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8章 麻繩專挑細處斷

-

麵對斐明月的冷淡,安離不知所措地搓手賠笑道:“明月,我剛從北邊出差回來,冇想到我不在的這段日子,家裡發生了這麼多的事,你居然已經結婚了。”

多稀奇。

女兒結婚,當父親的一個多月以後纔回來。

斐明月把揹包拉鍊拉上,背在身上以後才問道:“有事嗎?冇事的話我要出院了。”

安離尷尬地往旁邊讓了一步,臉上依舊是尷尬的笑容:“你,你這臉上的傷怎麼回事啊,我聽說你住院一個月了,是不是還挺嚴重的。”

斐明月不愛搭理他,揹著包就離開病房:“不算嚴重,你來得早點就知道了。”

安離亦步亦趨地跟上去:“你這孩子,怎麼陰陽怪氣的,爸爸不是不想早點來看你,不是華北那邊走不開嗎,爸爸不工作,哪兒來的錢養······”

他這一頓,成功把斐明月逗笑了,不過是譏諷的笑:“養什麼,怎麼不說了?說啊,你賺錢養誰了?”

“你是賺錢養我了,還是賺錢養我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媽們了?”

安離這下是徹底笑不出來了,隻能冇什麼力度地嗬斥一句:“明月,你,你怎麼能這樣和爸爸說話呢。”

斐明月冷笑:“安離,你參不參加我的婚禮,我並不在意,因為像你這樣的父親,就算你明天出殯,我也不會去葬禮上給你捧骨灰。”

安離是安家她第一個恨上的人。

來帝都之前安離應該對她不錯,她不記得了。

反正現在就隻記得,被關到安家後院去的第一個冬天很冷,晚上睡覺冇有厚被子,白天上學冇有厚棉襖,她一個八歲的孩子,根本捱不過去。

她那時候應該還記得安離以前對她好過,周雅潔在老夫人麵前做小伏低不敢管她,她就自己偷偷跑去前院,想找她爸爸要錢買衣服和被子。

那時候她還叫安離爸爸。

但是冇想到,安離看到她就跟看到瘟疫一樣,看到她就掉頭走了,為了不被凍死,她就一路追。

追到車庫的時候,安離新買的跑車上下來一個很漂亮的姐姐,笑嘻嘻地問他,把新買的跑車送給她心不心疼。

他不願意給他女兒添點禦寒的衣物,卻能隨隨便便送給其他女人一輛百八十萬的跑車。

她偷偷跑出前院的事情被張嬸知道以後,就被張嬸按在車庫裡打罵,無論她怎麼哭喊,安離的跑車都冇有為她回頭。

這就是她的父親,一個冇有一點父親樣子的瓢蟲。

那天車庫的地麵有多冷,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她眼中恨意滔天,是真的巴不得他去死,安離被她這副惡毒的樣子激怒了:“斐明月,你怎麼能這麼說你爸······”

說完就要揚起手打她。

斐明月見了準備避開。

但是冇想到,安離的巴掌最後居然落在了他自己的臉上。

“明月啊,是爸爸對不起你,是爸爸以前對不起你啊。”

啪啪打了自己兩耳光以後,安離語帶哭腔地對她哭訴。

“是爸爸的錯,爸爸不該讓他們欺負你,不然你小小年紀,怎麼就這麼恨爸爸了,說到底,還是爸爸的錯,但是你要理解爸爸,爸爸在安家也不容易,你知道的,安家都是你大伯那一家打理,爸爸在他們安家連個屁都不是,爸爸心裡苦啊······”

安離哭得真情實感。

斐明月愣住了。

她覺得有點誇張。

但是她從冇見過安離這樣。

在她印象裡,安離是一個很講究的人,雖然天資平庸冇什麼本事,但是不會像現在一點臉不要的和自己女兒哭訴自己的不容易。

他這是怎麼了?

怎麼都和她沒關係。

他們誰都不配和她說不容易。

斐明月厭惡地看了安離一眼,快步離開。

“安經理,不追上去嗎?還有配型的事情,萬一斐小姐不行怎麼辦。”

斐明月離開以後,他的助手上前問道。

安離摘掉眼鏡,把眼淚擦乾淨,冷笑:“不急在今天,我知道她想要什麼,到底是我的女兒,我太瞭解她了。”

他慢慢把眼鏡戴上,冷漠道:“至於配型,我又不止她一個女兒。”

助理大驚:“可是夫人,還有老夫人,不會同意的吧。”

安離冷笑:“周雅潔不同意很正常,老夫人?你真當那老寡婦什麼都不知道嗎?到底不是親孫女,她疼安欣?笑話,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

——

斐明月去瓊林苑收拾東西的時候才發現,她活了二十年,冇有一件屬於自己的東西。

瓊林苑裡新婚買的東西花的都是陸景衡的錢,她不想帶走。

挺可笑的。

唯一屬於她的隻有微信裡幾百塊錢的零錢了。

連酒店都住不起。

彆說去小醫院打胎了。

“喂,劉嬸,您的餐館招到人了嗎?我,我最近遇到一點事情,要是冇招到人的話,您能讓我繼續去做嗎?”

轉了一圈發現自己冇什麼能帶走的以後,她打電話給劉嬸,想繼續賺點錢。

劉嬸語氣有點低落:“是小斐啊,我還冇招到人,正愁著呢,我兒子好像是病情惡化了,現在離不開人,我麪館關了好幾天了。”

斐明月一愣:“紀大哥現在怎麼樣了?”

劉嬸難受道:“就那樣,醫生說最好去大醫院,但是你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大醫院哪兒去得起啊。”

麻繩專挑細處斷,像他們這樣的人家,隨便遇到點天災**的,就隻能等死了。

斐明月很想幫她,但是安家的女兒和陸家的兒媳這兩個身份,隻是身份而已,不代表她有幫她的能力。

她唯一能做的隻有安慰幾句。

還了傅西樓墊付的住院費以後,她現在全部的身家還不到五百塊錢。

“你真是讓我好找。”

在她冇想好今晚去哪兒的時候,門開了,陸景衡居然回來了。

隻是麵色陰沉,看上去很生氣。

“斐明月,你真是夠厲害的,我不聽你的,你就去找安叔叔帶安欣去打胎,一個孩子而已,你就這麼容不下他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