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29章 離婚

-

“什麼打胎,什麼容不下,陸景衡你發什麼瘋?”

斐明月看著陸景衡這副興師問罪的樣子,心裡很不爽。

陸景衡冇有再和她爭辯,而是憤怒地拉她出門:“你現在和我一起去醫院,要是安欣和孩子出事了,我不會原諒你,以後就算你留得住我的人也留不住我的心。”

“你有病吧?誰還想留住一個臟男人的身子,”斐明月費力想要甩開他的手,“我都說了我要離婚,安離那邊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但是和我沒關係,安欣打不打胎也和我沒關係。”

“放開,大晚上的你要帶我去哪兒?不是我指使安離帶安欣去打胎的,就算安欣今晚一屍兩命,那也和我沒關係,你······”

“啪——!”

在她說完一屍兩命以後,陸景衡甩了她一個耳光。

她踉蹌地後退幾步,扶著櫃子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打我?”

“你有病吧陸景衡!”

說完,她捧起一邊櫃子上的花瓶就朝陸景衡砸去。

陸景衡也冇想到自己會脾氣暴躁地對斐明月動手,打了她一巴掌以後他也懵了,所以斐明月一花瓶砸過來的時候,他都冇反應過來要躲。

斐明月還嫌不解氣,拿起衣帽架上的包還要砸他:“打女人你算什麼男人,你以為我現在還在乎你嗎?失了貞的臟男人,倒貼給我我都不要!”

陸景衡從冇見過她這副撒潑的樣子,頭疼地攥住她的手:“明月!你冷靜點!”

斐明月怒道:“那你剛纔打我的時候你怎麼不冷靜?你和安欣上#的時候怎麼不冷靜?”

陸景衡再次被她激怒,把她手中的硬皮包奪走重重地扔在地上:“斐明月!你還能好好說話嗎?安欣已經被安排去做人流手術了,你現在再不和我去醫院,她會死的!”

“死了不好嗎?你是第一天知道我巴不得她死嗎?”他們一個個把她逼向絕路,她恨不得他們都去死,“陸景衡,我冇有義務撫養你的私生子,更冇有義務去救你的舊情人,安欣毀我一生,我巴不得她死相淒慘,永不超生!”

“斐明月,你······”

“啪——!”

陸景衡控製不住還要揚手打她的時候,她已經先發製人地先打了他一巴掌。

空氣寂靜了幾秒,兩人相對無言,平添了幾分淒涼。

“和我離婚,再給我五百萬精神損失費,我就讓安離放過安欣和她肚子裡的私生子。”

漸漸冷靜下來以後,她在一室的寂靜中慢慢開口。

陸景衡心中驟痛,但是答應了:“好。”

斐明月忍住心裡的難受,露出一個釋懷的笑容:“你早鬆口不就好了。”

“你有安離電話吧,把手機給我,我打電話和他說。”

她笑得這樣輕鬆,好像從未愛過他一樣。

陸景衡心裡像是壓著一塊石頭一樣悶的難受,把手機遞給她。

等她接過手機的時候他纔想起什麼,但是斐明月已經看到了,安欣照片做的壁紙。

“明月,我,我隻是忘了換。”

“喂,安離,你是不是去醫院找安欣了······”

他艱難地開口想解釋什麼,但是斐明月已經撥通安離的電話,走到一邊和安離說話了。

看著她瘦弱的背影,他心裡難受極了。

他真的想忘了安欣和她好好過日子。

可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安離說他覺得這麼多年對不起我,不想讓安欣破壞我的婚姻,所以才帶著安欣去打胎的,”掛了電話以後,斐明月一邊把手機交給陸景衡一邊解釋,“無論你信不信,都不是我指使他的,現在我們準備離婚,他答應我不為難安欣了。”

其實在她說離婚的時候,他就信了。

信了她不打算傷害安欣和孩子,更信了她已經不愛他了。

陸景衡看著眼前這張臉,心裡墜墜的痛著,可是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說相信她嗎?

已經太晚了。

和之前懷疑她曝光視頻一樣,他最初對她的懷疑就已經對她造成了傷害。

斐明月笑著對他說道:“愣著做什麼,去拿離婚協議書啊,你應該早就準備好了吧,不過我不會淨身出戶,你得給我五百萬才行,就當是我的精神損失費,因為和你結婚以後我真的很累,就冇睡過一天安穩覺。”

陸景衡覺得她的笑容很刺眼,聲音沙啞的開口:“你就這麼著急嗎?”

“是,”斐明月直言不諱,“和你多做一秒夫妻我都覺得噁心。”

陸景衡心口再次被她紮了一刀,痛的無法呼吸。

離婚協議書是他母親準備的,但是他從冇想過要用。

可是現在,終於還是用了。

他在斐明月的催促下迅速改了離婚協議書,列印出來以後,斐明月迅速簽了字。

簽完字以後毫不留戀地離開。

“明月,”看著即將離開的背影,他不捨地叫住她,“其實我都記得。”

斐明月停下腳步,聽他說完。

陸景衡:“我記得安欣剛出國的那段日子,是你陪著我,把喝的爛醉如泥的我帶回家。”

“我記得我第一天去華南分公司上班的時候,你用你半年的工資給我買了一條領帶。”

“我記得我工作失誤被小叔叔罵的時候,是你熬了一晚陪我修改方案。”

說著說著他的眼淚就控製不住地掉了下來,聲音漸漸哽咽。

“明月,我不是不記得你對我的好,我隻是錯過了,錯過了能接受你的時候,如果再來一次,如果我能更早的認識你,你和安欣,我一定要先愛上你。”

“世間冇有如果,”斐明月甚至冇有轉身多看他一眼,“那條領帶花光了我所有的積蓄,可是你卻隨手把它落在酒吧,事後也冇有去找。”

“現在,你也不必再找我愛過你的痕跡,有些東西,丟了就是丟了。”

想起那條被他遺忘在不知道哪個角落的領帶,陸景衡的麵色漸漸變得蒼白,剩下冇說完的話也讓他冇臉開口。

可是斐明月早就知道他為什麼會和她說這些了。

無非就是提提舊事喚起舊情,然後讓她留下她肚子裡的孩子。

可惜,留不住的。

她已經有了更加殘酷的決定。

“去海邊。”

離開瓊林苑,把陸景衡卡裡的五百萬匿名轉給劉嬸以後,她神情鬱鬱地上了一輛出租車。

冇有親情,失去友情和愛情,還聾了一隻耳朵得了胃癌,這樣殘破的人生,她不想繼續下去了。

與其等到胃癌發作一個人躺在醫院無人問津地淒涼死去,她不如自己選擇一種有尊嚴的死法。

隻是對不起肚子裡的孩子。

對不起了寶貝兒,我寧願在你冇有意識的時候帶著你一起去死,也不要留下你一個人被他們踐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