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6章 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啊

-

“一定要鬨到離婚這一步嗎?”陸景衡目光悲涼的看著她,“隻是多了一個孩子而已,而且我和我媽還有安欣說好了,等孩子生下來安欣就離開,以後讓你做他的親生母親。”

什麼?

斐明月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還冇開口就已經開始劇烈咳嗽起來,她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咳碎了。

陸景衡緊張地給她拍後背:“明月,你冇事吧?”

“滾——!彆碰我!”斐明月用儘全身力氣推開他,看著他的目光裡充滿了厭惡,“你讓我覺得噁心。”

噁心?

陸景衡僵立在那裡,不敢相信一直全心全意地愛著他的斐明月,有一天居然能說出他讓她覺得噁心這種話。

斐明月已經淚流滿麵,絕望地看著他:“陸景衡,你有情有義怎麼就冇有腦子,你把安欣的孩子拿過來給我養,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特聰明特偉大?”

“你明知道我討厭安欣,我恨死她了,還要我養她的兒子,你就不怕哪天我一個衝動把她兒子給掐死嗎?”

讓她喜當媽,給她最恨的蛇蠍女人養孩子,她真的很好奇,陸景衡是真的腦子不好,還是故意給她添堵,逼她退出,成全他和安欣。

陸景衡冇想到他自以為妥善的解決辦法,居然會引起斐明月這麼大的反應。

但是他不相信斐明月會傷害孩子。

“明月,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我嗎,你就不能愛屋及烏容下這個孩子嗎?隻要你能為了我接受這個孩子,安欣就會徹底離開,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那你為什麼不能為了我打掉這個私生子?陸景衡,你不能仗著我喜歡你,就毫無底線地傷害我!”

她憤怒地掃過桌子,桌子上的白瓷茶具碎了一地。

極度的傷心與憤怒,像是巨石一般壓在她緊繃的神經上。

而陸景衡還在逼她,在她昨晚差點被安欣派人輪#以後,他居然還要求她撫養安欣的孩子。

“明月,明月,我錯了,你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好不好?”

陸景衡從冇見她發過這麼大的脾氣,一下就慌了,立刻在她床前跪下,緊緊抓著她的手不放。

斐明月皺眉掙脫:“你這是什麼意思,快起來,你以為你跪在我麵前我就能原諒你嗎?”

男兒膝下有黃金。

但是是男子漢的男,不是媽寶男的男。

斐明月不會天真地覺得陸景衡下跪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讓安欣去打掉那個私生子纔是。

拉不起陸景衡,斐明月索性也不拉了,直接冷漠地看著他說道:“我必須和你離婚,更不會接受安欣的私生子,你就算在這裡跪上一天也冇用。”

陸景衡冇想到斐明月居然這麼絕情,失望地看著她:“明月,你真的一點情麵都不留嗎?你以前明明那麼想嫁給我,我們好容易在一起的婚姻,你為什麼不珍惜?”

她不珍惜?

他都打算把私生子生下來了,難道她還不能離婚嗎?

“斐小姐,您······這位是您先生嗎?”

兩人僵持的時候,一個護士進來了,看到跪在地上的陸景衡愣了一下。

陸景衡立刻尷尬地從地上站起來問道:“有什麼事嗎?”

小護士笑道:“您在就好,等會兒您在守在門口簽手術同意書就好了。”

陸景衡立刻擔憂地轉頭去看斐明月:“什麼手術同意書?明月,你怎麼了?”

斐明月冇理他,而是看著小護士說道:“我等會兒就過去,這個人和我沒關係,手術同意書不需要他簽字。”

小護士一愣:“啊,那您有其他家人嗎?或者其他可靠的朋友也行,人流手術不是一般的小手術,如果您已婚的話,簽字的人最好是您的先生。”

“什麼人流手術?”陸景衡整個人都愣住了,然後目光欣喜地看著斐明月問道,“明月,你懷孕了?你有了我的孩子嗎?”

斐明月譏誚冷笑:“是你和安欣的孩子有了最親的妹妹或弟弟,你是該高興。”

陸景衡臉上的笑容漸漸僵住,微微皺眉說道:“你非要曲解我的意思嗎?”

說完,他對小護士說道:“不好意思,手術取消吧,我們要這個孩子。”

斐明月覺得陸景衡簡直喪心病狂,等小護士離開以後她才怒道:“你要這個孩子?你憑什麼要它?就憑它還冇出生,你這個生物學上的父親就已經給它安排了一個生物學上的哥哥嗎?”

陸景衡微微抿唇:“不管你怎麼說,醫院怕醫鬨,隻要我這個做丈夫的不在手術書上簽字同意,他們就不敢給你做手術。”

“明月,我不會和你離婚的,你自己好好冷靜一下,隻要你想清楚了,你的福氣就在後頭。”

說完,他就筋疲力竭地離開了。

斐明月現在在氣頭上,他都放下自己的尊嚴和她下跪了,她居然還不原諒自己。

陸景衡覺得她現在的腦子糊塗得很,還是各自冷靜一段時間以後再說。

等陸景衡走了以後,斐明月按鈴叫來剛纔那個小護士。

小護士聽到她已婚的事情以後,果然拒絕她想做人流手術的要求。

難道她隻能生下這個孩子了嗎?

或者說,她一個得了胃癌的孕婦,要大著肚子等待死亡的降臨。

她有想過把她得胃癌的事情告訴陸景衡,這樣他肯定會同意她打掉這個孩子。

可是這樣一來,離婚就更冇有希望了,按照陸景衡的性子,肯定要照顧她到去世。

她不想死後的身份是陸景衡的亡妻。

以前她覺得這是她的夢想,但是經過昨晚的事情和剛纔的爭吵,這個身份讓她噁心。

她必須和陸景衡離婚,然後乾乾淨淨地死去。

——

“傅總,唐醫生已經安排一個護士去傳話了,陸景衡知道以後,斐小姐想打胎也冇辦法了。”

衛澤走進一間醫生辦公室,對著靠在那裡無聊轉筆的傅西樓說道。

傅西樓冷笑:“我當她對陸景衡有多癡情呢,女人狠起來當真是鐵石做的心。”

衛澤捏了一把冷汗說道:“其實斐小姐生氣也正常,誰能想到陸景衡這麼拎不清,什麼都想要,他要是先讓安欣打胎,然後再去給斐小姐下跪道歉,說不定斐小姐也就心軟原諒他了。”

“他還下跪了?”傅西樓停下手中轉動的筆,一臉興味道,“就這樣斐明月都冇原諒他?有意思。”

衛澤無奈道:“該解決的問題一個都冇解決,他跪了有什麼用。隻是傅總,陸景衡不同意離婚,你要幫斐小姐一把嗎?畢竟那個孩子是您······”

“不用,”傅西樓麵色冰冷,“由著他們折騰,就算生下我的孩子,她也必須給我妹妹陪葬。”

衛澤捏了一把冷汗:“就怕她等不到毒疤入境,甚至等不到生下孩子的那一天。”

傅西樓蹙眉:“什麼意思?”

衛澤:“安離已經回帝都了,他的腎病拖不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