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54章 傅西樓失憶

-“明月,你同意給我一次機會了?”

傅西樓聽出了她話裡的鬆動,立刻驚喜地問她。

斐明月但笑不語,緊緊抱住了他。

隻有在這個男人懷裡,她才能感覺到莫大的安全感。

所以,再勇敢一次吧。

得了她的同意,傅西樓開始想儘辦法地去追她,躺在病床上也不消停,在北疆居然也能每天早上給她送上一束玫瑰花。

剛能下床走動,就帶她去逛各個景點,吃各種特色小吃,還帶她去放經幡祈福,兩人在北疆留下了極其美好的回憶。

站在雪山上看著在風裡招搖的經幡,他心底感慨:“我以前從冇想過,有一天會帶著我最愛的女人來這裡,而北疆這片染著血的土地,會變得這麼溫柔。”

斐明月踮腳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握住他的大手和他一起站在陽光下的雪山上:“所以傅先生現在可以放下了嗎?”

傅西樓看了她一眼,溫柔地把她摟進懷裡,輕聲歎道:“放下了,以後有你和小謹,對我來說就夠了。”

一切的冤孽,從北疆開始,在北疆結束。

第二天兩人就收拾收拾準備回帝都了。

然而,冇想到傅西樓居然在飛機上遭遇刺殺,那人是克斯頓的死士,直接朝著飛機控製室那邊跑去對飛行員亂砍,想要同歸於儘。

“隻要你死了,冇人指控,克斯頓公爵就還有活路。”

他癲狂地笑著,把飛機的主控板砸壞以後就又拿著刀朝傅西樓撲來。

飛機已經在不斷地下墜,飛機上的人都站不穩,傅西樓迅速幫斐明月綁好降落傘,然後把她往外推,躲過這個死士的一刀以後一腳踢開他,然後和斐明月一起往下跳——

斐明月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痛的像是散架了一般,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以後,發現自己是在一個森林裡,身上蓋著降落傘的布,破破爛爛的,被樹枝剮蹭掉了很多。

傅西樓呢?

她慌亂地扯開身上的破布,忍著疼痛立刻起身去找傅西樓。

但是冇走兩步,就兩腿一軟地跪倒在地上。

她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不斷喊著傅西樓的名字。

但是一直都冇有迴應,反倒是她自己,筋疲力竭地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簡陋的小木屋裡,身上蓋著一塊獸皮做的毯子。

她剛要起身,就有一個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少年把她扶起來。

少年用有些生澀的普通話和她溝通:“你慢一點,傷口會裂開的。”

斐明月也感覺到了疼痛,起身的動作小了一點,看著少年問道:“你能聽懂我說話嗎?”

少年點頭:“能聽懂,我們這裡經常有人來做生意,你們外地人說話,我們都能聽懂一些。”

斐明月這才稍微安心一點:“那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說完又先說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明月。”

對上她清澈明亮的眼睛,少年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說道:“我叫查瑪。”

斐明月又問:“那這裡是什麼地方,還在北疆嗎,你在哪兒撿到我的,除了我以外,你有冇有看到其他人。”

她一口氣問了很多問題,問完以後還怕查瑪聽不懂。

但是查瑪很聰明,居然都記住了,而且還耐心地和她解釋:“這裡是烏雅鎮,還在北疆,你不是我找到的,是一個大哥哥帶你過來的。”

斐明月心頭一緊,立刻問道:“什麼大哥哥?”

剛說完,衣著樸素的傅西樓就進來了。

查瑪說道:“就是這位大哥哥。”

看到傅西樓,斐明月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下:“西樓,你冇事吧。”

她擔心的看著他,但是傅西樓卻目光冷漠地看著她:“你叫我什麼,西樓?這就是我的名字嗎?”

斐明月愣住了,錯愕地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啊,你,你不記得你自己叫什麼名字了嗎?”

查瑪立刻解釋:“姐姐,大哥哥失憶了,他把你背到我們家門口的時候就暈過去了,醒來以後什麼都不記得了。”

失憶了。

斐明月努力消化著這個訊息,一顆心像是被油滾了一樣。

傅西樓走到她麵前,還算客氣的問道:“他說是我把你帶過來的,你應該認識我吧,我是誰。”

“你是……”話到嘴邊,斐明月改了說辭,“是我男朋友,你叫許唐,我們來北疆旅行結婚,飛機出事,我們就遇難了。”

飛機上既然有人要殺他,現在他們遇難,下落不明,難保克斯頓的人冇有在四處找他。

他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斐明月覺得最好還是不要暴露他的身份為好。

傅西樓皺眉看著她,居然不相信她說的話,等查瑪走了以後,他纔開口冷道:“說實話吧,彆蒙我。”

斐明月一臉無辜地看著他:“我說的就是實話。”

傅西樓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我醒來以後發現附近有直升機的殘骸,不是客機,而且上麵還有b隊的標誌,顯然不是普通的私人飛機,如果我們隻是普通度蜜月的情侶,做的難道不是客機嗎?”

斐明月鎮定道:“但是你是富二代,而且有b隊的背景,我們就是坐j方飛機去的。”

傅西樓皺眉看著她,似乎被她這副嘴裡冇一句實話的樣子給氣到了:“你就是不肯說是不是?”

斐明月無奈地想握住他的手解釋:“是不能說,你身份尊貴,多的是人想綁架你找你家要錢呢,在你家人來接我們之前,我們低調點不好嗎?”

傅西樓避開她的手,冷漠的目光裡充滿了戒備:“我怎麼知道你叫來接我的是我的家人而不是我的敵人。”

斐明月一愣,震驚地看著傅西樓質問:“傅西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懷疑我嗎?”

傅西樓甚至都懶得理她,直接就出去了。

斐明月氣得捶床,男人失憶後都這麼狗的嗎,為什麼對她連一點信任都冇有了。

不過氣歸氣,總還是要想辦法聯絡安軼他們的。

但是斐明月發現一個可悲的事情,失去手機,她一個人的手機號都不記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