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63章 蛇潮

-傅西樓跟著她去飛機殘骸那邊,一邊走一邊和她解釋:“剛纔那蛇太過躁動,這邊的氣候和乾溼程度來看,蛇類生物此時不該這麼精神。”

“當然,蛇類的品種不一樣,習性自然也不一樣,我隻是做了最壞的打算,這附近一定有什麼東西對它們造成了影響,很可能形成蛇潮。”

斐明月害怕歸害怕,但是該防範的一定要防範:“哪怕隻有一絲可能,我們也要做最壞的打算。”

否則蛇潮來了,他們就隻能淪為食物。

“那兒,那兒有兩隻!”

又走出幾步以後,斐明月臉色蒼白地又發現了兩隻龍脊蛇。

傅西樓握緊手裡的獵槍,冷靜道:“子彈剩的不多了,你靠著我走,不要離開一步遠,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和它們動手。”

斐明月點頭,立刻貼著傅西樓,小心翼翼地繞道過去:“我覺得你應該猜對了,蛇潮可能真的要來了。”

想想她就頭皮發麻。

蛇潮這一說也都是傅西樓前陣子和她科普的,她從未見過。

但是那場麵,想必十分噁心。

走了大概兩個多小時,他們才走到飛機殘骸那邊,這一路上,遇到的龍脊蛇加起來能有幾十隻了。

好在兩人機警,及時發現就避開了,不然隻怕會死在路上。

飛機裡果然有好幾頂軍用帳篷,居然還有睡袋。

傅西樓挑了一個最小的和一個睡袋。

斐明月剛要伸手自己去拿一個睡袋,被他阻止了。

他神情凝重地搖頭:“我們擠一個就好,空間儘量縮小,不能給蛇空子鑽。”

看到他如此凝重,斐明月心裡發怵,立刻連連點頭。

傅西樓繼續去應急艙裡翻找,找到了一塊油布,長度很夠。

他漸漸覺得不對,看向斐明月問道:“為什麼我們需要的東西,這架飛機裡都有,我真的隻是普通富二代嗎?”

他知道這是j用飛機,但是就這些應急措施來看,太有針對性了,像是特地針對這邊的情況的。

斐明月啞然,不知道怎麼解釋:“我,我現在能不說嗎,這個事情很複雜,天快黑了,我們現在應該快點把帳篷搭好。”

傅西樓無奈點頭:“算了,總有我知道的時候。”

眼下這種情況也不夠叫他糾結這些事的,他們得先從蛇潮裡活下來。

拿到東西以後,斐明月就要回去,但是被他拉住了:“不要回山洞,找個空蕩平坦的地方最好,”

斐明月不解地看著他問道:“有山洞擋著一點不是更好嗎?”

傅西樓搖頭:“不,我們現在不知道引起蛇潮的原因是什麼,萬一他們隻是想找一處群居繁衍呢,山洞這樣的地方是最好的。”

“剛纔一路走來,根據蛇的數量來看,他們的方向正是去山洞那邊的,如果他們在山洞裡聚集起來,難道我們要一輩子躲在山洞裡和蛇一起生活嗎?”

“不要!”斐明月臉色慘白,“太噁心了,我不要這樣。”

注意到自己嚇著她了,傅西樓的聲音柔和了幾分:“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斐明月點頭,紅著眼睛道:“你也不能出事。”

傅西樓揉了揉她的頭髮,然後帶她一起去搭帳篷。

帳篷是很小的單人帳篷,鋼骨結構,結實但是輕盈,放下一個睡袋以後,兩人擠著鑽進去更好。

把帳篷和睡袋安置好以後,他又圍著帳篷,隔了一米的距離圍了一圈油布。

斐明月不解地看著他。

他耐心解釋:“一般的蛇都怕火,等蛇潮要來的時候我點燃油布,能燒一小時不讓蛇潮靠近。”

說完又把雄黃粉交給斐明月:“我去鋪油布,你把雄黃粉灑在帳篷上,多少能擋一陣。”

斐明月點頭,立刻接過雄黃粉,在帳篷上灑滿,又按傅西樓說的,用水浸濕,把雄黃粉融到帳篷的防水防火的布料上。

做完這一切以後就天黑了,兩人鑽進帳篷裡聽著外麵的動靜。

傅西樓摸了摸她的頭髮,把她按在自己懷裡說道:“你先睡會兒,有情況我叫你。”

斐明月也不矯情,把從飛機殘骸上找到的表交到他手裡:“兩小時後叫醒我,我們換班。”

傅西樓點頭,接過手錶以後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斐明月睏意來襲,很快就沉沉睡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感覺自己身上突然變重,有異物蠕動的感覺,十分噁心。

她猛地驚醒,然後就對上傅西樓冷靜的眸子。

傅西樓和她解釋:“蛇潮真的來了。”

斐明月臉色慘白:“所以我身上壓著的是很多在移動的蛇?”

傅西樓點頭:“帳篷已經塌了,數量應該有很多。”

說完看了一眼手錶,說了一句時候到了以後,他就把睡袋和帳篷一起拉出一個小口,把點著的打火機朝外麵油布的方向扔去。

火光四起,空氣裡立刻瀰漫著蛋白質被燒焦的味道。

隔著小小的縫隙,斐明月看到大量的蛇噁心地在火光中撲騰,火燒皮肉,發出滋滋的聲音。

看了一眼她就想吐。

傅西樓拉上拉鍊,然後捂住她的眼睛說道:“現在是蛇最多的時候,點火了能減少它們的靠近,覺得噁心就不要看了。”

斐明月點頭,臉色慘白。

隔著睡袋和帳篷,她的身體上還能感覺到有蛇蠕動的動靜,噁心的她想吐。

都這樣了還有蛇能過來,這次的蛇潮究竟來了多少蛇啊。

“彆怕。”

傅西樓摸了摸她緊張地被汗濕的頭髮,突然一個轉身,將她ya在身下,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她,讓她不再被蛇蠕動的動靜噁心。

斐明月大驚,立刻要把他拉開:“你後背有傷,不要這樣,我冇事的,隻是噁心了一點,我可以忍的西樓。”

“噁心也不行,”傅西樓吻住了她,不再給她說話反駁的機會,“我不想你受一點委屈。”

昏暗狹小的空間裡,這個男人用受傷的身體為她撐起一方天地,庇護著她。

斐明月心酸的厲害,在他纏綿的吻中不斷地落淚。

快點過去吧。

她不要死在這裡。

她要和這個男人,有著更多長長久久的以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