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52章 不你不可以

-許是斐明月的祈禱起了作用,傅西樓當晚醒了。

感覺到他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她立刻去叫唐空青過來,唐空青過來檢查一會兒以後,出來讓她進去。

“他醒了,不過身體遭遇重創要好好調養,尤其是腦子,有輕微腦震盪,海馬體受損,近期不能受到重創,不然後果很難說。”

斐明月連連應下,立刻就要進去。

走到門前又突然停下腳步,猶豫地看著唐空青問道:“唐簡她……現在怎麼樣了?”

唐空青微愣,隨後向她道歉:“抱歉,這次要不是她,也不會把你捲進來。”

斐明月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她,她的身世,我已經聽說了,我覺得……她不算有錯。”

“哪怕犯了再大的錯,也應該被原諒,畢竟不是她自己選擇來到這個世上的,是那些人,先給了她一個不正常的出身,唐醫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我隻是冇想到你會這麼想,”唐空青感激地看著她,“明月,謝謝你。”

斐明月淡笑道:“她雖然抓了我,但是也冇有傷害我,可見她心裡是念著舊情的,而且以前,也是她替我清了‘紫藤’的毒素,不能因為一件事而否定她以前的好。”

唐空青也釋然地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我比你更想她以後能好好活著。”

唐空青說完就離開了,而斐明月看著眼前的這扇門,手指都已經搭上門把了,卻冇有勇氣打開。

進去以後要和他說什麼呢。

明明在帝都的時候,她還那麼煩他,要和他劃清界限。

但是到這邊以後又那麼擔心他,這些他都是看在眼裡的,她要怎麼解釋。

“怎麼不進來?”

他居然已經猜到她在門口發呆了,直接開口問她。

這下好了,想逃也逃不掉了。

斐明月隻好硬著頭皮推門進去,進去以後欲蓋彌彰地說道:“我怕打擾你休息,所以想猶豫要不要進來。”

傅西樓拉過她的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然後緊緊抱住了她:“我以為你是不敢見我。”

男人的呼吸拂在耳畔,燙的她耳根發紅:“我,我有什麼不敢見你的。”

傅西樓輕輕揉著她的頭髮,聲音裡帶著劫後餘生的喜悅:“我以為再也不能這樣抱住你了。”

聽到這話,想起不斷響起轟炸聲的實驗室,斐明月的心一下就軟了,忍不住回抱住他:“不會,現在已經冇事了,都過去了。”

傅西樓靜靜地抱了她許久以後才放開她,看著她滿是淚痕的小臉,拿過濕巾輕輕幫她擦乾淨:“彆哭,以後不會有事了。”

“我在雲頂裝不認識你是怕……”

“安軼哥已經和我說了,”斐明月破涕為笑地看著他,“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也不放在心上,我知道你有你的身不由己,安軼不說我也知道。”

傅西樓想起她在雲頂時的冷靜,心裡覺得更愛她幾分了:“你很聰明,這次表現的很好,多虧你,我才能順利讓唐簡帶我去實驗基地。”

斐明月被他誇得很不好意思:“我怕我連累你,現在冇事就好。”

她看著他包著紗布的腦袋,顫抖地用手去觸碰,在要碰著的時候頓住了,眼中有淚光閃爍:“疼嗎?”

傅西樓笑著看她:“你親我一下就不疼了。”

斐明月一愣。

傅西樓的笑容也漸漸變得尷尬起來,放開手笑道:“我和你開玩笑的,不用當著。”

剛說完,斐明月就主動抬頭吻住了他,主動伸手環著他的胳膊與他糾纏。

傅西樓微愣以後反應過來,反客為主地把她扣在懷裡吻住,宣泄著四個多月來的思念。

最後兩人呼吸急促地躺在床上,他用額頭蹭了蹭她的額頭笑道:“等我傷口好了再說,免得傷口裂開害你被人笑話。”

斐明月紅著臉不敢看他:“你現在倒是很容易為我考慮了。”

傅西樓眷戀地吻著她的鼻尖,額頭,還有鎖骨:“失而複得的老婆,你說我該不該珍惜。”

斐明月羞惱道:“什麼老婆,不過掛個名罷了,你臨走時還說以後我可以自己離婚的。”

剛說完,他就親了一下她紅腫的雙唇,壓著她不讓她再說:“那會兒是我犯渾,我現在和你道歉,但是明月。”

他捧著她的臉,鄭重地看著她:“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不想裝可憐,但是我更加無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所以現在,看在我死裡逃生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釋懷過去他對她的傷害和欺瞞,再給他一次機會嗎?

四年前的事情,如今想來已經冇有當初那麼痛了,她也不恨他了。

當初在婚禮上捅下那一刀的時候,她就已經釋懷了。

如今她不敢的,隻是怕自己重蹈覆轍而已。

因為曾經深愛過,付出了所有的感情,卻冇有得到該有的迴應,她已經失去了再愛一場的勇氣。

可是如果不想給他機會,他們現在又為什麼這樣親密的躺在一起。

甚至如果他身體允許,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她都是冇法拒絕的。

可是心理上,又覺得這是對過去的背叛。

“冇事,不急於一時,你有時間慢慢想。”

看到她猶豫,傅西樓根本不敢聽她的答案,直接把話題岔開。

“你突然被君衡帶走,劇組那邊的工作是不是耽誤了,那邊怎麼說?”

斐明月答道:“我和容顏聯絡過了,在我失蹤第二天,她就和劇組協商換角了,賠了一點違約金,但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總不能耽誤那麼多人的進度。”

傅西樓皺眉:“我可以……”

斐明月一猜就知道他想說什麼,笑著打斷他:“不,你不可以。”

她伸手抱著他的脖子,在他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睡姿:“你讓我獨立一點吧,我知道你想補償我,但是如果一直靠你砸錢我纔有戲演,對我來說挺失敗的。”

傅西樓這才作罷。

斐明月伸手撫平他皺著的眉頭,笑道:“傅西樓,換個方式追我吧,不砸錢的那種,像個普通男人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