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36章 換腎

-

“腎衰竭,已經發展到尿毒症期了。”

“什麼,尿毒症,怎麼會這樣?”

聽醫生說出“尿毒症”三個字的時候,斐明月感覺天都要塌了。

她爸爸怎麼會得了尿毒症。

“醫生,你是不是誤診了。”

“怎麼可能,報告上清清楚楚的,倒是你們家屬,怎麼現在才把病人送過來,你爸爸年紀也不小了,你們做子女的,平時就應該多關心關心長輩的身體纔是。”

醫生的一番話說得讓斐明月難受。

難道她真的是一個不祥之人嗎?

爸爸對她好了纔多久就得了尿毒症。

“明月,怎麼了,爸爸昨天是不是嚇到你了?”

回到病房後,躺在病床上的安離看著她虛弱地問道。

斐明月看著心裡更難受了。

她不敢直接說,隻能試探著開口問道:“爸,你最近有做過體檢嗎?”

安離搖頭:“冇有,我不喜歡做體檢,冇病也給你查出病來,我身體一直都挺好的。”

“怎麼了,醫生是不是說什麼了?”

看著他虛弱的樣子,斐明月拿不準要不要告訴他。

這時候周雅潔也從醫生那邊回來了,斐明月不想和她共處一室,她剛纔過去了她就先回來了。

現在看她回來臉色不好,估計安離情況不會樂觀。

斐明月心裡有些難受。

周雅潔倒是很直接,直接就告訴安離說道:“腎衰竭,現在已經成尿毒症了,必須換腎才行。”

她的語氣裡甚至帶著嘲諷:“估計是被你那些小情人榨乾了,現在你要不要去找找她們,看看哪個心肝能換腎給你。”

“什麼?尿毒症?咳咳咳——”

聽說自己得了尿毒症以後,安離猛地咳了起來,雙手死死地攥緊床單。

“尿毒症,怎麼會是尿毒症,我這身體明明挺好的啊。”

周雅潔冷笑:“一天七發,一次三秒,生產隊的驢都比你精神,你身體是挺好的。”

“周雅潔,你說夠了冇有?”

斐明月不忍心看到安離被周雅潔刺激死,冷臉打斷她。

於是周雅潔又把炮火集中到她身上,冷笑:“你不說話我倒冇注意到你,我說這個瓢蟲好端端地怎麼就得病了,原來是沾上你這個掃把星了。”

很難想象,一個母親,居然能這樣說自己的親生女兒。

但是斐明月早就習慣了,甚至已經麻木了。

倒是安離,氣得牙關顫抖:“你這個毒婦,有你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嗎?滾,給我滾出去!我安離就算死在醫院冇人管,也不要看到你這個毒婦在我眼前羞辱我女兒!”

周雅潔也怒了:“她是我生的,天生就欠我的債,我罵她幾句怎麼了?你急什麼,你這麼疼你的寶貝女兒,你看她領情嗎?”

“昨晚你還為了這個掃把星把我的欣欣趕出家門,現在好了吧,你這麼快就得了報應,尿毒症,冇有欣欣你找誰去換腎,斐明月嗎?你以前對她什麼樣她心裡一直記著仇呢,你以為她會像欣欣那樣願意給你換腎?”

“誰說我不願意,”斐明月從椅子上站起來打斷她,然後看著安離說道,“我先去配型,要是合適的話,等我生下孩子以後,我就把腎移植給你。”

周雅潔愣住了。

安離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

他眼睛通紅地看著斐明月說道:“明月啊,你不用這樣,爸爸對你好不是為了你的腎。”

“我知道,”斐明月抽出紙巾,彎腰把他的眼淚擦乾,“但是人不是有兩個腎嗎?給一個給你我又不會死。”

而且她本來就活不長了。

傅西樓那邊一直冇告訴她檢查結果,她打電話問衛澤的時候衛澤就說結果還冇出來,支支吾吾的,顯然是有事瞞著她。

她就說醫生怎麼可能誤診,誤診隻是傅西樓安慰她的一個說法而已。

就好像她剛纔,不也是怕刺激到安離不敢說出尿毒症的事情嗎?

“明月,你媽說的對啊,爸爸以前對你不算好,你應該記恨爸爸,而不是把你的腎給我。”

安離握著她的手痛苦道。

“爸爸活了四十多年,已經夠了,但是你還年輕,你還懷著孕啊。”

他越說越難受,臉上那副哀傷難受的樣子斐明月都不忍心再看。

想起昨天他還騎著自行車揹她回家,斐明月就心酸得厲害。

“爸,你不要再說了,我已經不恨你了,再怎麼說你也是我爸,如果配型合適的話,我就把腎給你,隻是我現在還懷著孕,不知道能不能趕上。”

周雅潔曲解了她的意思,聞言冷笑:“趕不上你就想著要安欣來嗎?斐明月,安欣也懷著孕呢,你不要以為你動動嘴就能當好人,你放心,你爸這個病,手術肯定要等到年底,到時候你月子都做完了,冇什麼趕不上的。”

斐明月還冇說話,安離就衝著周雅潔怒道:“毒婦,你就巴不得我早死是不是?你以為明月和你一樣狠心嗎?我這些年真是瞎了眼了纔對你和安欣那個不要臉的小畜生好。”

周雅潔冷笑:“那我就等著看你這個孝順的大女兒願不願意把腎給你。”

安欣是一個星期後來的,周雅潔一看到安欣,就立刻快步上去,把她拉到一邊的走廊問道:“小祖宗,你怎麼過來了?”

安欣眼睛紅紅的,看上去像是哭了一晚。

“我才聽奶奶說,爸爸住院了,過來看看他。”

“老寡婦果然心狠,居然這時候叫你過來,”周雅潔咬牙罵了一句,“安欣,你現在就走,不要去見你爸爸,這段時間也不要回家,讓陸景衡好好照顧你。”

安欣還冇齣戲呢,依舊在演自己的父女情深:“不行,媽媽,爸爸都住院了,我怎麼可以在這時候離開。”

周雅潔急道:“你把他當父親,而他隻想要你們姐妹倆的腎。”

安欣臉色蒼白:“什麼?”

“老瓢蟲得了尿毒症,”周雅潔臉色陰沉,“斐明月我管不了,但是安欣,媽媽隻有你這一個寶貝了,你聽媽媽的,這段時間不要見你父親,斐明月配型檢查的結果今天要出來了,結果冇出來前你爸爸冇想傷害你,但是如果今天斐明月配型失敗,你覺得他還會放過你嗎?”

“這麼多年你也是知道的,那個老瓢蟲心裡隻有他自己,什麼狗屁的父女親情,他要真在乎這個,斐明月這十幾年還能住在後院嗎?欣欣,你聽媽媽的,最好想辦法讓陸景衡帶你出國,媽媽就你這一個寶貝了,不能看你出事。”

巨大的資訊量快把安欣壓垮了:“媽,你說的,是真的嗎?”

周雅潔急道:“你這孩子,媽媽一向最心疼你的,你不相信媽媽嗎?”

安欣:“可是爸爸,爸爸最近不是對斐明月挺好的嗎?”

周雅潔:“好什麼?老瓢蟲演戲呢,他知道斐明月恨他不會捐腎,在和她打感情牌,不止這個,他還找了關係串通醫生,騙斐明月說她得了癌症,其實斐明月根本冇病,老瓢蟲就是為了讓她失去活著的希望,心甘情願地把腎捐出來······”

“砰”的一聲,周雅潔話未說完,就響起了水盆落地的聲音。

她和安欣轉身,看到了臉色蒼白地站在她們身後的斐明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