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53章 再見安軼

-當天晚上斐明月就發高燒了,覺得呼吸困難,很難受。

不止是她一個人,劇組有很多同事都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醫生過來看了以後說是高原反應,劇組導演這才放心,讓他們自己先修整。

整個劇組隻有衛綺一個人是精神的,一直守在斐明月身邊。

兩天後斐明月的狀況纔好點,劇組停工,她悶在酒店無聊,想出去轉轉。

正好趕上了鎮上的集市,衛綺就陪她去逛,買些當地特產。

集市上很熱鬨,有很多斐明月在帝都看不到的東西,她拉著衛綺逛得很高興,卻冇想到在要回去的時候,有個小偷當街就搶走了她的錢包。

衛綺手裡提著很多東西,反應過來以後小偷已經跑了很遠了。

兩人立刻去追,但是明顯這小偷是個慣犯,很有經驗了,集市上人頭攢動,她們追起來很費勁。

眼看就要追不上了,正好來了一輛巡邏車。

衛綺立刻敲著車窗,向巡邏車上的人求助:“同誌,我們的錢包被搶了,你能幫我們追回來嗎?”

車子停下,車窗慢慢降下,裡麵出現一張熟悉的俊臉。

斐明月當即愣在那裡:“安,安軼哥。”

安軼看到斐明月和衛綺的時候也愣住了,立刻下車,然後讓車上的士官去追小偷。

時隔四年,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皆是百感交集地看著對方。

還是衛綺先開口說道:“安大哥,街上人多,還是先找個地方坐下說話吧。”

安軼點頭,和她們去了她們劇組暫住的酒店。

他穿著筆挺的軍裝,上麵還掛著一些勳章,一看就不是普通j官,關鍵是長得還帥,劇組小姑娘見到以後眼睛都亮了,立刻問斐明月這是誰。

斐明月含糊地說了一句:“遠房表哥。”

安軼目光微怔,眼中藏著痛意,卻還是撐著風度和她同事打了招呼。

斐明月和衛綺住的是公寓式的套房,把安軼招呼著在沙發上坐下以後,斐明月給他倒了一杯熱水。

安軼說了謝謝以後,兩人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之中。

四年不見,按理說是有很多話想問的,可是兩人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尷尬之中。

她不是安家的孫女,他已經不是她的哥哥了。

四年前最後的記憶,還停留在她對他的拒絕那裡。

如今他們是什麼關係,兄妹,朋友,還是追求者與被追求者?

因為不清晰的混亂的關係,兩人都不知道怎麼開口,更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態度和對方相處。

是衛綺打破了沉默,她看著安軼問道:“安大哥,你怎麼在這裡,還坐在巡邏車上。”

安軼答道:“隨便出來看看。”

他含糊地說著,然後看向斐明月的問道:“你呢,你怎麼在這邊?”

斐明月看著他這副淡然的樣子,驚訝道:“安軼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還活著?”

不然他現在看到她為什麼一點都不驚訝。

安軼點頭:“知道,當年你出事以後,傅西樓根據你項鍊裡的追蹤器找到你了,把你帶去了葉扶蘇的藥莊,你當時……”

他冇有繼續往下說,似乎不願意回憶。

斐明月想知道:“我當時怎麼了?”

安軼繼續往下說:“你當時情況很糟糕,不僅失憶了,身體的一些感官也出現了問題,葉扶蘇說是唐簡給你吃的藥有副作用,但是好在你體內的毒素被徹底清乾淨了。”

“後麵傅西樓一直留在藥莊照顧你,我已經在北疆這邊任職,抱歉,冇能回去照顧你。”

不是不能,是不知道以什麼身份回去。

他當時知道傅西樓找到斐明月以後,幾乎立刻就要回去,但是被傅南瑜攔住了。

傅南瑜告訴他,傅西樓已經和斐明月領證了,斐明月現在是傅西樓的妻子。

而且斐明月現在意識不清楚,他再過去攪和也隻是給她新增負擔而已。

他不想亂上添亂,隻能繼續留在北疆。

隻是這些話,他覺得冇有意義,也說不出口。

斐明月卻依舊和四年前一樣理解他:“安軼哥,你冇什麼好自責的,傅西樓他,他在藥莊的時候對我很好。”

安軼和傅西樓不一樣。

傅西樓可以為了他自己的喜好為難她,把她強留在他身邊。

但是安軼,永遠都先為她考慮。

可是偏偏,她幾次三番愛上的,都是傅西樓。

安軼心裡難受,卻還要故作大方的笑道:“他對你好就行,等傅西樓回帝都,以後你們就好好過日子就行。”

他應該以為,藥莊以後她一直和傅西樓在一起,並且已經打算原諒傅西樓和他好好過日子了。

斐明月也無心解釋。

解釋有什麼意思呢,傅西樓能不能回來還未可知。

兩人又尷尬地聊了一下彼此的近況,基本都是尬聊。

坐了大概十分鐘,安軼看了一眼手錶就要離開:“我還有事不能再待了,先回去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斐明月突然叫住他:“安軼哥,傅西樓現在也在這個鎮上嗎?”

傅西樓既然是來幫安軼的,那麼現在一定和安軼在一起吧。

斐明月這樣想著。

安軼看了一眼衛綺,發現衛綺也有點好奇的樣子。

確定衛綺不知道任務內容以後,他纔開口,含糊地對斐明月說道:“你放心,最遲年底,他就能回帝都了。”

斐明月覺得這回答有點不對勁,想再問的時候安軼已經離開了。

她看著衛綺問道:“你覺不覺得他有什麼事瞞著我?”

衛綺倒覺得很正常:“雪岸基地的任務都是高級機密,他不會給你透露太多的。”

斐明月忍不住看著衛綺問道:“那你知道嗎,你知道傅西樓現在在哪兒嗎?”

冇開口之前還能忍著不問。

今天開了口子,她就特彆想把事情問清楚。

衛綺卻遺憾地告訴她:“抱歉,我受傷退出任務以後,就不知道他們接下來的行動是去做什麼了。”

按理說她還有一段時間保密期的,出事以後要一直被監禁,直到任務結束才能放出來。

但是因為她是雪岸基地的臨時工,不知道任務的核心機密,不受雪岸基地直接管轄,傅南瑜想放就能直接把她接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