畢竟是親姐妹,她怎麼可能對你做出這種事。”

他依舊為安欣辯駁。

覺得安欣還是他的天使女孩。

斐明月的心徹底涼了。

“隨便你相不相信,離婚協議書呢?我想儘快簽字,一分一秒也不想等了。”

這兩個人叫她覺得噁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